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八十四章演一场戏中】

【第七百八十四章演一场戏中】

  如今的神机营由吏部尚书李道宗统领,只不过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早已不复当日之盛。而李治却能够一口道出自己曾在神机营操练兵卒之方法,若说他不是仔细研究过房俊的过往,房俊是绝对不信的。

  只不过就是不知到底是李治自己私下研究的,还是长孙无忌研究之后说于李治听的。

  看来,长孙无忌还真是重视自己啊,简直当成了一生之敌……

  目光重新回到池畔沙滩上正辛苦训练的学子身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以往操练神机营时的那股子虽然疲累之极点依旧咬牙坚持的韧劲儿,这些学子跑不出多远便累得气喘吁吁,一时不慎脚踩在沙子里跌倒在地,便顺势四仰八叉的躺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再也不站起来。

  即便没有跌倒的,亦是跌跌撞撞叫苦连天,整个队列歪七八扭俨然一群乌合之众……

  李治有些失望:“虽然只是一些学子,可这到底也是军训,这般受不得疲累磨难,能练出个什么模样?”

  房俊脸色铁青,推开挡在身前的亲兵部曲,大步向着沙滩走过去。

  亲兵们唯恐有失,赶紧赶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周围的学子,只要有谁稍有异动,便是天王老子亦要格杀勿论。

  房俊走到一个学子近前,这家伙正躺着喘气,嘴里骂骂咧咧抱怨着什么,被房俊一脚踢在肋部,整个人“嗷”的一声惨叫,在地上滚了两圈儿,虾米一般蜷缩起来。

  “站起来!”房俊大喝一声。

  那学子蜷缩在地上,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好不容易顺过气,却依旧站不起身,骂道:“娘咧!谁特娘的踹老子?”

  嚯!还敢骂人?!房俊身边的亲兵早已有两人箭步上前,一人薅住他的脖领子一较劲给提溜起来,另一人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呜!”

  那学子惨嚎一声,张口便吐出一口胃里的东西,一口吐完,又一口接上,直至将苦胆水都给吐了出来。

  其余学子都楞楞的看着这边,停下脚步,鸦雀无声。

  房俊又上前一步,喝道:“站起来!”

  那学子蹲在地上好不容易吐无可吐,喘着气,抬起脸,脸上憋得涕泗横流,骂道:“娘咧!不想活了是吧?老子……呃,越越越越,越国公……”

  整个人都吓傻了。

  怎么会是越国公?!

  房俊瞪着他,问道:“卫公现在何处?”

  那学子已经吓傻了,期期艾艾道:“就就就,就在队列的后边……”

  整个书院,李二陛下是名义上的大祭酒,算是最高领导,接下来便是两位司业,房俊与褚遂良。可无论权势地位亦或是在书院当中的影响力,褚遂良如何能够与房俊相提并论?不止是比不过房俊,现在就连掌握着书院后勤大权的许敬宗,地位都要比褚遂良来得高。

  无数学子将房俊奉为自己的偶像,传颂着他那一篇篇足可传诸后世、名垂千古的诗词名篇,讲述他一桩桩开疆拓土无与伦比的盖世功勋,甚至就连“长安第一纨绔”这个诨号,也被赋予了一众可望而不可即的意义。

  每一个学子都憧憬着能够成为下一个房俊,凭借自身的实力立下一桩又一桩的功勋,以弱冠之年进入政事堂,甚至成为军机大臣,权倾一方名望崇高,成为帝国之柱石。

  想到自己刚刚模样被房俊看在眼里,又踹了自己一脚,那学子如何不怕?

  这可是连长孙无忌都敢打的狠人呐……

  房俊却没心思与他计较,黑着脸带着亲兵部曲,大步向队列后方走去。李治饶有兴致的看着一群东倒西歪的学子,摇摇头,踱着步子跟着房俊走过去。

  那学子已经一脸懵然,直到房俊走出去老远,方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身边的同学,瞪着眼睛结结巴巴的问道:“那个啥,吾刚才……是不是骂了一句什么?”

