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四章行险一搏】

【第九百八十四章行险一搏】

一旦此事按照赞普之预想发展,大唐如何暂且不说,即将出镇青海湖的噶尔家族将会直面大食国的兵锋,背后又无吐蕃之支持,倾覆灭亡只在弹指之间……

这岂止是放逐?

根本就是将噶尔家族送上绝路。

禄东赞可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定会绸缪运作,试图为家族拜托这等绝境。

如此,赞普即可以“通敌叛国”之名,名正言顺的将噶尔家族打入叛徒之境地,使其万劫不复……

至于有可能遭到的来自于噶尔家族的反噬,却是顾忌不得了。

桑布扎紧蹙着眉头,没有言语。

心底却觉得赞普这等手法过于刻薄,也过于阴狠……

而且与大食国联盟实属不智,大食国既无力攻略高原,吐蕃亦不可能西进谋求西域,两国井水不犯河水,最终得益的只能是大食国,因为最终决定胜负的战场会在西域,而对战的双方是大食与大唐。

吐蕃什么也得不到。

或许,也只能是祁连山之北的丝路主宰者由大唐变成了大食……

桑布扎对于赞普这样一项决定,心中颇有非议。

“赞普明鉴,吐蕃虽然与大唐敌对,双方恨不能将对方吞噬,且大唐正值鼎盛,难以匹敌。然则,大唐乃礼仪之邦,其所行所为皆有道德礼法之约束,不敢恣意行事,否则其国内舆论便会沸反盈天。大食国却完全不同。其国民敬仰神祗,悍不畏死且毫无底线,犹如一群野兽一般杀伐无忌,灭国灭族不计其数,每每以屠杀为目的,掠夺成性、凶残暴戾。与之相比,臣倒是宁愿与大唐为敌。”

敌人分很多种,似大唐那般“仁义之国”“礼仪之邦”,本身受到太多的道路礼法束缚,即便再是强大亦非无敌。大食国则截然相反,其国民以掠夺为生,根本不事生产,犹如蝗虫一般过境之处赤地千里,野蛮且凶残。

如此缺乏文明,野人一般的敌人,与之敌对固然胜算更多,但是随之而来的破坏性却是任何人都不愿意遇到的。

松赞干布呷了一口青稞酒,眼神望向窗外,远处山巅之上红色宫殿沐浴在阳光下,轮廓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仿若天庭宫阙,神秘难言。

“人之一世,短暂如天上云彩,不知其所以来,更不知其何时去,云卷云散之间,半点不由人。吾等坐在这个位置上,领袖吐蕃,自当排除万难为吐蕃争取那些温暖湿润且富饶之土地,使得吐蕃子民世世代代有田地耕种,有草场放牧,而不是困守高原,与贫瘠的土地为伴,子子孙孙在荒凉困苦之中轮回。”

松赞干布情绪有些低沉,自从登上赞普之位统一吐蕃之时起,他素来都是雄心壮志、万丈豪情。

然而眼下,却深感命运无常、世事难料。

叹息一声,他续道:“是非功过,自有子孙后辈予以评说,吾等身在当时,只需做出自认为对于吐蕃最有利之决策,死亦无憾,何惧诋毁?大唐太强盛了,其国力远非吐蕃可比,若是按部就班,吾这一生亦难以完成攻下高原、入主中原的霸业。若想带领吐蕃子民攻下高原,占据向往的温暖土地,就只能行险一搏。”

桑布扎心神震动,默然无语。

吐蕃地缘偏僻、土地贫瘠、气候酷寒,本身并不具备争霸天下的优势。天下大势,犹如逆水行舟,要么你征服我,要么我征服你,和平相处只是一时,长久看去,势必统一。

古往今来,吐蕃人民所信仰的神明、生活的方式,都与中原汉人格格不入,彼此冲突在所难免。

若是不想吐蕃的子孙尽皆抛弃自己信奉的神明,该而学习汉人的儒学,甚至沦为汉人的奴役,就只能奋起抗争,征服中原。

但是这太难了。

对于一个有着远大抱负、壮志冲霄的赞普来说,行险一搏、拼死一战,在有生之年向着自己的梦想努力一回,实在是人之常情。

所以赞普甘愿“引狼入室”,希望能够借助阿拉伯人的力量消耗大唐,即便有可能由此引发反噬,被阿拉伯人窃据中原,甚至将吐蕃包围于高原之上,逐步蚕食,终至灭亡。(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1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