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一章袁天罡】

【第二十一章袁天罡】

袁天罡!    听闻这个名字,房俊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生,他最最不愿意遇上的场景,毫无疑问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时代的无神论者,房俊从小便对那些个神神怪怪的东西嗤之以鼻,坚信“人定胜天”,崇信科学无所不能。    然而历经“穿越”这等离奇之事以后,他的立场已经不再是那么坚定。    或许对于鬼神之说依旧心存疑虑,但是关于阴阳五行、奇门遁甲、风水术数这等传统知识,却渐渐有了更新层次的认知。    与李淳风的第一次见面,那厮便一惊一乍的断言自己“命运不合”,本是身陷囹圄、含冤而终的短命之相,却又富贵缠身、运交华盖,“命数”与“运道”这般截然不同,啧啧称奇。    吓得房俊差一点以为那牛鼻子能够一言揭破自己的“穿越者”身份……    从那个时候,房俊便竭力避免与李淳风的碰面。    那些个看似神神叨叨的本事,实在是给他带来太大的威慑,唯恐一旦被揭破真相,便会被当做鬼怪绑在一个柱子上活活烧死……    连带着,对于名头更甚于李淳风的袁天罡,房俊更是心存顾忌,避之唯恐不及。    孰料,避来避去终究还是没避开,今日竟然自己送上门儿来……    吸了口气,房俊看着这位斜倚在矮几上的老道,眨眨眼,状似想了一想,然后缓缓摇头,道:“袁天罡?抱歉,没听过。”    老道脸上正浮现一抹慈祥的笑容,就好似一位备受敬仰的武林高手面对等闲的凡夫俗子,报出名号之后正等着接受尊敬与朝拜,甚至于脑子里已经下意识的想好了等到眼前这个小子露出激动的神情,说出那些个崇拜莫名的话语,自己要含着笑淡然的说一声“贫道闲云野鹤,区区盛名,如浮云耳”这样显示高尚境界的客气话儿……    然而,他听到面前这小子说“袁天罡?抱歉,没听过”。    那慈祥的笑容凝固在老道的脸上,清澈明亮的眼眸之中满满的全是惊讶,不可置信,以及……尴尬。    没错,真的尴尬。    袁天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脸皮,都在这一刻丢尽了。    他觉得自己绝对算得上是个名动天下的人物,朝野之间,谁不闻“袁天罡”之大名?虽然一生修炼早已超脱了“名利”的桎梏,然而此刻的尴尬,依旧令他面如火烧,极度难受。    就算是当真没听过老道的名讳,可是礼貌上也应该委婉一点吧?    这小子,特么就是个棒槌啊……    袁天罡尴尬得不行,程家兄弟则齐齐一拽房俊的衣袖,低声惊恐道:“二郎,你疯啦!这可是大名鼎鼎的袁道长,即便是陛下当面,亦要以礼相待,岂能这般无礼?速速道歉!”    在这个自然科学未能昌明的年代,袁天罡早已被塑造为神一般的传说。    尤其是这人的相人之术、风水之术,更是被誉为冠绝天下,即便是帝王陵寝,择址建造之时,亦要请教一番。更有传闻,当年高祖李渊请来袁天罡为其几个儿子相面,袁天罡便曾指出李二陛下有“飞龙在天”之相,结果导致太子李建成的忌惮,欲置这个二弟于死地而后快……    总之,在唐人眼中,袁天罡就是活神仙!    孙思邈被称为“神医”,到底还是“医”,不是“神”,普天之下,唯有袁天罡才是“神”!    程处亮上前一步,一揖及地,惶恐道:“还望道长莫怪,吾这位兄弟平素生性跳脱,喜开玩笑,道长之大名如雷贯耳,天下皆知,他又岂会从未听闻?玩笑耳,道长胸襟四海,不与他一般见识。”    如此当面得罪这位活神仙,不想活了么?    万一惹得“神仙”恼怒,手指一点,你房二郎就完蛋了……    袁天罡呵呵一笑,一双眼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房俊,却是闭口不言。    程处亮有些冒汗,完了完了,这老神仙生气了……    到底是因为自家之事,才使得房俊今日前来央求孙思邈,若是因此得罪了袁天罡,有什么眼中的后果,自己如何对得起朋友?    一旁的程处弼感觉到兄长的惊恐,当即闷哼一声,不爽道:“二郎说不认得,那就不认得,纵然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让天下人人都认得吧?