  那同学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点点头:“是,你骂了越国公。”

  那学子张了张嘴,忽然眼珠一翻,向后仰倒,吓得同学急忙扶住,却发现这人已经吓得昏了过去……

  几个同学手忙脚乱的将他放在地上,将随队的医官喊了过来,进行简单的救治。

  ……

  房俊脚步飞快,所过之处,认出他的学子们赶紧停下来站在一旁,束手躬身,老老实实的请安问好。

  房俊理也不理,径直向前,片刻之后见到了随队而来的卫国公李靖。

  “呦,越国公何时过来?老夫正在操练军训,甲胄在身,未能施礼,见谅见谅。”李靖急忙走过来。

  身后的几位书院教谕以及抽调而来协助军训的军中校尉也赶紧上前见礼。

  房俊一一还礼。

  李治从后边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李靖等人纷纷惊讶,不知这两人为何走到一起,不过赶紧见礼。

  相互礼毕,房俊黑着脸对李靖说道:“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这些皆乃书院之学子,入学之时便立誓为国奉献、不畏艰难,何以去取军训,却一个个丢盔弃甲有若乌合之众?此非是书院军训之目的也!”

  李治能够感受到房俊的怒火,他将军训视为磨炼学子品格性情的磨刀石,结果这些学子一个个东倒西歪不成样子,哪里有半分坚韧不拔之意志?这也就是负责军训的乃是卫国公李靖,房俊言语之中颇多收敛,若是换了一个旁人,说不定房俊早已先上去踹两脚出出气再说……

  李靖闻言,脸上有些难堪,叹口气,无奈道:“越国公之言,老夫深表赞同,这亦是老夫之所以接受军训之原意。只是这些学子多是世家子弟,平素养尊处优桀骜不驯,且素质极差,哪里还有其祖辈驰骋沙场建功立业之风范?那些寒门子弟固然要听话一些,可小时候大肉都吃不上几顿,一个个骨瘦如材身如麻杆,跑几步路都喘,如今负重越野,根本坚持不住。”

  一旁的一个校尉也说道:“卫公要求极严,可这些学子乃是最差一等的兵源,放在军队当中,那都是要淘汰回乡的,很少有人能够成为精锐部队的主力。”

  府兵制最严重的一个弊端,便是兵源参差不齐,差距极大。毕竟平素都是乡间重地的庄稼汉、地主富绅的纨绔子弟,有一些身体素质极差,根本不适合当兵打仗。可官府征兵编入府兵那是按照人头算的,只要你年纪到了,且没有残疾,那就必须要成为府兵。

  可一个人身体素质不行,即便是狠狠的操练也未必有效果,练得很了,甚至有可能暴卒猝死……

  尤其是大唐立国以来,虽然战事频仍,但作战的主力已经渐渐转移到譬如水师那样的“募兵”的军队,民间大多数年青人更追求读书成为一介文官,平素头悬梁锥刺股,闷头读书不事生产,这就导致身体素质越来越差,与立国之初随便一支府兵拉出去都能参与野战,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李治对李靖这个传奇人物极有好感,见到房俊依旧神色不善,唯恐这个棒槌说出什么话语令李靖下不来台,便开口道:“卫公御兵之术天下无双,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等兵员素质,便是卫霍之辈前来,想必亦是束手无策。”

  李靖感激道:“多谢殿下褒奖、老臣愧不敢当。”

  房俊这才脸色好转,叹了口气,道:“原本希望能够将学子们狠狠操练一番,起到一个典范之作用,使得天下人依旧保持尚无之精神,却没想到帝国立国未久,风气便以糜烂至此。若是依旧这般下去,五十年后,哪里还有可战之兵?”。

  李治不语,心中却暗忖:你这般大张旗鼓的将李靖弄来主持军训,赵国公还为此颇为忌惮,唯恐将书院学子训练成一股强军,又为东宫增添羽翼,如今看来却完全是异想天开。学子就是要读书学习的,将来都要做官,你把他们都练成强兵,又有什么用?

  术业有专攻,如今天下升平,你却要让学子们如同当年立国之初那般允文允武,怎么可能?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10705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