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七章培养班底】

【第七百零七章培养班底】

  用罢早膳,房俊去了书房,沏上一壶茶,想要静下来好生读会儿书。这些时日连续的赴宴酒会觥斛交错,实在是有些腻了,偷得浮生半日闲,静下心读读书陶冶一下情操,倒也不错。

  谁料刚刚吩咐家仆若是有人登门送上请帖就委婉的表示自己不在,后脚家仆便敲门进来。

  看着放在面前书案上的请帖,“裴守约拜上”几个字写得银钩铁画,无奈道:“将人请进来吧。”

  便是谁都不见,也不可能不见裴行俭。

  先前将裴行俭丢在华亭镇好几年,一方面是为了磨炼裴行俭的能力,一方面也算是抓了一个“低薪高能”的劳力,如今更是将其调入京中,随着太子入主民部,这可是一直当做自己班底当中的核心来培养的。

  未几,一身月白色衣袍丰神俊朗的裴公子推门进来,一揖及地,恭声道:“卑职见过越国公。”

  房俊端坐椅上八风不动,只是随意的摆摆手,温言道:“你我情同手足,私下相见,何须拘于礼数?来来来,坐下喝杯茶。”

  “喏。”

  裴行俭也不客气,闻言站直身,上前坐在房俊对面,从房俊手里抢过茶壶,给书案上的两个茶杯斟上茶水。

  房俊抬手示意裴行俭饮茶,自己拈起茶杯呷了一口,随后问道:“调入民部,可还适应?”

  裴行俭将茶杯拿起放在手心,想了想,摇头道:“之前在华亭镇,幸得越国公信任,可谓言出法随,无论何事皆可一言而决,固然其中之责任不小,可办起事来上下一心,绝无推诿。如今进了民部,却发觉官场上之陋习由来已久,即便有太子殿下顶在前头,照样处处掣肘,更严重的还是人浮于事,相互推诿,想要有一番作为,当真是举步维艰。”

  言语之中,满是沮丧。

  他虽然是河东裴氏子弟,可此前并未能深入朝廷各部衙门,即便是任事也未曾用心去体会揣摩,而是如绝大多数纨绔子弟一般挂了名字,每日里点卯之后便吃喝玩乐。

  如今携带着华亭镇之丰硕功绩一步迈入民部,又兼着为太子冲锋陷阵改革币制之任务,可谓雄心勃勃志气万丈,结果却好似一脚踩进了泥潭里,浑身力气都使不上。

  如今天下景平、吏治清明,帝国上下一片繁荣,堂堂民部却依旧充斥着官场陋习,可见史书之上那些个政局动荡的年月,到底又是一番何等昏暗之景象……

  “呵呵。”

  房俊笑了笑,温言道:“是你太心急了。民部乃帝国财赋钱粮之中枢,固然有一些不可避免之官场陋习,却也绝对不至于如同你所见那般不堪,只不过是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太大,哪怕太子想要镇住场子也有所不易,所以有些人故意拖你的后腿而已。”

  顿了一顿,他敦敦教诲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无论是华亭镇亦或是民部,其本质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华亭镇太小,各种构成单纯得多,加上某的威望、你的能力,所以才能够如臂使指、挥洒自如。到了民部,所牵扯的尽是天大的利益,混杂在其中的更是代表了各方利益的势力,再想如华亭镇那般轻松自是绝无可能。这等情况下切忌不要心急,你一着急,就容易做错事,一旦被那些人捉住了马脚,便会将你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很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上辈子无根无屏从一个穷小子一路擢升至副县级的官员,虽然权力未必有多大,但对于官场之生态也算是从容应对,周旋于各种势力之间,左右逢源。

  今生更是青云直上,凭借家世、背景、能力,直至今日当朝重臣之地位,对于官场之见解,足够教导裴行俭。

  裴行俭闻言有些沮丧,叹气道:“多谢越国公教诲……可是话说回来,若整日里都那般谨小慎微,唯恐行差踏错,又如何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做多错多,不做不错,难不成就在那衙门里头厮混着,同流合污和光同尘?”

