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章偶遇奇人】

【第二十章偶遇奇人】

  翌日清早,天刚蒙蒙亮,房俊起床尚未洗漱,便有仆人前来告知,卢国公府两位郎君已然在前厅等候。    房俊无语。    犯得上这般着急?    赶紧洗漱完毕,到了前厅见到程处亮、程处弼两兄弟正做着喝茶,便问道:“早膳用过了?”    程处弼道:“用过了,二兄昨夜便吩咐了家仆,早早备好早膳,拉着我一起过来。”    谁都知道程处弼是房俊的铁杆,程处亮拉上他,也是希望房俊能够尽心尽力的去邀请孙思邈。    房俊无奈道:“得咧,咱也不吃饭了,这就动身吧。”    程处亮忙道:“某已经在车上备了点心茶水,上车垫吧一口,委屈了二郎,愚兄记着您这份情。”    房俊道:“这话说得生分,都是自家兄弟,风里火里都不带皱一皱眉头,何况只是举手之劳?兄长稍待,某去换身衣服,这就出来。”    程处亮感激道:“有劳二郎。”    待到房俊回去换衣服,程处亮对程处弼说道:“外间都说二郎跋扈,实则极讲义气,是个值得结交的,三弟往后定要以诚相待。似咱们这等世家子弟,要看顾着家族利益,整天明争暗斗防着这个防着那个,结交一个知心好友不容易,要好生珍惜。”    程处弼颔首,憨直道:“弟弟省得,不过二兄你也过于客气了,二郎这人不仅是讲义气,度量也大,但凡谁求着什么事儿,绝不会袖手旁观,何况是咱们这等关系?其实二兄你直接来了便是,根本用不着拉着我。”    程处亮看了看兄弟憨厚的面容,无语叹气。    这傻兄弟半点人情世故也不懂,这往后在朝堂上怎么混?    不过话又说回来,说不定也正是这等毫无机心的憨直性格,才能跟房俊这样的人精混到一块儿,人家可能就愿意结交这样直来直去的,毕竟抡起玩心计、弄手段,世家子弟当中那个比得了人房二?跟狡猾奸诈的人玩阴谋诡计玩累了,自然会亲近程处弼这样的憨货,不用防着啥,省心……    少顷,房俊换了一套青色直裰,收拾停当,与程家两兄弟一齐出府,登上程家兄弟带来的马车,径直奔赴城南。    路上,房俊随意吃了几块点心,喝了点茶水,垫垫肚子。    春明门刚刚开门,马车便出了城。    到了孙思邈居住的医庐,却被几个在此学医的太医院学子告知,孙思邈因为躲避清净,已经前往终南山一处道观居住了十余日。    程处亮顿时一脸愁容。    谁都知道孙思邈正在编撰《千金方》的下卷,废寝忘益求精,等闲绝不接受求医,这会儿更是干脆搬去终南山中隐居,恐怕就算是找上门,孙思邈也必然不会答允下山。    房俊却不管那个,直接问清楚了地址,带着程家兄弟驾车便赶赴终南山。    车上,程处亮为难道:“这个……二郎,既然孙道长故意躲去终南山,咱们即便找上门去,怕是亦不会轻易答应下山,要不,咱们缓几天?”    事实也就是他心情急切,清河公主产后虚弱、伤及根本,这等病情非是一朝一夕便可治愈,自然耽搁个三五天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与清河公主感情极好,一是片刻都忍不住罢了。    若是当真一位皇室公主危在旦夕,太医束手无策,孙思邈又岂能不给医治?    不止是公主,就算是长安城中那些个王侯公卿,如若是哪一个病入膏肓、危若累卵,孙思邈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位神医固然淡泊名利、视富贵如浮云,却绝非不近人情……    房俊笃定道:“兄长放心吧,既然清河殿下的病情不易拖延,今日既然前来,无论如何也得请到孙道长,好生诊治。”    程处亮也是个爽快人,拱手道:“无论如何,今日这份情,愚兄记在心头了,改日必有厚报。”    房俊不以为意道:“兄长不必如此,某与处弼虽非兄弟,却也情同手足,即使两肋插刀,亦绝不皱眉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事实上他今日前来寻孙思邈,并不仅仅是请其前往卢国公府为清河公主诊病,亦有别事相求……    程处弼听闻房俊之言,一脸“自当如此”的神情,略略颔首,再无表示。    