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章太子溅血,事儿大了-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太子溅血,事儿大了】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太子溅血,事儿大了】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耗费军饷?

没关系,我有钱……

所以我任性!

看着一脸嘚瑟的房俊,李泰差点给气疯了!

他今天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去描绘,失落、绝望、憋闷、愤怒……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短短的半天纷至沓来,令他恨不得手持一根长戟将天捅个窟窿,又或者嚎啕大哭一番……

李泰从不觉得自己轻浮易碎,可是今天,却觉得自己似乎每时每刻都濒临崩溃!

尤其是面对房俊的时候……

这棒槌总能肆无忌惮的直接挑开他的伤口,然后血淋淋的撕开!

娘咧!

老子抱你儿子下井了还是怎地?

暴怒的李泰抓起桌上的酒杯就朝房俊到底投掷过去,旁边的李治急忙站起阻拦,伸手拽住李泰的胳膊,叫道:“四哥,不要!”

却不料使得李泰手臂一歪,那酒杯便斜斜的飞出去,正巧飞上旁边正欲说话的李承乾额头。

啪!

酒杯崩碎,洁白细腻的碎片儿散落一地。

殷红的鲜血从李承乾额头涌出,顺着眼角脸颊滑下……

厅中一片沉寂。

房俊嘴角一抽,看着血流如注的李承乾,不知说什么好。

你这运气,咋这么背呢?

李治已然大叫一声,扑上去捂住李承乾的额头,吼道:“来人,叫御医,叫御医!”

李承乾面色如常,推了推李治,没推动,顺手摸了一把脸,手上尽是温热的鲜血,柔声道:“何必如此惊慌?小伤口而已,莫要惊动太多人,不碍事,不碍事。”

李泰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

房俊上前看看,见到伤口并不深,只是碰巧额头的皮肤太薄,被酒杯割破了一点,看上去挺吓人。

心里松了口气,却仍忍不住瞅着李泰揶揄道:“魏王殿下不必害怕,不太子之伤不碍事的,暂无性命之忧……”

李泰眼角跳了跳,想要骂人……

不碍事?

事儿大了!

李承乾可不仅仅是他的兄长,更是国之储君!

储君亦是君,万金之体,岂可轻易受伤?更遑论乃是被人用酒杯掷伤……这若是一个内侍或者宫女所为,处罚之法很简单,打死没商量。

最可恶的是房俊最后那句“暂无性命之忧”……

那就是有可能危及性命咯!

弄伤了是一回事,毕竟李泰是亲王,是太子的兄弟,一时失手,有情可原;可危及性命了,那就完全是另一码事!甚是被御史言官们知道了,极有可能给李泰扣上一个“以图谋害储君”的罪名……

那可真是要命了!

李泰两眼喷火,他现在就想一口将房俊给咬死,这厮怎地这么缺德呢?

李承乾自己自然知道受伤一事事关重大,极有可能引起某些心怀鬼胎之人推波助澜横生是非,便瞪了房俊一眼,无奈道:“二郎休要故意气青雀,不过是一时失手,碰破了一点皮肉而已,万万不可胡言乱语,横生是非。”

李治也劝道:“是啊,姐夫莫要胡说,万一被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知道,会出大事的!”

房俊见到李承乾的伤口无碍,便好整以暇的坐着,斜眼睨着李泰,道:“哎呀,微臣这人嘴巴不严,一生气就爱乱说话,谁知道哪天生气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说出去了呢?”

李泰怒视房俊,脸都白了……

看着房俊这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恨得咬牙,却不敢造次。他倒是光棍的说一声“你爱咋咋地”,可房俊这个棒槌万一任性起来,当真见人便说而且添油加醋,事情就麻烦了!

他李泰可不是孑然一身,有王妃,有侧妃,有儿子……一旦自己被朝中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给盯上,搞不好下场将会机器凄惨……

这会儿可不是置气的时候。

可然他去哀求房俊别到处乱说,又做不到,心里正气着呢,只好起身冲着李承乾一揖及地,满是歉然道:“臣弟鲁莽,还得太子受伤,万死莫赎其罪矣……”

这倒也不是演戏,人家太子从一开始便温言宽慰,又一直给拉着房俊,结果自己发脾气却把太子给弄伤了,怎能不心存歉意?