  对于一个有志气的青年来说,最残酷的便是“和光同尘”。

  大环境最是能够影响一个人的心志,若是身处一个积极奋进视死如归的集体当中,即便是个怂货,亦能鼓足勇气冲锋陷阵;反之,即便是再有志气之人,长久处于一个颓废污秽的环境之中,也将消磨心志,泯然众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声和则响清,形正则影直。

  对于自己的前途,裴行俭很是有一番憧憬与希冀,能够得到房俊的重视,如今又被推举入了太子的幕僚,将来出将入相都有可能,甚至能够成就一番光耀千古之功绩,名垂青史。

  又岂能甘愿沦陷于一个腐朽之环境,郁郁而不得志?

  房俊却是语气轻松,笑道:“世间万物,想要生发兴旺,都脱不出一个‘势’。人也一样,无论聚财万贯亦或是青云直上,出去自身之能力、努力之外,要么懂得造势,要么懂得借势。皇权至上,咱们身为人臣,自然不可能去搅动风云营造运势,否则便有僭越之嫌,乃是惹祸之根,所以就只能借势。”

  裴行俭觉得这话题听起来新鲜,忍不住问道:“何谓借势?”

  房俊道:“不知势,无以为人也。势易而未觉,必败焉。所以,想要借势,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势’,然后才能去借势。”

  顿了顿,他又续道:“就比如你眼下之处境,想要凭借你自身的力量突破民部内部的巢臼,难如登天,那么想要破局,就只能借势。这个‘势’是什么呢?自然是太子。太子乃国之储君,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裴行俭眨眨眼,恍然大悟。

  放下手里的茶杯,振奋道:“越国公的意思,是让卑职等一等?”

  房俊笑道:“孺子可教也!”

  裴行俭兴奋的一拍手掌:“嘿!听君一席话,卑职茅塞顿开!”

  何谓“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这便是国之储君,拥有着仅次于皇帝的政治权力。过年开春,陛下就将御驾亲征高句丽,届时留在长安监国的必然是太子,到了那个时候,皇帝不在,太子便是朝堂中枢的唯一决策者,天然享受着与皇帝几乎等同的权力。

  这就是“势!”

  自己以太子之幕僚身份进入民部,任务便是协助太子完成币制改革,使得帝国财力更上一层楼的同时,也将对周边番邦之经济影响大幅增加,即便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也要做到乱其钱粮军心。

  只要陛下御驾亲征离开长安,自己的“势”便来了。

  既然确认了什么是自己的“势”,那么如何“借势”他再不懂,那可就当真白瞎了房俊对他的一番栽培。

  想通了此节,裴行俭脸上喜色显露,沮丧之色一扫而空,振奋道:“越国公放心,这段时日卑职已经将衙门里近些年的钱粮度支、税赋收缴的账目都过了一遍,待回头也将这两年的税赋变化好生整理一番,从中摸索出一个规律,做好币制改革之前的准备工作,待到‘运势’一至,便能够拿出一个妥善的方案来。只不过卑职对此还不是太过熟悉,尚需越国公多多指点斧正。”

  房俊颔首道:“币制之改革,当时目前制约帝国经济飞跃之巨掣肘,势在必行。可毕竟一国之货币关系到国计民生,稍有不妥便会使得社稷动荡,所以定要慎之又慎,宁愿贻误时机拖累帝国之发展,也万万不可急功近利,否则事与愿违,吾等皆为帝国之罪臣。”。

  大唐如今商贾繁荣,尤其是对外贸易更是日新月异,连连攀上新的台阶,币制改革势在必行。

  然而他甚至货币的威力,若是不能详细调查大唐目前之贸易状况而贸然改革,极有可能导致严重后果。固然不会如同纸币时代造成的通货膨胀、通货紧缩那般使得整个经济环境遭遇重创,可即便只是些许的波动,对于目前极其原始落后的经济规模来说,都将是致命的影响。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704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