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雪日偶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雪日偶遇】

  芙蓉园。    大雪来的突兀,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没一会儿便天昏地暗,雪花飞舞。    魏王李泰是个文艺青年,最是喜爱这等飞雪迎春的景致,干脆将酒宴从楼宇之中搬出,设在曲江池畔的一处雅致的凉亭,用厚厚的幔帐围了三面,只余下南方背风的一面敞开,视线开阔,可以见到漫天大雪飘飘洒洒落入曲江池中消没不见,唯有淡淡雾霭升腾的美景。    曲江池畔的亭台楼阁,在大雪之中若隐若现,有若蓬莱仙境。    太子李承乾、魏王李泰、吴王李恪、房俊一行自高大五层的楼宇之中走出,俱都身披貂裘,徒步顺着侍卫清扫出来的曲径,前往池畔的凉亭,赏雪饮酒。    李承乾显然心情不错,漫天飞雪亦未能晦涩其兴致,高兴说道:“往昔每每关中大雪,父皇与母后皆在宫中愁眉不展,因为不知将有多少百姓冻死冻毙,但是近年以来,户部和京兆府财政宽裕,每年入冬皆会组织人手挨个县、挨个村的帮助那些贫困人家修葺房舍,再大的雪,亦只能是文人骚客赏雪吟诗之盛会,却不会成为百姓们的末日。”    魏王李泰脚步顿了顿,叹了口气,语气低沉道:“只可惜,母后节俭多年,不忍奢华半分,却是未能见到如今大唐之锦绣繁华。如果母后尚在,就算是拼着父皇责罚,亦要将天下间所有的好东西都搬到丽正殿……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两兄弟心情沉重,李恪虽然非是文德皇后亲生,但是忆起幼年之时曾受过文德皇后养育之恩,襦慕之情却是不差分毫。    唯有房俊因为穿越之故,对于原主以往之记忆越来越是消散模糊,对于文德皇后的少许记忆,亦是不怎么受那位贤后的待见,并不美妙……只能从朝野之间对于文德皇后的赞誉怀念,以及后世那些史册之中的记载,缅怀一下这位千古少有的一代贤后。    几人默然不语,及至凉亭南边面朝曲江池的一侧,忽见池面上一艘画舫自远处缓缓驶来,到得近前,一人站在船首,高声道:“微臣许敬宗,见过太子殿下、魏王殿下、吴王殿下。”    又有一人自舱中走出,身形瘦高,扬声道:“老臣钱九陇,见过三位殿下。”    房俊抬头看了看天色。    此时已然接近黄昏,兼且乌云低垂、大雪漫天,四野昏暗,这等天气之下,许敬宗这个老狐狸居然有心情游湖?    魏王李泰白胖的脸上一抽,低声道:“这两个不要脸的凑一块儿,真是烦人呐!”    自从明白了自己无望储位,这位以往“礼贤下士”的魏王殿下也不玩那些虚的了,干脆放任自流,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再也不必顾忌形象问题,倒也爱憎分明直来直去,令人颇生好感。    吴王李恪苦笑道:“再烦人,那也是帝国功臣,且还是两个,总不能不顾礼数吧?”    说着,看向李承乾。    李承乾也叹了口气,嘀咕道:“所以说,太子这个差事,也没什么好的……”    两个弟弟可以肆无忌惮的表露喜恶,他身为太子,一言一行尽皆要循规蹈矩,稍有差池便会被无限放大,哪怕今日兄弟之间小聚,也不能有丝毫不妥之处传扬出去。    就像是套了一个镣锁……    然而抱怨可以,但是礼数绝对不能缺,只得站在岸边,朗声道:“原来是巢国公、许舍人,孤与兄弟在此饮宴,二位不妨上岸,小酌几杯如何?”    画舫到了近前,船上自有仆役搭好了跳板,几个人鱼贯而下,上前给三位皇子施礼。    许敬宗道:“焉敢叨扰三位殿下之雅兴?微臣于巢国公游玩曲江池,遭遇大雪,正欲归去,偶逢殿下,故而见礼。殿下还请尽兴,吾等不敢叨扰。”    那钱九陇亦道:“老臣年迈,怕是不得三位殿下欢心,留在此处难免成为恶客,惹人嫌就不好了,还是识相一些,及早归去,呵呵。”    留意到李承乾眉眼之间的不悦,房俊心生好奇,便向这个钱九陇看去。    此人年近七旬,须发皆白,身子骨倒也硬朗,瘦高的身形站在那里颇有几分英武之气,丝毫不减老迈衰弱之态。    此人乃是湖州长城人,家中世代武将,前隋之时因为获罪而抄没为奴,被隋炀帝赐给表哥唐国公李渊。