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一章公主威武】

【第五百九十一章公主威武】

  刀光如匹练一般从天而降,映亮了宇文校尉的瞳孔,刀锋释放出的彻骨寒气也将他的心脏几乎冻僵。

  但是接下来并非死亡的黑暗和冰冷,那刀光绕着自己一转,将身边左右两名亲信砍翻在地,然后才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脖子上。

  森寒的刀锋刺激得他脖子上泛起一层细密的疙瘩。

  不过宇文校尉在绝望之余却并未失去理智,房俊既然躲在门后一击得手却没有斩杀自己,那么唯一的理由便是将他控制住以为人质,令门外那些禁卫投鼠忌器不敢强攻,从而获得活命的机会。

  纵然房俊最后逃得一死,难道自己就有活路了么?

  宇文校尉心知肚明自己犯下的罪行是何等深重,不仅刺杀朝廷重臣、当朝国公,更将四位公主胁迫于自己手中,时刻都在危及几位公主的生命安危,这等情形之下,李二陛下必然是暴跳如雷,谁还能救得了自己?

  左右也不过一死而已。

  心念电转,宇文校尉一咬牙,大吼一声:“别管我,杀进来!”

  然后拼着力气一低头,就待要将自己脖子抹过锋锐的刀锋。只要自己一死,手下亲信便可再无顾忌,为了给自己报仇必然悍不畏死的杀进来,到那时就让房俊和高阳公主给自己陪葬!

  死则死矣,能捞上一个国公、一个公主陪葬,其后父母家眷还会得到家族的照拂优待,也值了。

  可他即便心硬如铁,却终究还是没料到房俊的反应居然更快。

  就在他口中喊出那一句“别管我”的时候,房俊已经狠狠一拳击打在他的太阳穴上,剧烈的震荡使得他一瞬间眩晕,然后脖子被一条铁铸一般的手臂死死勒住,素来以勇猛自傲的自己,整个人却轻若无物一般被拖着向后退出数步,到了厅中。

  房俊一击得手,将宇文校尉控制住,冲着门口的禁卫厉声喝道:“谁敢上前,老子一刀宰了他!”

  这些禁卫皆是宇文校尉的心腹亲信,猝不及防之下被房俊将自家主将给掠过去胁为人质,顿时面面相觑。

  心里虽然义愤填膺,但到底投鼠忌器,一个个握着倒站在门口,进退失据。

  房俊一条胳膊勒住宇文校尉的脖子,眼睛瞪大虎视眈眈,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到了椅子旁边缓缓坐下,然后一脚踹在宇文校尉的腿弯,宇文校尉闷哼一声跪倒在地,两人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

  房俊不得不如此,后腰的伤势虽然经过长乐公主的包扎,但尚未结痂,刚才这一连串的动作使得伤口再一次崩裂开来,疼得钻心刺骨,只得坐下来缓和一下剧痛。

  喘了口气,房俊看着门口束手无策的禁卫,警告道:“今日之事,与尔等无关,身为军人听令行事乃是天职,朝廷只诛首恶,不论胁从。可若是不听某之劝阻,一意孤行蓄意挑衅大唐律法、谋害当朝国公数位公主,则罪大恶极,可夷三族!尔等一死倒也不妨,可难道就不为家中妻儿老小想一想么?”

  字字句句都敲打在这些禁卫的心坎上,原本因为宇文校尉落入房俊之手便有些进退失据的禁卫们,更是心慌意乱,面露怯意。

  说到底大家也不过是当差吃饭,可是如今刺杀当朝国公实乃天大的罪名,既然已经败露,谁还能有命活着?

  若朝廷当真只诛首恶、不问胁从,大家倒也不妨弃械投降,仅只是宇文校尉的心腹亲信而已,又非是他宇文家的私兵死士,犯得着跟着一起死么?

  正如房俊所言,若是一条道跑下去,不仅仅是自己要死,连带着家中父母妻儿都得跟着遭殃,难不成还能指望关陇贵族们仗义出手,解救大家的父母妻儿与危厄之中?

