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按套路来】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按套路来】

  错愕之间,薛仁贵不得不减缓马速,一双虎目瞪向吐迷度。    昨夜商议的结果还是这厮暗自潜回本部,率领部众阵前反水,协助唐军擒杀拔灼,这怎地一转眼的功夫,居然跟拔灼混在一处?    拔灼还特么要投降……    吐迷度也有些冒汗,看着洪水一般冲锋而来的唐军铁骑,忍不住心里发虚,唯恐这薛仁贵立功心切,一不做二不休将自己也给一刀剁了。见到薛仁贵降低马速,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赶紧上前跑到薛仁贵马前,大声道:“薛将军,拔灼愿意率领部众投降唐军,只求饶其性命,放他一条生路!”    拔灼身上只穿了一件袍子,甲胄兵器皆无,这时候亦扯着嗓子喊道:“吾愿意归顺大唐,听候大唐皇帝调遣,若有异志,天诛地灭!”    薛仁贵将手里的凤翅鎏金镗高高举起,大喝道:“停!”    身后冲锋的兵将缓缓降速,莫名其妙的聚拢在他身后,看着敌军中军大帐之前单膝跪地卸甲跪地的拔灼。    四周厮杀声惊天动地,此间却是一片沉寂。    情形极是诡异……    薛仁贵扫视了一眼四周的厮杀战斗,然后直直的盯着吐迷度,沉声喝问:“吐迷度,你搞什么花样?”    吐迷度忙道:“非是吾耍弄花样,实在是昨夜甫一回到回纥本部,便被拔灼发觉,本以为事情败露,惟愿一死,报效大唐……孰料拔灼并不杀吾,只是说让吾引荐,愿意依附大唐,放弃薛延陀可汗之位,世世代代尊奉大唐为宗主!吾想着既然不用打生打死,总归是好事,毕竟任何一个大唐勇士折损在这龙城,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所以便答允他。”    薛仁贵蹙起眉头。    他自然不信吐迷度的话语……    但是现在要考虑的是究竟这仗打还是不打,拔灼杀还是不杀?    沉思少顷,薛仁贵看向拔灼道:“立即下令,命薛延陀军队后撤,停止战斗!”    拔灼二话不说,当即喊来几个心腹亲信,叮嘱一番,这些心腹亲信便跑向四面八方,向着各支军队传达可汗的号令。    薛仁贵见他如此干脆,也派人前去通知房俊,同时勒令军队停止进攻。    片刻之后,正打得热火朝天的双方兵卒尽皆一脸懵逼的退后,中间隔出一道空白地带,各自停战。    唐军有些郁愤,这将军们是怎么回事?    因为准备充足,骤然发起攻击,薛延陀军队仓促应战,立即落于下风,只要再狂攻猛打一阵,已然乱了阵脚的薛延陀军队必定溃败,兵败如山倒,再无回天之力。    此刻占尽上风,却被勒令停止进攻……    岂能不郁闷?    但战场之上令行禁止,无人敢违抗军令。    薛延陀这边则大大松了口气,唐军之勇猛远远超出想象,那种黑黝黝的铁疙瘩点着火一扔,炸响之后四周丈余之内尽皆毙命,再加上漫天的箭矢如蝗,只是一个冲锋便让薛延陀兵卒心生寒意,士气濒临崩溃。    ……    后阵一阵骚动,薛仁贵回头看去,见到军队从中分出一条通道,房俊一行正策骑而来,蹄声,转眼便来到近前。    薛仁贵策骑上前,在房俊身边低声将事情说了。    房俊蹙起一双浓眉,面貌不怒自威,看了看拔灼,又看了看吐迷度,半晌才缓缓颔首,道:“让拔灼命令薛延陀兵卒尽皆放下武器,就地投降,接受唐军处置!”    “喏!”    薛仁贵领命,转身调转马头回到阵前,冲着拔灼喝道:“大帅有令,令汝即刻下令,所有薛延陀兵卒放下武器,就地投降,接受唐军处置,不得妄动!”    拔灼稍稍有些犹豫。    不犹豫不行,万一自己这边下令放下武器,那边唐军却暴起进攻,岂非站着等死?    吐迷度心中大急,赶紧劝道:“大汗休要自误!唐军强悍,纵使咱们决死而战,最终亦是难逃败亡一途!岂能用吾等之尸骸,去为咄摩支那等见利忘义背祖弃宗的小人铺平通天之路?可汗放心,那房俊素来说话算话,极有信用,既然接受了可汗的归顺,断然不会猝下杀手,失信于天下!”    