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六章家长里短】

【第七百零六章家长里短】

武媚娘好像特别喜欢在床榻之上谈事情,尤其是云收雨散之后娇躯酥软浑身慵懒,积蓄的春情蜜意得以释放,精神反倒无比清明,思维也更加通透敏锐。

在郎君肩窝偎了偎,将脸蛋儿搁在宽厚的胸膛上,手臂则横着伸过去楼主健硕的腰身,半阖着眼眸,轻声道:“要不……妾身去倭国吧。三郎虽然聪慧,可毕竟年少,刚刚成亲尚未定性,主持一方怕是力有未逮,万一影响了郎君的大计,后果堪忧。”

她最擅揣摩人心,已经觉察到郎君之所以在倭国开辟一块地盘的用意,显然是为了山穷水尽之时预留一条后路,如此紧要之事,一旦房遗则略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房俊将手臂从美妾脖子下伸过去,揽住她的肩头,温言道:“倒也并无大碍,有苏定方看着呢,水师纵横大洋全无敌手,随时随地都能够给予三郎支持。家族之兴盛传承,不能单凭某一人之力,纵然时运亨通青云直上,也只能兴旺一时,将族中子弟培养出来以为臂助,方能够长久传承下去,固然一时之挫折,亦不会动摇家族之根本。三郎既然已经成亲,就得担负起家族重担,若是依旧飞鹰走狗玩物丧志,整个人就废掉了。”

“嗯。”

武媚娘乖巧的应下,再不多言。

她承认郎君的话语的确有道理,她们武家当年也是开国县公、高门大户,结果父亲因为资助高祖皇帝而立下从龙之功,本身并无仕途之才能,底蕴难免差了些。

再加上儿孙不肖,后代并无出类拔萃之子弟在父亲故去之后担起家族门庭,十几年间便落得一个门庭冷落倾颓衰败。

房家亦是如此,房玄龄已经老迈,若是整个家族之依靠房俊一个人撑着,迟早也要出问题,若是当真能够将三郎栽培起来,将来作为房俊的助手,亦能帮助支撑家业。

她自己又岂愿南下出海,留下郎君独自一人在长安与那些对手明争暗斗呢?

“那妾身就在长安陪着郎君,不管风刀霜剑,亦与郎君共同面对,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这个男人不是自己选的,却是上天赐给她的,正直、勇猛、聪明、高贵、才华……房俊身上的每一样特质,几乎都满足了一切她自幼从心底憧憬的郎君模样。

她曾从最阴暗处走出来,得婿如此,尚需何求?

一生一世一双人,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如此而已。

房俊便笑道:“说什么生死相依,哪里就到了那等地步?咱们啊,都得好好的活着,活到七老八十,牙齿掉光鸡皮鹤发,走路都颤颤巍巍,坐在椅子上看着儿孙满堂,想着曾经的恩爱,然后慢慢的去迎接生命的终点,手挽着手,在咽气的时候约定下辈子还要重逢,还要再做夫妻,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武媚娘却早已感动得一颗心都快被甜蜜给占满了。

这年代的男人讲究“端方清正”,尤其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更是要一本正经高高在上,否则便会被视为“轻佻不恭”,会受到训斥和鄙视。

几曾有女人听自己的丈夫说过这样的情话儿?

武媚娘一翻身,跨坐到房俊的腰腹上,低着头,一双明眸之中早已经被感动得满是水气,一头青丝在一侧如瀑布一般披洒下来,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布满潮红,动情说道:“妾身也不与郎君分离,死也不分开……嗯,不过咱们距离儿孙满堂还差得远呢。”

房俊打手抚上纤细的腰肢,揶揄道:“那咱们就努努力?”

“嗯,努努力……”

武媚娘羞不可抑,趴在郎君的胸膛上,将头埋在他的颈窝。

房俊便嘿嘿一笑:“小生得令!”

