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九十九章烧光粮秣】

【第九百九十九章烧光粮秣】

碎叶城西数十里,一处河堤之旁。

热海地处天山被迫近乎封闭性的盆地之中,地势极高,湖水常年不冻,东西广,南北狭。四面负山,纵流交凑,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汗,惊波汩淴。龙鱼杂处,灵怪间起,所以往来行旅,祷以祈福,水族虽多,莫敢渔捕。

数处山口使得热海之水满溢而出,沿着山脊北流而下,滋润着附近的土壤。

碎叶水便是发源于热海的一条河流,由热海西部的山口倾泻而下,流经碎叶城,向西奔流,蜿蜒转北。

因为碎叶城附近皆是戈壁、沙丘,故而奔腾的河水常年累月的淘涮之下,使得河道曲折、忽宽忽窄。

薛仁贵策骑站在河道旁一处高耸的沙丘之上,俯瞰着河道之中由沙袋、石料硬生生堆积出来的一道水坝,将奔腾的河水懒腰截断,将河床满溢之后,方才缓缓流向下游。

水坝上下,水位相差极高。

昏黑的夜幕,东方的天际隐隐泛起鱼肚白,一个漫长的黑夜即将离去,红日即将照耀戈壁。

在他身后,碎叶城方向火光冲天。

斥候自远处策骑狂奔而来,到得近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报!敌军轮番出动,围攻碎叶城!”

“再探!”

“喏!”

……

一轮一轮的斥候不断的从碎叶城方向奔来,远远不断的将最新的状况带来。

“敌军狂攻不止,守军伤亡惨重!”

“敌军发动精锐,强攻西城!”

“西城危在旦夕!”

……

薛仁贵始终立于马背之上,遥望着碎叶城的方向,方正的脸膛坚毅如铁,不动声色。

左右亲兵簇拥着他,一副副甲胄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冷硬的光泽。

蓦然,一蓬火光自碎叶城西南方向升起,夜幕之中,分外明显。

薛仁贵手里攥着马缰,紧绷的心情陡然松弛下来,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大声道:“开掘!”

少顷,“轰”的一声闷响,地动山摇,堵住河道的沙袋水坝瞬间北火药炸得四分五裂,积蓄在上游的河水得到释放,犹如冲破牢笼的猛兽,发出咆哮的吼叫,向着下游奔腾而去。

水流冲击的巨大能量,使得两侧河床都摇晃起来。

天地之威,莫可抵御!

薛仁贵则一勒马缰,掉头自沙丘上奔下,向着碎叶城的方向策骑狂奔,口中大呼道:“随吾一同回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杀杀杀!”

数千劳作数日筑起水坝拦住河水的兵卒尽皆紧随其后,向着碎叶城袭杀过去。

元畏一马当先,在戈壁滩上打马狂奔,数百敢死之士紧随其后。

风声在耳畔呼啸,前方就是阿拉伯人的大营,这一趟任务九死一生,可元畏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恐惧,心里更多的只有随着血脉涌动着的亢奋!

关中男儿,历来以军功立身,若是不曾在战阵之上斩杀几个敌寇,如何敢在乡人面前挺直腰杆?

去问问那些身体残疾、拄着拐杖的乡间老翁,谁手上没有几条贼寇的性命,谁不曾冲锋陷阵、视死如归?

关中人的血性是一辈一辈杀出来的,并不会因为短时间的耽于享乐便彻底消散。当身临险地,背负重任,那股子执拗狂躁、向死而生的血性便再一次涌上心头,使得战意狂飙、士气暴涨!

数十里的距离,战马全力奔驰之下疏忽即至。

几匹战马出现在前方黑暗之中,马背上的骑士被这一股陡然袭来的骑兵吓了一跳,在马背上出声大喝,叽哩哇啦却让人听不真切。

元畏伤身前倾紧贴着马鞍,一言不发,身后兵卒亦是如此,只是一味的向前冲锋。戈壁滩上马蹄如雷,数百人全都保持沉默。(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18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