二兄勿要大惊小怪,依我看,这牛鼻子不知礼数,倚老卖老,不似好人!”    程处亮大骇,厉喝道:“闭嘴!”    程处弼一脸不忿,却也不敢再说,只是拿一双牛眼气呼呼的瞪着袁天罡,似乎只要袁天罡开口喝骂,他就敢拿一双铁拳冲上去狠狠的锤几下,非得把这一身老骨头打散了不可……    袁天罡也不装逼了,气得胡子乱翘,从地板上爬起来,跪坐在那里,瞪着眼前这几个年轻人,怒道:“小儿无礼!”    想他袁天罡何等人物?    隋唐以来,无论那一位王侯公卿甚至是帝王至尊,何曾不对自己以礼相待?即便是当年乖张暴戾的隋炀帝,那也得规规矩矩的敬请自己上座,口口声声叫一句“袁师傅”,可是这十几年没有回长安城,怎地一下子蹦出这么多的棒槌?    瞧瞧,那个黑脸的小子对自己简直就是无视,不认识咱可以理解,当年咱在长安城呼风唤雨的时候,你小子估计还穿着活裆裤呢,可是没听过咱的名头?    怎么可能!    还有这个一脸憨直瞅着就缺心眼儿的小子,哎呦拳头握那么大,你这是想要锤咱几拳?    娘咧!    咱虽然乃是化外之人,修身养性餐风饮露,可也只是被称为“活神仙”,还没到真神仙的境界呢,咱也有火气啊!    他瞪着程处弼,怒道:“谁家小儿,报上名来!”    程处弼虽然听过袁天罡之名,知道这是个牛人,不好惹,可谁叫你跟二郎瞪眼睛呢?    管你是谁,你敢瞪,咱就敢锤!    一挺胸脯,朗声道:“卢国公三子是也!”    袁天罡点点头:“程咬金家的小子?”    瞅瞅这混不吝的模样,倒还真有他家老子“混世魔王”的风范,可以确定,不是捡来的。    程处弼粗声粗气道:“昂!你待怎地?”    袁天罡:“……”    这夯货就不会好好说话?    现在的年青人,都这么楞?    他自信自己别看老胳膊老腿儿了,但是程处弼这样的,一只手就能收拾的了,可自己的岁数都跟这个夯货的祖太爷相仿了,当年也确实跟程家祖太爷有几分交情,这要是当真打起来,传扬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老道丢不起那人呐!    这个愣货太浑,不能惹……    他又瞪着房俊,觉得这小子固然无礼了一些,但看上去精明,是个讲道理的,便问道:“长安房姓不多,房玄龄与你是何关系?”    房俊道:“正是家父。”    “哦哦,房玄龄的儿子啊……”一听是房玄龄的儿子,袁天罡这时候才想起来,好像徒弟李淳风曾给他写过几封信,便曾提起这个房二郎于术数一道惊才绝艳,堪称独步天下,甚至给自己捎来一本《数学》,自己亦曾转眼一番,惊为天人。    他对于房俊的性情毫不了解,不过心想既然房玄龄的儿子,那决计差不了。    朝野上下,谁不知房玄龄乃温润君子,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袁天罡敢说一句这样的话,放眼如今朝堂,唯有房玄龄清正自持、勤勉公正,当得起“君子”之称,余者隐私龌蹉,没几个拿的上台面的。    房玄龄教出来的儿子,那品性定然不差。    袁天罡松了口气,颔首道:“故交之后啊,玄龄乃是真正的君子,虽然与我年岁差着不少,却堪称忘年之交,你没听过老道的名字不要紧,回家之后问问令尊,自然知晓。”    他想要拉拉关系,毕竟跟两个年轻人闹得太僵不好看,打不得骂不服的,还能怎么着?    孰料房俊闻言之后,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反而一脸愤怒,大声道:“你我素昧平生,却口口声声言及家父名讳,何以如此辱我?错非念在你年岁太大,今日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袁天罡:“……”    现在的年青人,怎地都这么冲?    老道我这是跟你拉关系呢,套套近乎,缓和情绪,找个台阶下啊好不好?    可你这张口就怼人的毛病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刻,袁天罡觉得有些凌乱,发现自己似乎跟不上时代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696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