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坐失良机】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坐失良机】

李治的确怕了。

谁能料到那个一贯软弱的太子哥哥这一次居然这么硬气,叫嚣着宁肯不要这储君之位,亦要与关陇门阀玉石俱焚?

别小看这番狠话,再是不受待见的太子,那也是太子。

身为大唐帝国的储君,其权威本身就来自于帝国之威严,若是一个太子别关陇门阀逼得不得不赤膊上阵,甚至说出不惜“玉石俱焚”这样的话,可见会造成怎么样的轰动。

堂堂太子,亦要被关陇门阀恣意欺凌、毫无尊严了么?

关陇门阀难道已然凌驾于太子之上,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连太子都不能对其约束、惩戒,那么大唐到底是李唐之大唐,还是关陇之大唐?

其中诸方利益之牵扯,简直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要当真有那么一天李承乾不管不顾的亲自上书弹劾关陇门阀,此事便再也难以收场,无论父皇如何忌惮朝局之动荡,也势必要对关陇门阀下狠手——维护太子的威严,便是维护帝国的威严,更是维护父皇自己的威严!

皇权之下,焉能任由臣子拿捏欺凌?

等到父皇展开对关陇门阀的凌厉手段,与关陇门阀牵扯颇深、利益纠缠的晋王殿下自然难以逃脱。

他与关陇本为一体,关陇将所有的筹码都押注在他的身上,父皇只要多关陇开刀便会掘断他所有的根基,没有了关陇之拥戴,他又拿什么去何太子争夺储位?

萧瑀盯着李治脸上的神情变化,心中愈发有底,放下茶杯谏言道:“殿下,此案之影响,已然涉及朝政的方方面面,若是不能妥善处置,有可能引发极为恶劣之后果,到时候谁也无法掌控局势究竟会发展至何等糜烂之境地……若是局势当真到了那般,非但太子之储位难保,便是殿下亦要遭受天下之诘难。”

最后这一句,简直就是直言告诉李治,别以为太子被废,你的储君之位就稳了!

别说这件事完全与你无关,即便当真与你无关,可是有谁会信呢?

关陇门阀乃是你坚定的支持者,如今关陇门阀闯下这等大祸,会有无数的指责落在你的头上,很难自证清白。

事实上,又怎么可能清白呢?

待到太子因为此事被废黜储君之位,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你制定这番计策逼得太子与关陇门阀赤膊相对,玉石俱焚。

到那个时候,就算陛下有意立你为储君,可以想见朝野上下、京师内外将会有多少人反对你这个“阴谋上位”者。

况且,陛下也未必就会顺理成章的将你立为储君!

毕竟在陛下心中,一应皇子之间最紧要的还是要“兄友弟恭”“友爱互助”,若是陛下认定太子被废乃是出自于你的谋划,他还会一如以往的宠爱你,甚至将储君之位交予你么?

李治大汗淋漓。

他固然是个聪明人,然则缺乏政治斗争之经验,有些时候难免不能深入肌理的去剖析一件事,见解流于表面,不够深刻。

萧瑀之言,却好似在他耳畔敲响了警钟,让他从幸灾乐祸与沾沾自喜的憧憬之中陡然醒来!

他可以不在乎天下人的看法,却不能不顾及父皇会怎么想。

正如萧瑀所言,关陇门阀坐下这等恶事,他这个晋王又岂能完全脱清干系?尤其是一旦太子因为与关陇门阀赤膊对阵导致朝局震动天下动荡进而储位被废,谁都相信是他这个“既得利益者”在幕后操纵一切。

以父皇对诸子之间感情之重视,还会将储位将给他这个“阴谋陷害大臣,设计废黜太子”的儿子么?

堂中一时间静谧非常,落针可闻。

良久,李治才吁出一口气,缓缓道:“太子刚烈,实乃帝国之福,本王甚为敬佩,但凡力所能及之事,自然愿意效劳。只不过本王虽然与关陇颇为亲近,却也不能干涉其意志,使其言听计从。本王会写信给赵国公,恳请赵国公约束族人,压制关陇各家门阀,保证帝国之稳定……只是长安距离辽东远隔万里,信笺来去需要时日,还请宋国公从中转圜,安抚太子,勿要急于一时。”

他算是看明白了,想要坐山观虎斗然后渔翁得利是肯定不行了,一旦太子下定决心,那并非与关陇玉石俱焚,而是与他李治两败俱伤,或许从此之后储位就彻底远离他们两个!

魏王早已明确表态不会竞逐储位,自己与太子再远离这个位置,那么将来很有可能皇位便落在其他兄弟手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19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