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卑躬屈膝】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卑躬屈膝】

正如金春秋绝笔所言,国与国之间,哪里来的道德正义,哪里来的恩怨情仇?    唯有赤裸裸的利益而已。    为己国某利益,不正是应当不择手段么?    金氏所恨者,不应是唐人,甚至不应是朴氏,更不应是高句丽、百济,而是自己未能励精图治,独霸一方!    善德女王抬起头,头顶金冠上的琉珠微微晃动。    清澈的眼神渐渐坚毅。    金氏子弟的尸骸已然铺满了王城之外的街巷,新罗王族的鲜血早已浸润了这片城池,眼前这些人乃是金氏最后的血脉。    固然士气蓬勃,亦不过是因为金春秋之死所带来的最后之血勇而已,她明白,只要自己下令死战到底,那么这一点点被激起的血勇,转瞬之间就将在城外逆贼的强大攻势之下化为乌有,随着金氏王族最后的血脉一起埋葬。    汉人有言:死有轻于鸿毛,有重逾泰山。    她很想脱去王服,穿上甲胄,与这些兄弟手足并肩作战,用自己的鲜血来铸就金氏王族的悲壮,哪怕是死,亦要直面逆贼,永不退缩!    死则死矣!    然而她不能……    她可以将国祚拱手相送,却不能带着金氏王族最后的血脉,死在冲锋的路上。    国祚丢了,或许总有一日能够抢回来,人死……却不能复生。    这个辉煌灿烂曾出现无数新罗人的大英雄的家族,怎么能让祂在自己的手上彻底断绝?    善德女王深深吸了口气,自御座之上站起,清脆的嗓音低沉而充满威仪:“吾将前去唐人营帐,恳求唐人出兵,挽救金城黎庶,不至落入逆贼之手,遭受屠戮虐杀!诸位当谨守王城,以待援兵!”    低下自有性格刚烈者神情焦急,张口欲劝谏。    善德女王一摆手,断然道:“吾意已决,诸位不用再劝!诸位皆乃金氏子孙,族中最出类拔萃者,岂可因为一时血勇,导致家族绝嗣?当牢记今日之耻辱,奋发图强,卧薪尝胆,日后十倍报之!”    “是!”    “吾等遵命!”    众人无奈,只得躬身领命,甚至有人低声抽泣起来。    作为新罗历史上的第一任女王,善德女王的拥趸非常多,深得人心,他们明白善德女王前往唐军营帐求援,不仅仅是要亲手将国祚奉于唐人,甚至不知要遭受唐人何等之凌辱……    善德女王容颜淡定,望着金庾信,道:“将军率领兵卒严守王城,务必将逆贼拒之门外,绝不能使其攻入城中,凌虐历代先祖之神位!”    王城之内供奉着金氏一族历代国王之灵位,一旦朴氏破城而入,第一件事,必然是捣毁焚烧这些金氏一族的宗祀,给予金氏一族毁灭性的打击!    “臣下谨遵王命!纵然肝脑涂地,亦不令逆贼有一兵一卒踏入王城!”    金庾信俯首立誓。    善德女王缓缓颔首,深深的看了这位与她青梅竹马的新罗大将一眼,因为她知道,这很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相见。逆贼攻势猛烈,王城恐怕难以抵挡,不知能否坚持到唐军来援的那一刻。    而一旦逆贼破城而入,必然是金庾信战死之时。    以他的骄傲,逆贼欲想踏入王城,只能先踏过他的尸体……    忍住眼眶中的温热,她扭头对站在身侧的阏川说道:“将军护我前往唐军营帐。”    阏川躬身领命:“是。”    善德女王颔首,而后环视一眼殿上群臣,毅然转身,走入后殿。    到了后殿,她唤来几个侍女,吩咐道:“将真德公主唤来,命其随吾一同前往唐军营帐。”    金氏王族嫡支血脉凋零,到了如今,唯有她与真德公主金胜曼这堂姊妹两个。而她无子嗣,传承金氏王族血脉的重任,自然便落在真德公主肩上。    她不能将真德公主留在王城之内,那样风险太大……    “是!”    几个侍女赶紧离开,去唤真德公主。    善德女王站在殿中,举目四望。    她从小在这座王城之内长大,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很可能离开这里,再也回不来……        城东码头。    此处已然被唐军全部占领,所有商贾尽皆驱离,高大的拒马耸峙,以防备新罗人军中的骑兵发起冲锋,盔明甲亮的唐军则在拒马之后列阵以待,全神戒备。    一溜营帐在码头上搭建,作为临时休憩所用,整座军营却无半点喧哗之声,军纪严明。不远处的海中,百余条战舰猬集,船首黑洞洞的火炮已然扯去炮衣,一旦敌人来袭,便可进行远距离的炮击。    