……

翌日清早。

无风,天下又开始飘着雪花儿,倒也不冷。

房俊起床洗漱一番,与妻妾在偏厅享用早膳。武媚娘虽然洗漱之后也化了妆容,然与郎君折腾了一宿,难免筋骨酸软精力不济,吃饭的时候哈欠连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便惹得姐妹们纷纷侧目。

高阳公主坐在房俊身旁,笑道:“你俩也老大不小了,又非是以往少年慕艾贪嘴之时,总得要顾忌着身子骨,可不能胡天胡地毫无节制。”

萧淑儿腆着大肚子,艰难的坐在椅子上,闻言也笑道:“殿下可别冤枉了媚娘姐姐,咱们郎君是个什么德行,咱们还不知道么?惯是个馋嘴的,只要别出去招惹那些个不干不净的粉头姐儿,由着他便是了。”

这位大家闺秀如今有孕在身,似乎连性子也有些转变,以往打死也不肯说出口的话儿,如今说起来却是流畅自然,没有一丝半点扭捏羞涩。

只能说“为母则强”……

金胜曼就达不到萧淑儿的境界,听着这些话儿,红着脸低着头扒饭,一声不吭。

武媚娘固然最是洒脱伶俐,可是这会儿也有些受不了,求饶道:“淑儿你可饶了我吧,这人三更半夜的钻进屋里去,又哄又骗的不消停,我能怎么办呢?总不能将人给赶走吧。好啦好啦,知道你怀着孕呢不能行房,怕是早就憋坏了,等你生产之后都紧着你行不行?这人龙精虎猛的,非得给你折腾散架不可。”

“哎呀!好好吃饭呢,说这些作甚……”萧淑儿红着脸儿,举手投降。

说到底她也是个腼腆安静的性子,虽然因为怀孕有些放开了,可那里是武媚娘的对手?

房俊便敲敲桌子,沉着脸道:“不将本郎君放在眼里了是吧?一个两个的想要翻天啊!李漱,风气是你带坏的,就要接受惩罚,今晚洗白白在屋里等着,看看为夫如何教训你!”

武媚娘几个便憋不住的笑。

高阳公主俏脸红透,兀自强硬道:“哎呀!居然敢直呼本宫之名讳,房二你想造反不成?回头本宫告诉父皇,必定治你一个欺君之罪!”

武媚娘笑问道:“只是不知殿下要如何向陛下告状呢?难不成去跟陛下说,女儿那个郎君夜夜求欢,女儿不堪鞑伐,陛下您赶紧给那厮阉了拘进宫里算了,多省心呀……哈哈!”

几个女人捂着肚子笑。

高阳公主也笑了,红着脸瞥了自家郎君一眼,抿着嘴道:“若是阉了,那倒是的确省心。如今长安城里有一股风气,不少名门贵妇都喜欢找一个年青英俊的和尚听听经书……回头咱们也去寺里寻一个,保准听话。”

武媚娘奇道:“我也听闻有这样的传言,却并未当真。当真寂寞难耐,却寻一个相好倒也罢了,可是这般去亵渎佛门子弟,未免太过分了吧?”

高阳公主哼了一声,道:“到底谁亵渎谁还说不上呢,佛门子弟又如何?那也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如何抵得住女人的投怀送抱呢,再者说了,如今佛门昌盛,不少作奸犯科之辈干脆剃度出家,那一座座寺庙也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令人厌恶。”

萧淑儿明眸眨眨,好奇问道:“殿下可知到底是何家妇人?”

一旁的房俊听得脸都绿了,气得放下碗筷,沉着脸呵斥道:“那等不守妇道之人,自当浸猪笼骑木驴,便是听闻就已经污了耳朵,何以竟然拿来家长里短的念叨?再让我听见此等腌臜事,家法处置!”

娘咧!

高阳这个娘们儿简直岂有此理,老子听见她嘴里吐出“和尚”两个字便心惊胆跳,如今居然堂而皇之在家中当着几个小妾说起,万一起了好奇心可咋整?这几位妻妾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几个妻妾都被他吓了一跳,纷纷瞪着眼睛吃惊的看着自家郎君。

茶余饭后念叨一下市里坊间的传闻而已,犯得着这般大动肝火么?再说那也是别人家的事,弄得好像是摊到你的身上似的。

不知所谓……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704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