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巾帼英豪】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巾帼英豪】

房家一门两国公,还下嫁了一位公主,所谓的顶级门庭莫过于此。且房家父子两代皆堪称朝廷砥柱,房玄龄固然致仕归乡且眼下身在江南,但是门生故吏遍及朝堂。

寻常时候,或许“人走茶凉”,非关系到切身之利益不会对房家太过维护,但若是生死关头,这些门生故吏必然站出来为房家声张。官场也好,军中也罢,讲究的便是一个香火传承,利益争夺之外亦有人情世故,若是房家父子皆不在京中的时候府邸遭受屠戮洗掠,他们这些人必将遭受唾弃,自今而后背负一个“忘恩负义”之骂名。

更何况,还有一位高阳公主坐镇,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动了房家,都会被李唐皇室所忌惮反对。

所以武媚娘并不担心府邸安全,只需府中家兵、部曲严阵以待,做好防范,免得长安动荡之时有屑小蟊贼趁火打劫即可。

然而,若是高阳公主不甘寂寞,主动去挑衅有可能出现的叛军,那情况却又截然不同。

的确没人愿意招惹房家,可若是房家主动挑衅杀红了眼的叛军,那些有可能是由正规军、奴婢、死士、家兵混合组成的叛军根本难言军纪,怕是难以保持冷静……

高阳公主却不以为然,秀眉挑起,俏脸紧绷,清声道:“媚娘此言差矣。咱们房家一门双国公,閈闳高峻,阀阅焕然,自当有傲然坚韧之风骨。若有叛军前来,固然不会主动挑衅,却也应当做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准备。让那些乱臣贼子们看一看,何谓国之柱石!若龟缩府中,瑟瑟发抖,岂不为天下人耻笑?”

武媚娘愕然。

细细琢磨,发觉高阳公主并非胡闹,且自有深意。一个家族亦或门阀立身之根本,除去要掌握权力、保持利益之外,更重要的便是门风、家声,以及家中子弟的做派。

长孙家昔日乃是贞观第一勋臣、关陇第一门阀,为何时至今日却逐渐式微,江河日下?

其中固然有皇帝持续不断打压之缘故,但更主要的却是长孙家后继无人、家风不正。

长孙无忌其人手段高超、智计百出,然则立身不正,素来玩弄手段、剑走偏锋,一切以利益为先,便导致长孙家唯利是图、不遵大义的门风。其子长孙冲如此,长孙涣、长孙濬等人莫不如是。

天下之道,浩浩荡荡,无论多少阴谋算计,终究还是要立身持正、顺应时势。

房玄龄昔年功勋不如长孙无忌,才具不及杜如晦,却为何能够始终占据朝堂中枢,宰执天下?便是因其立身处世都遵循一个“正”字。

何谓“正”?

惟木从绳则正。

关陇意欲兴起兵谏,废黜东宫,以达成其攫取朝政利益之目的,浑然不顾帝国社稷稳定与否,更不管天下黎庶会否陷于水深火热,此为“不正”。

房家力挺东宫,不与有可能袭来的叛军虚与委蛇,而是刀矛相对、壁垒严明,自然便是“正”。

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

只要这股“正气”立得住,阖府上下,甚至阖族上下,都知道面对危局之时亦不能趋利避害,而是坚定“正气”,何愁不能树起房家之正气门风?

只要这股正气门风存在,纵然家族一时低迷,却终有一日可以东山再起。

“正”,乃立身、立族、立国之根本。

……

武媚娘心有触动,轻叹一声,有些羞愧:“妾身素来自视甚高,却不知那等一味的算计只是小道,似殿下这般心有恢弘气度,临危不惧持身守正,才是大道。”

“哈哈!”

高阳公主抚掌大笑,她素来敬佩武媚娘于政治、人心之上的谋划,自愧不如,故而府中大小事务尽皆询问聆听,从谏如流。看上去似乎对武媚娘十分信任,且懒得理会那等俗务,实则心中未必没有几分嫉妒不服。

眼下得到武媚娘诚心实意的恭维赞许,岂能不高兴?(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