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狠下杀手】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狠下杀手】

高任武怒发冲冠、暴跳如雷:“放肆!吾乃高句丽之王子,千余万扶余人之主,汝居然敢这般与吾说话?渊贼心无忠义、狼子野心,便是汝等鹰犬亦嚣张跋扈,全无忠孝,尽皆该杀!”

此言一出,身边宗府官员各个面色大变,急忙上前拉住高任武苦苦相劝,恨不能堵住他的嘴……

这等话语那是能随便说的?

自渊盖苏文弑杀荣留王,朝野内外、举国上下谁人不知其野心?然则这话却始终无人敢说,一来惧怕渊盖苏文之暴虐,唯恐惹祸上身甚至祸延家族,再来亦是不敢去刺激渊盖苏文,生怕他心一横干脆不顾身后名血洗王室,自己坐上高句丽王的宝座。

这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王室不敢指责渊盖苏文弑杀君主、有谋逆之心,渊盖苏文也不愿屠杀王室,背负一个篡位之名。

王室在等着合适的时机一举将这个奸贼擒杀,拨乱反正以正朝纲,渊盖苏文则努力经营自己的势力,希冀于有朝一日可以强大至顺利接掌王位,使得高句丽之政权平稳过渡,而非是“暴虐篡逆”这样的千古骂名。

然而一点渊盖苏文被激怒,或者认定王室不甘现状,那么他定然不会坐视王室搅风搅雨背地里搞事,而是一怒而起,不顾身后之骂名将王室屠戮殆尽,自己坐上高句丽王的宝座。

朝野上下咒骂渊盖苏文奸佞暴虐的不计其数,渊盖苏文或许不爱搭理那些上蹿下跳的家伙,因为他们再怎么骂也不可能威胁到渊盖苏文的权势地位,可高任武乃是王子,他这般辱骂,渊盖苏文如何能忍?

那家伙就是一个魔王啊,杀人不眨眼,一旦被激怒,整个王族都得遭殃。

而宗府作为高句丽王族的管理衙门,上上下下可都是王族中人……

……

高任武却不认为渊盖苏文敢将他如何。

高健卫乃是王族宗伯,权力很大,在王族之中威望甚高,有他在宫外拥护父王会使得王室之声势大涨,实力更是增强不止一筹,无论届时是在平穰城中起兵弑杀渊盖苏文,亦或是遁入密道逃生,都将会胜算大增。

眼下唐军狂飙突进,势不可挡,不日就将抵达平穰城下,高句丽之存亡危在旦夕。这等时候,正该举国一心、上下协力,外御强敌。若是渊盖苏文敢在这个时候对他这个王子施以暴虐之惩戒,必然使得平穰城内人心惶惶,导致士气大跌。

所以只要他不是公然率军反抗渊盖苏文的统治,一些口角之争渊盖苏文必定予以隐忍。

当然,高任武看似,实则粗中有细。

他这般指责喝骂长孙冲,并非是展现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是希望能够震慑长孙冲,使其投鼠忌器心有顾忌,不敢抓捕高健卫。

他必须保住高健卫,否则这样一个敢于公然反抗渊盖苏文的王族宿老一转眼就被渊盖苏文下狱,谁还敢支持宝藏王?

面对高健武的喝骂指责,长孙冲却一丝一毫的怒气都未升起。

他只觉得这般恣无忌惮的行事作风实在是太过爽快,与他往昔谨小慎微的风格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心底甚至升起几分对于房俊的艳羡……

男儿志在四方,加官进爵、大权在握,为的不就是一展心中抱负,能够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使得自己之意志加诸于四海之内,号令所致,莫敢不从?

若是时时刻刻都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行事皆要顾忌后果、看人眼色,那就算身为宰辅,又有何意义?

这一刻,长孙冲有些放飞自我,他笑吟吟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高任武,待到其厉声斥责、唾沫横飞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悠悠说道:“高健卫里通外国、出卖国家军机,已被大莫离支下令缉捕。二王子对其这般维护,必然是与其同谋,试图暗杀大莫离支,开城迎接唐军入城,卑躬屈膝将高句丽之国祚拱手奉上,以换取高氏王族继续荣华富贵……来人呐,将二王子绑缚缉拿,与高健卫一起打入大狱,等候大莫离支审讯。”

宗府管理都惊呆了,还可以这样?

这可是王子殿下啊!就算是渊盖苏文亦要保持起码的体面,公开场合依旧要对宝藏王以及诸位王子保持恭谨,你不过区区大莫离支一个皂衣先人,居然敢这般信口雌黄、指鹿为马,公然陷害王子?

高任武更是又惊又怒,厉声喝道:“吾乃王子,谁敢动吾一下?”(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18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