拔灼抬起头,目光落到房俊身后骑着马的咄摩支身上,一阵滔天怒意涌起,恨不得此刻便冲上前去,将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千刀万剐、生吞活剥!    原本的计划,若是事不可为,当即刻退入大山,凭借自己威望领导残余兵卒与唐军周旋。纵然大规模的正面战争打不过唐军,但是小股部队不停的偷袭骚扰,亦要让唐军不堪其扰,终至撤军。    只要唐军撤出漠北,无论哪个部族帮助唐军统治这片广袤的地域,拔灼都有信心率领薛延陀部众将其歼灭!    然而现在咄摩支却意外的投靠了大唐……    此人虽然威望不显,但毕竟是可汗家族的血脉,有着一定的号召力,尤其是在身后唐军的支持之下,必然有许多贪生怕死的族人前去投靠。届时薛延陀一分为二,本就倾颓的势力在次分裂,休说统一漠北了,恐怕回纥等部族都会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将薛延陀连皮带肉的吞下去……    事已至此,当临机决断,万不可给予逆贼崛起之机!    拔灼下定主意,当即命令所有薛延陀兵卒就地放下武器,接受唐军处置。    看着面前的敌人一个一个的将兵器投掷于地,然后抱着头蹲在地上,唐军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胜了!    本以为是一场恶战,孰料敌人居然临阵投降,胜利来得太过意外,唐军上下简直有些不可置信。    但胜利已然注定,赶紧有将校指挥着兵卒上前将兵器尽皆收缴,然后命令薛延陀兵卒一队一队的站好,由唐军将其分隔开,严密监视,避免其闹事。    至此,战局已定。    房俊等人连夜商议出来的对策丝毫没有用处,谁也料不到本该拼死抵抗的拔灼居然这般干脆的投降……    所有人都一脸喜色,打仗便意味着伤亡,能够兵不血刃的覆亡薛延陀,将薛延陀最后残余的武力悉数俘虏,岂不快哉?    唯有咄摩支一脸阴郁,心内惴惴。    他所存在的价值,便在于能够代替拔灼收拢薛延陀的残余,听从号令归顺于大唐,使得薛延陀覆亡之后亦不能给予唐军任何麻烦,从此漠北地域再无明面上与唐军作对之势力。    但是眼下拔灼果断投降,势必会得到房俊的重视。    毕竟相比于他咄摩支,拔灼才是更适合统治所有薛延陀人投降大唐的那一个,更何况拔灼还有着一个可汗的身份,不管是否残杀兄弟抢夺来的,但好歹已经得到了薛延陀部众的认可,那就是事实上的薛延陀可汗。    一国之可汗率军投降,唐军不可能不接受,若是反过来还要谋害了拔灼,自今而后大唐与别国战争之时,谁还会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投降?    既然投降了也要防着唐军杀害,那还不如死战到底,来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可以预见的,拔灼会得到唐军极为亲善的照顾,哪怕是千金买马骨,拔灼的地位亦可以得到保证。    如此一来,自己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房俊大抵是不会杀他的,没人会杀掉一个主动投降且没有什么用的人,这除了坏了自己的名声,没有半点好处。    但房俊不杀他,拔灼岂能容他?    若非有他投降唐军,且愿意帮助唐军在薛延陀溃败之后收拢余部,拔灼大可以从容退入狼居胥山,领导族人继续与唐军作战。纵然届时肯定势力大损,麾下部众一哄而散者不知凡几,但好歹还是自由自在的薛延陀可汗啊!    哪里像现在这般放下所有尊严,不得不在唐军面前摇尾乞怜?    可以想见,眼下拔灼定然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五马分尸……    怎么办?富品中文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95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