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预判敌情】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预判敌情】

薛仁贵心情很是沉重,可怕的往往不是面前强大的敌人,而是身后的袍泽,当你全力以赴面对强敌却对身后毫无防备的时候,一记背刺便可以令你痛澈心脾、万劫不复。

然而巧合的是,从古至今,似乎汉人最为拿手的便是窝里斗……

他疑惑道:“大帅来到此地,万一那些人当真意图不轨,交河城岂非落入他们手中?届时咱们安西军前门驱虎、后门进狼,后路尽皆断绝,则陷入死地矣!”

直至眼下,安西军凭什么与十数倍于己的大食人相抗衡?正是依靠西域广袤的纵深,进可攻、退可守,时不时的奇兵突出袭扰一番,从不曾与大食人正面硬撼。

然而若是交河城丢失,后路断绝,再想如眼下这般从容应对便难如登天,被逼无奈只能与大食人硬碰硬。

就算安西军各个以一当十,也唯有全军覆灭一途……

李孝恭拿着刀子割着羊腿肉,吃得津津有味,边吃边道:“仁贵放心便是,本帅岂是那等愚蠢之辈?已然行文越国公,其右屯卫已经出了玉门关,正好西域大雪,本帅请其隐迹藏形绕道交河城,只要交河城内有变,即刻入城平叛。区区蟊贼,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在右屯卫全力一击之下自然化为齑粉,不足为虑。”

薛仁贵也松了口气。

李孝恭主要是为了施展“空城计”,震慑交河城的那些各方势力,警告他们切勿轻举妄动。

却也做了完全之准备,万一那些人利令智昏、不管不顾,亦有右屯卫神兵天将,将叛乱顷刻之间平复。

当然,一旦交河城发生叛乱,势必影响大唐在西域的统治,加之大食人倾巢而来,只怕从今而后原本臣服于大唐的各方胡族都要纷纷脱离大唐之统治,或是自立,或是依附于大食人,甚至早已遁逃至大漠深处苟延残喘的突厥人也会横插一手……

见到薛仁贵忧心忡忡,李孝恭放下手里的刀子,拿起帕子擦了擦手,呷了一口酒,这才笑道:“天下大势,岂能操于人手?再是天资纵横之辈,亦不能将局势完全掌握,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令人防不胜防。所以,吾辈只需尽人事、听天命,将自己能做的尽量做到最好,至于结果,还要看上天的旨意。所以,得失成败毋须看得太重,因为他并非吾辈之能力可以决定。”

朝堂上厮混了大半辈子,这位曾经的“宗室第一名将”早就看得透彻,所谓的“成王败寇”实则就是上天的选择,一个小小的意外足以决定一场攸关国运的战争,这岂是人力能够抗拒?

上天让你成事,即便弱不禁风,亦会反败为胜;上天不选你,就算是横行天下,最终也会种种阴差阳错之下大败亏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咚咚咚!”

寒风之中,帐门被敲响。

薛仁贵立即沉声道:“进来!”

“呼!”帐门被人从外推开,一股寒风夹杂着血花飘进来,烛火一阵飘摇,炭盆里的炭火被寒风席卷,火星飞溅。

两个人影出现在帐门,前边的是顶盔贯甲的元畏,后边是一个胡子眉毛尽皆挂着冰霜,几乎被冻僵的斥候。

“启禀大帅、司马,斥候有事禀报!”

元畏拱手施礼。

李孝恭冲着薛仁贵摆摆手,示意此地以薛仁贵为主,他不参预。

薛仁贵颔首,将身边一个装满烈酒的水囊丢过去,待那斥候伸手接住,他沉声说道:“先喝口酒,暖暖身子,再详细道来。”

寒冬腊月,斥候往往要前出百余里刺探敌情,为了隐藏行迹更是时常潜伏在雪地之中数个时辰,因此冻伤、冻死者不在少数。正是有了这些性情坚韧、耳目聪灵的斥候,大军才能随时掌握敌人之动态,不至于敌军兵临城下依旧懵然不知。

斥候不仅是大军之耳目,更是胜败之关键。

“喏!”

那斥候感激不尽,拔开水囊的塞子,一大口烈酒灌下去,一股炙热的灼烧感顿时从喉咙、食道抵达胸腹之初,旋即蔓延全身,将几乎冻僵的筋络血脉全部烧得活泛起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1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