李承乾连忙伸手将其拽起,宽慰道:“你这又是何必?不过一点小伤而已,不当如此。话说当年孤这脚被健马踩断,又何曾埋怨过长孙冲?你且安心,二郎亦不过是故意气你罢了,断然不会出去乱说的。”

李泰心中一暖,若是太子想要收拾自己,只需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便没自己好果子吃。

若是说起才华文采,自己或许胜过太子一筹,可若是论起宽厚仁爱,自己照比太子,却是拍马难及……

晋王府的御医急匆匆赶来,见到太子头上血流如注,差点吓死!

娘咧!

这是要刺杀储君么?

心里犹如揣着一只兔子似的忐忑不安,一句话都不敢问,唯恐问了什么犯忌讳的事情回头就给抄家灭门,死死的闭着嘴上前查看李承乾额头的伤势,认真清洗之后发现并无大碍,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殿下不必担忧,不过是破了一些皮肉而已,毋须包扎,只需涂抹一些外伤药膏即可,不日可愈。”

在场之人都吁了口气。

若李承乾伤势严重,事情就麻烦了……

李治待御医将李承乾的伤口处置之后都赶走,并且严厉叮嘱不可多嘴,太子受伤一事绝对不可外传,等那两个御医吓得战战兢兢的走掉,这才招呼几人重新坐下。

气氛也稍稍缓和下来。

等宫女过来将残局收拾一番,酒自然是喝不成了,李治便命人沏上香茶,几人也挪步到一侧靠窗的地方。

李治亲自给几位兄长沏茶,一边幽怨的看着房俊,说道:“小弟幽居府中,闲来无事,整日里便是品茶读书,春天时候姐夫送来的好茶都喝光了,现在这茶还是从兕子那边讨来的,小弟品了几次,发现这茶跟姐夫送给我的完全不一样……姐夫,您也太偏心了吧?”

李承乾奇道:“还有这事儿?不至于吧。”

瞅了房俊一眼,拿起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仔细品味半晌,却是摇头一叹,默不作声。

李泰则是久未喝到好茶了,他前往西域之时倒是带了一些,可是李绩亦是个喜欢喝茶的,那么点分量怎能够两个人喝?没几天就喝光了,其余的时日只能以寻常的茶叶将就着。

喝了一口,品味一番,赞道:“好茶!”

然后瞅着房俊,道:“二郎不地道,都是兄弟,何以厚此薄彼呢?”

送给太子和晋王的是一种茶,送给兕子的却是另外一种,区别对待的意图太过明显,难免让人不爽。

房俊咳了一声,理所当然道:“兕子有气疾之症,孙道长特意叮嘱要多喝水,且最好是清淡的茶水,能够强心解痉、助力消化,于病情有好处。而且小女孩儿嘛,嘴刁一些,寻常的茶水难以入喉,自然要喝最好的……”

李治咧咧嘴,郁闷道:“偏心!”

的确,自从第一次见到房俊开始,这位姐夫似乎就对自己很有成见,始终保持距离,并不过于亲近。反而对兕子却是爱护有加,宠溺得过分,只要是兕子提出来的要求,房俊几乎每一次都是竭尽全力的完成。

就连现在,皇宫里头常年不断的从东海运来的海鲜,也令李治眼馋不已……

偏心的过分了。

李治很纳闷,他自觉自己还是很讨人喜欢的,长得好看,头脑聪明,又有年纪优势,皇宫里上上下下都对自己甚是宠爱,为何偏偏房俊却总似看不上自己?

搞不懂啊……

房俊好笑道:“喂喂喂,晋王殿下,您这将要成为人父了,堂堂男儿汉,说出‘偏心’这等小儿女之言辞,不觉得丢脸么?”

李治脖颈一挺,道:“丢什么脸?到了什么时候,哥哥依旧是哥哥,姐夫依旧是姐夫,在你们面前,又有什么丢脸不丢脸?”

李承乾摇头失笑,道:“歪理邪说,人,总是要长大的。”

李泰神情一黯。

是呀,人总要长大,也终究会慢慢长大,每当长大,便会利益纠缠,恩怨纠葛,再不复幼时之单纯情谊……

Ps:书友们,我是公子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78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