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二章大局已定】

【第五百九十二章大局已定】

  高阳公主就这么拎着宝剑,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娇小的身躯此刻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气场,秀美的脸庞一片清冷,没有什么杀气,却自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堂皇之气。

  禁卫们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高阳公主仿若未见,依旧慢慢的走上前,清凉的眸子在禁卫们的脸上扫过,缓缓说道:“先前郎君已经说过,只要悬崖勒马,便可既往不咎,本宫在此立誓,郎君的话便是本宫的话,事后在父皇面前,本宫定当竭力为诸位求情,绝无惩处。”

  她来到门前三步的地方站定,将手里的宝剑举了起来,剑锋指着禁卫们:“谁若是贼人不死,那就上前来,尝尝本宫手里的宝剑够不够锋利!”

  这一刻,娇小玲珑的躯体忽然迸发出一股强烈之际的气势,将所有禁卫都给压了下去。

  这就是帝皇之气,唯有生长于皇家的子弟,方才能够拥有这等睥睨一切的气势。

  禁卫们齐齐咽了口口水,相互看了一眼,三三两两的推出门外,就在大雨之中拜伏于地,将兵刃放在一旁,以首顿地,悲呼道:“吾等忤逆,自知死罪,还望殿下仁慈,宽恕吾等!”

  门外的禁卫不知楼内情形,陡然见到这些人从楼内退出,然后拜伏于地高声请罪,不禁莫名其妙。

  紧接着,便见到一身宫装、雍容秀美的高阳公主手执宝剑,英姿飒飒的站在门口……

  就在此时,前院杀来的兵卒已经冲到面前,眼瞅着就将与禁卫构筑成的防线杀在一处。

  禁卫们见到高阳公主手执宝剑,还以为是想要与他们并肩作战,顿时士气暴涨,一个个红着眼珠子,大吼道:“护卫殿下!”

  “有死无生!”

  高阳公主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只觉得胸膛之中有一股沸腾的热流汹涌澎湃,将浑身的血热都给烧热了。

  这么多的大唐儿郎,甘愿为了她而面对强敌,不惜舍弃性命,纵使铁石心肠亦当心旌摇曳,不能自己!

  高阳公主深深吸了口气,紧紧握着手中宝剑,就待要喊一声“本宫与诸君一同杀敌”,结果抬眼便见到气势汹汹杀进院子来的那一群兵卒在与禁卫接阵的一刹那,齐齐的刹住身形。

  为首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大叫道:“殿下!”

  高阳公主定睛一瞅,这不是习君买么?

  到了嘴边的话语赶紧又咽了下去,忙大声道:“住手,都住手,自己人!”

  禁卫面面相觑。

  习君买喝止身后的兵卒,冲着高阳公主大喊道:“殿下,吾家二郎何在?”

  高阳公主道:“就在楼内,有屑小意欲谋害,不过邀天之幸,终究无恙。”

  习君买一听,心中紧绷的那根弦顿时一松,差点哭了出来……

  禁卫们见到果然是自家人,连忙散去阵列,却也不敢撤走,而是团团将几幢小楼给围起来,谨防有人趁乱冲撞了公主凤驾。

  习君买带着卫鹰等人跑到楼前,高阳公主瞅着他们略微颔首,这才转身走入楼内,习君买等人急忙跟进去,便见到正坐在椅子上控制住宇文校尉的房俊。

  习君买几步抢上前去,施行军礼,声音带着哭腔:“在下护卫不周,致使二郎陷身敌手救援来迟,还望二郎责罚……”

  这一宿,他当真是备受煎熬。

  作为房俊最忠心耿耿的亲兵部曲,却稀里糊涂的任由房俊进入贼人的圈套,结果投鼠忌器只能在外面急的跳脚却一筹莫展,心里的自责简直无以言表。

  幸亏房俊最终安然无恙,若是当真有个好歹,他百死亦难赎其罪……

  卫鹰则干脆拜伏于地,偌大的汉子已经哭出声来。

  房俊温厚一笑,宽慰道:“是某自己大意,岂能怨的着你们?卫鹰你个怂货哭什么哭?丢人的玩意,还不赶紧将这厮接过去控制好,某的胳膊都快酸了。”

  “喏!”

