触摸书城首页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953b章尼安德特人】

【第1953b章尼安德特人】

今儿是六一儿童节,在关兴权几个还在安-22巨大的货舱里睡大觉时,张楠一家和往年一样,在自家庄园进行游园会。

自从昱辰小朋友满月宴之后,第二年就搞出个六一聚会,每年都弄。

大不了如果老板忙、不在家的话,那就只邀请孩子们和妇女同志参加,缩小规模,这都成最近几年庄园这边的固定大聚会。

就是个聚一聚的由头,这次张楠在家,那就大搞!

能抽出身的集团高层与部分身处纽约地区的中层都会带家人参加,还邀请了少数合作集团的高层与家庭友人来做客。

气温也合适,六月初的纽约天气正是不冷不热,今天还是个不错的晴天,很适合搞室外活动。

活动内容丰富,很多还设置了奖项,比如最受大家欢迎的射击游戏,已是多年热点。

孩子有孩子们的项目,大人们趁这机会聚一聚才是重点,比下半年的集团年会要热闹得多。

今年还有其他国家来的客人,马努-贾殷同达文拉尔-瓦尔玛就带着家人来做客,这会两位印度合作伙伴正在放眼望去皆为大草坪的靶场上,各自用支STG44射击百米外的两个靶子。

整个半岛都是自己家的,如今在家中玩枪不会再吵着邻居,爱用什么枪就什么枪,多大口径都行。

邻居...

最近的邻居不是在几公里之外,就是在海峡对面。

至于枪械全自动的问题,没人会去投诉,更没哪家执法机关会来找不痛快,没看纽约的市长先生,还有警察局长,枪炮烟酒管理局在纽约的负责人都在边上等着看两个印度富豪对决。

这两位刚才都比了一轮,文职的警察局长先生用突击步枪超水平发挥,居然赢了管烟酒枪炮和爆裂物这位,十发子弹整整赢了20环!

这两位还打算过会用放在台子上的那几支G43试试身手,一线执法者出身的ATF老大对之前的成绩有些不服气。

至于市长先生是手痒痒,可自认枪法太臭,就没打算献丑,说是当个裁判。

二战时期德国的原版子弹如今可不好找,还是能保证安全的子弹,真是打一发少一发。

不试试手,可惜了。

这会两个印度富豪一决高下,每人十发子弹,“砰、砰、砰...”一阵响,报靶员一看,印度大地主赢了卖钻石的。

在稍远处,一帮十来岁至十五、六的孩子正在大人们的指导下,用小口径运动步枪进行比赛,那个有奖励。

更远的地方,一帮成年人在用AKM和新式的M4A1各自分组分类比赛,苏式、美式步枪适合不同人的习惯。

奖品丰富,第一名都是够大的钻石!

第二至第十名给金砖,大小不同而已,安慰奖是老规矩,参加者人人一瓶不错的红酒。

不同组只能选一项,免得个别神枪手占便宜。

那边高手如云,像警察局长先生这样的,都不好意思去献丑!

至于瓦尔玛与贾殷这样的也没去凑热闹,矜持次要,自知之明才是关键,倒是让各自带来的保镖中枪法最好的那个去切磋一下。

不过这会印度钻石大王输了种地的一辆劳斯莱斯,玩得有点大。

贾殷倒也也没打算再来一局翻个本啥的,而是将射击位让给了纽约的两名执法者。

张楠坐在后头稍远、略高处的一排遮阳伞下,正在与新丽秀集团的老朋友约翰-巴斯隆、杰克-杰伦哈尔喝茶聊天,托马斯也在。

真正的老朋友了,要不是这两位,自个多年前就不会来美国,更不会拥有真正起家的第一桶金,连妮可、珍妮等人都不会相遇。

张楠是个念旧的人,就算自己再发达,也不会忘了这些个老朋友。

两个印度富豪比拼完一过来,也加入聊天团队。

射击声有点吵,无所谓,嗓门大些就成。

从钻石说到狩猎,再到饮食,张楠说着想到点事,对超级大地主先生道:“达文拉尔,这趟回去你得去忙一阵,帮我操作个20万吨大米,你们南印度产的就行。”

“今年要这么多?半岛北边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呀?”

这有点出乎达文拉尔-瓦尔玛的预料,同去年相比,这可是数量级的增长!

张楠微微一点头,道:“都常见破碎率档次就成,大头是我在非洲的地盘,地方太大,有些地区基础水利设施还不够完善。

去年普遍大旱,在我的地盘上饿是基本饿不死人,就是这地方一大、人多了粮食总有些不太够。

等两年就好了,粮食产量能上去。

15万吨运非洲,目的地就非洲大铁路的两个港口,这数量差不多。

那边有些懒鬼白拿的粮食给多了就会越来越懒,得卡着点,我可不当他们眼里的傻子慈善家。”

说到这,大地主与钻石大王先生深表赞同:大伙都是货真价实的剥削阶级,就不能把下边那些会说话的牲口喂得太饱,喂得太饱了想法太多。

但也不能给饿坏了,饿坏了、饿死了那可是自己的损失,自家的财富需要那些会说话的牲口去创造、增加。

他们干不动了,难道自己去干呀!

剥削阶级,还是万恶型的。

“非洲这边可以缓一缓,18月份前到岗就行。”张楠继续道,“另外五万吨得抓紧办,需要在半岛夏季结束前运到,最好八月前能到港。

当然,要是来不及,晚点也可以。”

“没问题!上个月南部新的一季稻米就已经收割、晾晒烘干入库,大粮商手里都有货。

还都是急着出手,前一、两季的价格还都下来了,这点量我打个电话让我弟弟去操作就行。

非洲的就用最新一季的米,你拿去援助的就用去年第二和三季的,价格略低,质量也过得去。”

达文拉尔-瓦尔玛摇着头道。

印度大包括南部地区在内,大部分地区一年三熟,对大宗交易而言,每一季的粮食都是有差异的,一般都是新米略贵。

前两季的也不能叫陈米,囤了两三年的那些才算。

张楠一看朋友的动作,苦笑道:“我说我的朋友,你别老在我面前摇头行不?

咱们得习惯国际交际礼仪,你这说的是没问题,可脑袋是摇来摇去,除了在你的地盘,别人看着很别扭的好不好...”

太熟悉了,还有共同利益,说说这个没到犯忌讳的程度,瓦尔玛家也没那么古板。

果然,大地主先生听后笑着道:“习惯,习惯,一下子没忍住。

对了,艾伦,半岛那又缺粮了?”

“不是又缺,我看是得缺个很多年,这从没了苏联的支援,这几年他们就没宽裕过。

去年不是旱就是涝,要不是我,还有那些个国际社会支援了一百万吨粮食,去年冬天和今年春荒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从去年底开始,博茨瓦纳在那边设立了个办事处,当然,这就是个对外的噱头,你们也都能明白。

联合国制裁嘛,有些生意还是能做的,没卖,也不买它实在说不过去的那些就成,不然华府第一个跳出来...”

两个印度人听到这个不以为意:联合国?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2061bq2427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