程处亮无语的看着自家兄弟脸上那理所应当的意味,不由得暗暗苦笑:怪不得这两人交情这么好,一个棒槌,一个憨货,都是一路货色呀……    马车进入终南山地界。    从车帘望出去,山峦起伏,郁郁葱葱。    茂密的树林铺满山岭,枝叶繁茂生机盎然,山脚下的农田阡陌纵横、鸡犬相闻,溪流潺潺,宛若桃源。待到马车沿着山路驶入山中,头顶便被遮天的树冠所遮挡,阳光透不过来,洒下一片阴凉。    树林间鸟雀飞舞、小兽欢腾。    进了山,景致陡然不同,泉石清幽、绝诸尘嚣,偶有枝叶稀疏之处,仰首相望,山巅白云缭绕,远隔尘世。    马车晃晃悠悠,在狭窄但尚算平整的山路间辚辚而行,时不时惊起路旁山林之中的鸟雀,“扑棱棱”拍打着翅膀飞上树梢,有猴子在林木之间攀援跳跃。    转过一处低矮的山隘,眼前出现一处由两道山梁夹持的小谷,谷中一条小溪水白如练,两岸平缓,一畦一畦菜地沟陇俨然,一道简陋的石桥横跨小溪,石桥尽出,是一座朱墙黑瓦的小道观。    马车抵达道观门前,几人先后下车,房俊上前,侧耳听了听,院内并无声响,便信手推了推山门。    山门无声而开。    门内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地上铺着青石,尚算平整,一个青铜香炉放在正殿门口的石阶之下,两侧有厢房数间。    正殿挂着一方匾额,上面“紫云观”三个字圆润秀挺,颇似名家手笔。    一个梳着总角的童子从正殿内跑出来,宽大的道袍在身上晃晃荡荡,见到站在门口的三人,揖手一礼,好奇问道:“三位贵人,从何而来?”    这童子年岁不大,相貌清秀,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很是可爱。    房俊道:“吾兄弟三人,前来寻访孙道长,不知道长可在观内?”    童子指了指小谷一侧的山岭,道:“道长早起进山,采取几味草药,尚需一些时候才能回来。”    房俊道:“不知吾等可否入内等候?”    童子道:“远来是客,请随我来。”    言罢,转身引着房俊三人迈步走入院内,来到香炉左侧的一间厢房。    房内铺着光洁的地板,几人脱去鞋子,来到屋内,童子恭敬道:“还请几位稍坐,待我去烧了水来,给几位沏茶。”    略微躬身,便退了出去。    打量屋内陈设简单,几面墙壁都露着青砖,头顶的屋梁亦是用终南山的松木搭建,只是去了树皮,显得简朴古拙,别有一番返璞归真的意味。    然而房俊踏入房中的一刹那间,目光、心神便尽皆被此刻房中一人所吸引。    厢房之内,正中摆设的一张矮几旁,正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侧卧在那里,一手屈起拄着地板支撑着上身,一手拈着一个小巧的酒杯,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房俊……    两人目光相触,一股怪异的感觉瞬间袭上房俊心头。    这老道须发皆白,没有什么“鹤发童颜”,一张脸犹如干枯的树皮一般沟壑纵横皱纹密布,枯瘦的身躯掩在一袭破破烂烂的道袍之下,骨架却是粗大得很,没有半分衰老之气。    最让人动容的,是他的眼睛。    一个看上去足足有一百岁的老道士,却拥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望着房俊的时候,目光澄明似有光华闪现,眨动之间,满是愉悦与惊叹……    精芒闪烁之间,这双眼睛似乎蕴藏着惊人的智慧,能够洞悉宇宙间的一切奥秘,人心之内所有的秘密,亦在其注视之下无有遗漏。    不仅仅房俊,程家兄弟也被老道的神采风姿所吸引,愕然看去。    房俊深吸口气,揖手为礼,恭声道:“在下房俊,未知道长仙乡何处,如何称呼?”    老道士姿势不改,却缓缓笑起来。    “贫道袁天罡。”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96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