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十八章酒宴】

【第十八章酒宴】

  程处亮见到房俊愿意出面央求孙思邈,心情大为好转,连连劝酒,宴席上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魏王李泰端起酒杯,与房俊碰了一下,笑道:“二郎如今可谓是运道大盛,不仅军功盖世,更是红颜似玉、桃花泛滥,本王听闻,那新罗公主乃是自己央求善德女王去父皇面前提亲,明言非你不嫁,哈哈,真真是令本王敬佩有加、心生嫉妒。”    提起这事儿,席上诸人顿时来了精神。    齐王李最是贪花风流,此刻一拍桌子,两眼放光的盯着房俊,问道:“如今坊间传闻,二郎你当日在新罗大开杀戒,将新罗半数军队尽皆斩杀,之所以保全了新罗王室,甚至答允善德女王内附之请求,便是因为当时被困于新罗王城之内的善德女王自荐枕席,与真德公主姊妹两个齐齐上阵、宽衣解带,使出浑身解数,这才保得王室周全……如今来到大唐,尽管觊觎儿女美色者不知凡几,但是皆不为所动,只是一味的想要与二郎再续前缘,甚至为奴为婢……二郎,跟本王说说,这等传言是真是假?”    就连一直沉默不言的李也大感兴趣:“那真德公主也就罢了,还没长开呢,黄毛丫头一个,但是那位善德女王可真真是绝代尤物,本王跟你说,这等看似端庄性情的冷淡的女子,一旦将其征服,于床榻之间所表露的疯狂与韧劲儿,足以令每一个男人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房俊一阵头疼,无奈道:“这都哪儿听来的胡说八道?当日某乃是率军出征,身在军营岂敢无视军法,做出那等下作之事?断无此事。”    这事儿必须否认,万一被有心人借机生事,那可大大不妙。    现如今朝中不知有多少人盯着他,就等着他犯错,岂能给那些个人这等口实?    程处亮笑道:“二郎也不必解释,纵然昔日未曾能有一夕之缘,如今那真德公主即将嫁入房府为妾,举目无亲唯有善德女王在长安,平素定然来往甚密,二郎近水楼台,欲求一亲芳泽,那还不是手拿把攥?”    魏王李泰喝了一口酒,眯缝着小眼睛啧啧嘴,脑袋里想象着善德女王端庄秀美的风姿,赞叹道:“即便本王乃是帝王贵胄、当朝亲王,有时候亦不得不嫉妒二郎的艳福。武媚娘人如其名,明丽妩媚、艳若牡丹,萧淑儿清丽无匹、蕙质兰心,这个真德公主亦是姣美清艳、秀色无伦,哎呀呀,大丈夫立于人世,功名富贵权势美色,你却是给占全了。”    诸人纷纷七嘴八舌,一阵艳羡。    现如今房俊的功勋早已令所有大唐男儿望尘莫及,那等比肩大汉冠军侯的旷世战绩,令人想想都心生嫉妒。非但如此,这厮还是陛下面前的大红人,所受到的宠信放眼朝堂无人能出其右,今日里惹出那么大的一个祸乱,结果也仅仅只是降爵一等……    对于房俊这个棒槌来说,将爵那叫个事儿?    这厮的官职爵位都不知道被降了多少回了,闯一次祸就给降一回。不过谁叫这厮深得陛下宠爱呢?而且人家也确实有本事,陛下交待的任何事情都能办的漂漂亮亮,不说别的,只是如今从倭国那边一船一船的往回拉白银,就足矣令陛下对其宽厚纵容,这个官职爵位,指不定哪天就恢复了,甚至更上层楼绝非难事……    说起来,这人就是大唐官场的一朵奇葩。    尤其是这等艳福,那早已不是羡慕了,而是深深的嫉妒。    高阳公主就不说了,那是皇室公主,对于房玄龄的儿子来说,与皇室联姻是必须的,纵然没有高阳公主,也会有其余的公主下嫁,李二陛下的女儿各个娇美如花秀外慧中,就没有一个差劲儿的。    可是再瞅瞅人家那几位妾室,那当真是令人眼馋。    最重要的是无论武媚娘,亦或是萧淑儿,甚至于这个真德公主,都是主动塞去人家房俊房中的,人房俊压根儿就从未因此费过神……    房俊面对一群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一阵头大,无奈道:“某非是喜好渔色之人,不敢自称君子,却也清正自持,可是这一个个的都非得往房里给塞人,偏偏还都拒绝不得,某也是没办法呀!”    “喂喂喂,房二,过分了啊!”    “就是,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看你这么委屈,要么匀出来一个,送我府上去?随便哪个,咱不挑!”    “瞧瞧你这饱汉子不知饿汉饥的嘴脸,咋就那么欠揍呢?”    ……    这一句话算是激起了民愤,诸人纷纷声讨。    房俊赶紧告饶,举杯自罚三杯。    这才稍稍消停下去……    “二郎,‘讲武堂’开课在即,筹备进展如何?”    作为主人,程处亮敬了一圈,干了一杯,一边亲自替房俊斟酒,一边问道。    眼下长安的大事,便是即将开课的“讲武堂”。    抽调军中校尉以上的军官分批次前往“讲武堂”授课,毕业之后由皇帝亲手颁发结业证书,授予新式军衔,这在大唐各支部队当中早已掀起一片滔天巨浪。    皇帝乃是天下之主,早已将“忠君爱国”镌刻在骨子里的汉人,谁能抗拒这份殊荣?    更别说只要进入“讲武堂”,就妥妥的意味着将会成为重点培养的军官,日后前程似锦,升官发财……    是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讲武堂”第一批的学员名额。    只要能够跻身其中,便意味着荣耀与前途,怎能不令那些个世家子弟出身的军官趋之若鹜?    更别说还有房俊亲自编纂教材、主持教学的“格物院”,谁不知房二郎术数之学冠绝天下、格物致知当世无双?    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能够身在军中、成为军官,亦或是主持六部、执政一方,大唐官员千千万,从朝堂到地方,需要各式各样的人才,尤其是当下皇帝连续下诏号召大唐学子“学以致用”,精通算数、天文、格物等等学科的专科人才,官职有的是。    并不是每一个人到了最后都有机会封侯拜相、宰执天下,对于更多人来说,凭借专科知识,在朝堂之上谋求一个安稳的官职,那才是更实际、更贴切的目标。    房俊见到众人都望过来,便说道:“学堂筹备一切顺利,暂定于中秋前后即可开课。某知道诸位的意思,不过对于学员的抽调、选拔,一切皆要陛下乾纲独断,谁也插不进去手,某亦是爱莫能助啊。”    谁都想将自家子弟塞进第一批学员的名单当中,且不说别的,首批学员几乎必然进入皇帝的法眼,哪怕只是将名字看上一眼,心中有了印象,这对于学员往后的仕途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宰辅级别的举荐。    正因如此,这份名单自然被各方势力趋之若鹜。    身为“讲武堂”的筹办人,更是内定的“讲武堂”未来二号人物,房俊自然对于名单的筛选有着话语权,但是他明智的将这个权利尽皆交付于李二陛下,绝不插手其中。    这份权力虽然可以收拢人脉,但是也太过得罪人……    以房俊现在的处境,并非要急切于培植势力,而是要保持低调,避免成为众矢之的。    他这么一下子推得干干净净,宴会上众人自然扼腕叹息。    若是房俊能够对于这份名单有着谏言权力,大家相熟,好生相求一番,再许诺一些利益,想必能够将自家子弟推荐其中,可如今权力尽在陛下手里……谁敢去跟皇帝讨要这样的人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宴席散去。    程处亮挨个送到府门,叮嘱诸位明日早早来到,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掐着宵禁的最后一刻,微醺的房俊回到府中,径直进了后院。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96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