房俊立在军阵之中,亲兵部曲护卫左右,微微眯起眼睛,远远看着一辆有着黄罗伞的驾辇在士兵护卫之下快速接近。    阏川一马当先,驶到唐军阵前,隔着高大的拒马,冲唐军兵卒喝道:“新罗女王陛下,拜会大唐华亭侯,尔等速速通传,不得延误!”    唐军却不理这茬儿,厉声道:“速速退出拒马一丈之外,否则格杀勿论!”    阏川大怒:“女王陛下驾临,尔等焉敢如此无礼?”    唐军根本不理他,十几个兵卒端起劲弩强弓,隔着拒马瞄准他,警告道:“速速退去,至一丈之外等候!”    看着身材高大装备精良神情剽悍的唐军,阏川气得咬牙,只能调转马头,向后退了数步。    不退不行,唐军在王城之内的跋扈嚣张他是见过了的,他敢再聒噪几句,这帮混蛋当真敢射死他……    见到他退后,唐军这才将箭尖微微下垂,然后有人入营内禀告。    房俊并未出迎,只是命兵卒放开戒备移开拒马,放善德女王一行进入营内,自己则转身到了大帐等候。    随行保护女王安全的新罗兵卒各个气愤填膺,对于唐人的无礼咬牙切齿。    堂堂新罗女王驾临,居然连迎都不迎一下?    无礼至极!    反倒是善德女王免无异色,自驾辇上走下来,向着大帐走去,身后真德公主亦步亦趋,阏川想要跟上,却被唐军拦下。    阏川欲要争辩,善德女王安抚道:“卿留在此处即可,唐军营内,吾安全无虞。”    阏川瞪着眼睛,心说正是在唐军营内,才更加担心你的安全啊!    堂堂新罗女王,万金之体,不知世间多少心思龌蹉品性卑劣之人垂涎三尺,欲一亲芳泽而不得,如今身在唐军营帐,周围尽是唐军兵卒,一旦那房俊兽性大发,那可真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还得搭上一个真德公主……    然而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    只得看着善德女王风姿绰约的身影消失在大帐门口,自己则把耳朵竖起来,一旦帐内有陛下的呼救声传出,他便抽出兵刃杀入帐内,哪怕血溅五步,亦要阻止陛下受辱!    其实何止是他有这方面的担忧?    善德女王自己亦是忐忑不安……    走进大帐的刹那,她纤手微微低垂,仅仅握住手心里的一柄小巧的银簪,娇躯有些微微发抖。    银簪的尖上涂抹了一种新罗王室秘制的毒药,见血封喉。    她绝不容许自己被玷污,哪怕是死,亦要严守自己的清白、金氏一族的名誉……    大帐内布置甚是简陋,一张低矮的桌子,几把凳子,阳光从撩开的窗户照射进来,有些暗,也使得大帐内的温度很低。    善德女王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才能适应大帐内的低暗光线,然后抬脚走了进去。    真德公主亦步亦趋,紧随其后,一双精良的眸子睁大,好奇的打量着帐内的一切。    房俊正站在一侧墙壁前,凝神望着墙壁上悬挂的一张舆图。    待到善德女王姊妹两个走进来,他才转过头,微微拱手,脸上绽出笑容,露出一口白牙:“吾久候陛下多时矣!”    善德女王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礼,而是看着墙壁上那副舆图,心神巨震!    那是一幅金城舆图,大至周边五十里之内的山川地形道路桥梁,小至城池之内每一栋房屋甚至是王城之内的每一条回廊、每一处房舍、每一座殿宇……细致精微,一览无余!    即便是王城之内所测绘的舆图,亦没有眼前这副舆图这般精微!    善德女王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意,唐人这是策划了多久、谋算了多久,做下了多少准备,方才能够测绘出这等详尽的舆图?    而新罗上下,却懵然不知……    房俊顺着善德女王的目光,瞅了瞅墙壁上的舆图,微微一笑。    早在两年前,兵部的细作便已经混在商贾之中,走遍了高句丽、百济、新罗的山山水水、每一座城池,精心绘制出了三国的舆图。    房俊可以保证,即便是三国自己的舆图,亦没有大唐兵部绘制的舆图更加精确……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房俊记得后世倭人那种大战之前精密的筹划,师夷长技以制夷,照葫芦画瓢总是会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8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