  卫鹰赶紧起身,交过两个部曲,将宇文校尉给接收过去。

  宇文校尉一直被房俊狠狠的勒住脖子,大脑缺氧的情况下不仅导致浑身无力不能反抗,意识也是浑浑噩噩,这会儿被房俊松开脖子,重新恢复正常呼吸,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房俊摸了摸后腰的伤势,问习君买道:“外面形势如何?”

  习君买道:“苏州司马沈纬参与谋害二郎,已经被苏都督带兵擒下,外头的苏州郡兵群龙无首,想必此刻也大抵被水师的兄弟们控制住,末将打头阵冲入院内,苏都督率领主力随后便至。”

  大局已定,房俊彻底放松下来,不过依旧没忘了冲着高阳公主竖起一根大拇指,赞道:“殿下巾帼不让须眉,果然有平阳昭公主遗风,为夫心生仰慕,得妻如此,足慰平生!”

  习君买原本就是房俊的部曲,对于曾是主母的高阳公主吹捧起来更是毫无顾忌,一脸钦佩道:“殿下手持宝剑,群贼慑服,当真是红粉英雄,豪气冲霄!吾辈有幸得见公主英姿,实乃三生有幸!”

  高阳公主又是骄傲又是羞涩,脸儿红红的做矜持状:“哪里有那么厉害?嘿,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若是那些禁卫当真不买账,本宫怕是都会吓哭了……”

  房俊笑道:“娘子过谦了,此番仗剑慑群雄,即便百年过后,亦是一段佳话,为夫与有荣焉。”

  得到郎君如此赞誉,高阳公主难免得意,正欲说话,忽闻身侧一阵惊叫,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扭头去看时,已经被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的房俊护在身后。

  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宇文校尉已经倒在地上,脖子上一道深深的伤口正汩汩的喷出鲜血,四肢抽搐一阵,便即不动。

  身旁负责控制他的兵卒手里拎着染血刀子,愣神半晌,赶紧单膝跪地道:“大帅赎罪,此人陡然反抗,自己将脖子往小的刀子上抹,小的一时不慎,酿成大错……”

  房俊摆摆手,看着地上宇文校尉的尸体,道:“不怪你,此人行事败露,早已心存死志,防得了一时又能如何?”

  然后抬头对卫鹰说道:“速速带人去将城阳公主、晋阳公主待到这里,以免有人蓄意谋害。”

  卫鹰忙道:“喏!”

  带着人手匆匆离去。

  正在这时,外头又传来一阵喧嚣,有兵卒入内道:“苏都督来了!”

  须臾,苏定方大步入内,见到房俊与高阳公主都坐在厅中,顿时心中一松,上前施礼道:“末将苏定方,救驾来迟,还请殿下恕罪!”

  高阳公主仪态端庄,缓缓颔首,柔声道:“苏都督势若雷霆,一举荡平贼寇,功劳卓著,何罪之有?快快请起,都是自家人,毋须这般客套。”

  一句“自家人”,令苏定方更是心神松弛,又向房俊道:“听闻越国公遇险,末将便连夜率军赶至,如今整个庄园已经被水师兵卒团团包围,一个贼人也不可能逃脱,苏州司马沈纬也已被末将擒下,等候越国公发落。”

  房俊摆摆手,笑道:“殿下让你起来,赶紧起来落座。”

  “喏!”

  苏定方这才起身,坐在房俊下首。

  房俊问道:“魏王殿下那边,可曾派人护卫周全?”

  苏定方老成持重,早已做了安排:“越国公放心,末将听到通知,第一时间便派遣兵卒前去魏王殿下的住处,有皇室禁卫在内,水师兵卒在外,可保万无一失。”

  皇家禁卫?房俊摇了摇头,这帮家伙也不是那么让人放心呐……

  不过此次事情,贼人的目标完全在于自己,不可能再去招惹魏王李泰,所以安全大抵勿用忧虑。

  苏定方瞅了瞅房俊,迟疑一下,问道:“还请越国公示下,外头抓捕擒获的那些个苏州郡兵,要如何处置?”

  数百苏州郡兵,安置起来的确麻烦,而且这些人不过是听命行事,其中知晓沈纬之目的者必定屈指可数,没有必要一股脑的抓起来。

  房俊却冷笑道:“一个也别放过,全部丢进华亭镇和苏州府的大牢里,算算时间,穆元佐大抵也应该到了,这回老子要让江南士族狠狠的脱下一层皮,否则怎能消我心头之恨?”

  苏定方心中一懔,暗叹口气。

  这回江南士族怕是麻烦大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704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