  自是全无可能……

  一众宇文校尉的亲信堵在门口,彷徨恐惧,不知所措。身后则有越来越多的禁卫得到命令之后围拢过来,看不见小楼内的情形,不知发生何事,有群龙无首,再加上前院喊杀声一片,都有些莫名其妙,渐渐有些鼓噪起来。

  正在这时,一队兵卒从前院杀了过来,一众禁卫赶紧组成阵势,予以抵挡。

  这些禁卫当中并无宇文校尉之心腹,故而此刻都一门心思的保卫几位公主,以为这些杀进来的兵卒乃是乱兵匪寇,双方虽然还有些距离,但一方杀红了眼誓要杀进来解救房俊,另一方则悍不畏死坚决保卫公主。

  距离越来越近,血战一触即发。

  房俊坐在厅中控制着宇文校尉,听到外面厮杀声震天响起,知道这是水师收到长乐公主的报讯杀了进来,可是外头那些禁卫并未与关陇贵族勾结参与暗杀自己,若是与水师血战在一处,每一个死掉的兵卒都是无辜的,可自己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万一控制不住宇文校尉,自己便是功亏一篑。

  总不能当真将他杀了,等着门口这些禁卫一窝蜂的冲进来乱刀将自己剁成肉酱吧……

  正自焦急之时,身边环佩声响,扭头看去,却是高阳公主一身宫装、满头珠翠,从后堂走了出来。

  房俊大急:“殿下出来干什么?此间凶险,速速回去!”

  虽然控制了宇文校尉,可谁知道门口这些禁卫当中是否会有一个两个脑子不大好使的,热血沸腾之中不管不顾的莽一下?

  万一伤了高阳公主性命,一切皆休……

  高阳公主步履款款,看着房俊笑道:“郎君莫非以为本宫当真是那等弱不胜衣、手不能提的深闺妇人?”

  房俊气道:“哪儿那么多话说?速速回去,莫要掺和!”

  高阳公主嫣然一笑,秀美的面容透出几分倔强,敛裾施礼,歉然道:“夫唱妇随,本是妇人之天性,可今日危在旦夕,纵然知晓夫君是爱护本宫,不忍本宫遭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却也不得不违逆郎君一次,还望郎君勿怪,待到事情过后,本宫认打认罚,绝无怨言。”

  房俊愣了一下,奇道:“说什么胡话呢?此间皆是凶徒,你不过区区一个弱女子,怎敢随意掺和其中?”

  高阳公主直起身,挺直腰肢,转向门口的禁卫,清声道:“郎君错怪他们了,他们不是凶徒,而是吾大唐虎贲,每一个都秉持着大唐的荣耀!”

  门口的禁卫沉默无言,士气再次低落。

  但凡能够入选北衙禁军,每一个人都是大唐的勋戚子弟,可以说他们的父辈追随着高祖皇帝、李二陛下,打下了这锦绣河山的同时,也享受着荣华富贵,没有人比他们更热爱大唐。

  可是有些时候,难免身不由己。

  贪婪也好,糊涂也罢,固然做下着不可饶恕之错事,但是他们自始至终都不曾有半分背叛大唐、背叛皇帝的心思。

  此刻显然已经一败涂地,却能够得到大唐公主的一句“他们是大唐虎贲”,心里岂能无动于衷?

  高阳公主面色清冷,伸出一只莹白如玉的纤纤玉手。

  身后的侍女便碎步上前,将一柄连鞘的宝剑放在她掌中。

  剑鞘镶金缀玉奢华至极,剑尾处鲜红的丝绦微微垂下,高阳公主接过宝剑,回头对房俊嫣然一笑,清声道:“吾李家的女儿,各个皆有平阳昭公主之遗风,平素固然娇生惯养,可危难之际,却亦可仗剑扬眉!”

  抽剑出鞘,将剑鞘掷于地上,就这么拎着寒光烁烁的宝剑,踩着雍容优雅的步伐,一步一步向着门口走去。

  房俊眼睛眯起,心中震撼。

  果然是大唐奇女子啊,敢于冲破世俗去追逐惊天动地的自由恋爱,将所有礼法教条踩在脚下,纵死亦要向着陈腐破败的封建礼教发起不屑一顾的攻击,当真是有着一颗永不屈服的心……

  房俊很想喊一句“公主威武”……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704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