也活该此人发迹,擅长骑马射箭,常跟随在李渊左右。晋阳起兵后,因功授予金紫光禄大夫。随军进攻薛仁杲、刘武周,升迁多次后任右武卫将军。跟随李二陛下平定洛阳,辅佐皇太子李建成到魏州征讨刘黑闼,力战破敌,贞观十二年改封巢国公。    虽然身为先帝李渊宠臣,后来又辅佐李建成,但是在玄武门之变后飞快倒向李二陛下,不仅爵位得以保全,李二陛下对其也算是优隆,赏赐不断,更晋爵国公。    房俊对此人早有耳闻,只是这钱九陇喜好渔色、性情豪奢,整日里躲在府中左拥右抱等闲不肯出府,故而一直不曾得见……    今日一见,别的感觉没有,只是觉得这倚老卖老之神态,令人恶心。    李承乾是个好脾气的,对于钱九陇这份不算恭谨之言辞,倒也不以为意,只想一心打发了了事,便道:“巢国公说得哪里话?父皇亦曾多次在孤面前念叨您当年的功勋,孤自然是心生敬佩,岂敢生嫌?不过巢国公既然与许舍人一同游玩,孤也不强人所难,日后有暇,定然请二位赴宴。”    能让性情绵软的李承乾说出这番话,足见许敬宗与钱九陇是如何的讨人嫌了……    钱九陇面露不豫,他只是端一端架子,身为臣子,谁能不愿与储君多多接触,饮酒享乐呢?只是他自持乃是先帝李渊的臣子,当初晋阳起兵之后功勋卓著,若是没有他殊死奋战,哪里有大唐如今之锦绣昌盛?    似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李绩、程咬金这等人,若非依仗乃是李二陛下秦王府之中的班底,给他牵马坠镫都不配!    更别说房俊这等幸进之小人了。    可怜他钱九陇为了先帝之帝王大业披肝沥胆赴汤蹈火,到了最后只是敕封一个爵位,连一个公主都没捞着……    现在听太子这话里话外的,似乎不待见自己?    乳臭未干的小子,凭什么!    许敬宗则是一脸尴尬,自家知自家事,因为文德皇后葬礼之上自己嘲笑欧阳询长得丑,进而被李二陛下贬官发配之后,连带着文德皇后的诸位子嗣亦是对他不假颜色,认为他有轻慢文德皇后英灵之嫌疑。    天可怜见,他哪里敢轻慢文德皇后?    身为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眼看着李二陛下一步一步从绝境之中浴血拼杀逆而上位,焉能不知文德皇后在李二陛下心目之中的地位?    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轻慢文德皇后!    惹恼了陛下并不算大事,陛下固然刚烈,但是胸襟广阔,有容人之量,可若是轻慢文德皇后,那就对死路一条……    此刻面对三位殿下一脸不豫,他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深深后悔当年之举措,纵然那欧阳询长得再丑,忍一忍也就是了,若非笑出那么一声,他许敬宗何至于此?    房俊此时目光越过许敬宗与钱九陇,落于二人身后两个身姿纤细、身披斗笠的身影,见到其中一个正用一只纤美的玉手轻轻掀开斗笠,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用一双微微泛着泪花的秀眸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房俊眉头微蹙,略作迟疑,开声问道:“可是蓉娘与薇娘?”    许敬宗一下子脸色变得很难看,瞪了房俊一眼,钱九陇则微微一愣……    那两个人掀去头上的斗笠帽子,露出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如花玉容,先是冲着三位殿下一一万福施礼,柔声道:“小女子许蓉娘(许薇娘),见过太子殿下,魏王殿下,吴王殿下……”    而后,才双双看了房俊一眼,道:“见过二郎,许久不见,二郎风采更胜往昔,小妹甚是欣慰。”    房俊脑海之中泛起所余不多的关于这两个算得上青梅竹马的幼时玩伴之记忆,看着许敬宗与钱九陇游湖还要带着的两个女儿,自然而然的便想起许敬宗在史书上为人诟病在罪责之一,脸色阴沉得吓人。    这老东西,是打算卖女儿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9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