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心机】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心机】

面对李治不按常理出牌,长孙无忌焦头烂额,又怒又急,却也只能死死压住心中怒火,试图努力劝谏。

但李治却铁了心,摆摆手,断然道:“舅父毋须多言,储君的位置若是父皇给我,我自然要,可既然父皇没给我,那便绝对不能去跟太子哥哥抢!本王固然没有孔文举让梨之贤,却又岂能效仿秦二世暴戾之行?本王心意已决,毋须再劝。”

孔融少有贤名,让梨之举天下称颂。流芳百世;秦二世为登帝位,先是矫诏鸩杀兄长窃取皇位,后又屠戮血亲手足,最终亡国灭族,遗臭万年。

……

长孙无忌一阵头大,他摸不准李治这是以退为进,趁机要求更多的自主以及权力,亦或者当真是不想手足阋墙、骨肉相残。这小子有那么高尚么?他从来不觉的。

可眼下看着一脸坚决的李治,长孙无忌着实束手无策。

总不能将他绑着坐上储君之位,日后再登基为帝吧?

心中怒火升腾而起,他瞪着李治,寒声道:“殿下聪慧,见识不凡,当知今日之决定会有何等后果吧?老臣尽忠职守,实不愿见到殿下误入歧途,不得善终。”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李治却一反平素之机警油滑,淡然道:“舅父说笑了,无论太子哥哥登基也好,亦或是其他兄弟继位也罢,吾兄弟手足之间相亲相爱、兄友弟恭,岂能没有本王一条活路呢?当然,若是舅父心中不甘,意欲窃取大宝,那本王身为亡国之奴隶、李唐之罪臣,自然无颜苟活,当追随父皇于九泉之下,承欢膝前,以赎其罪。”

长孙无忌面色阴沉似能滴出水来,冷哼一声:“殿下不识抬举,老臣亦是无话可说。只希望有朝一日,莫要怪罪老臣!”

言罢,再不理会这个混账,转身拂袖而去。

李治呆呆的坐在那里,直至长孙无忌离去许久,方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瘫倒在椅子上。而后又想起父皇,御驾亲征却落得这般下场,不由得悲从心起,以手捂脸,呜咽垂泣。

环佩叮珰,却是晋王妃自后殿快步走出,绝美的面容上满是焦急与埋怨,来到李治身边,疾声道:“殿下莫非疯了不成?今日这阖城义军入城兵谏,为的便是推殿下上位,赵国公更是亲临王府,请殿下晋位。此乃千古难逢之良机,殿下岂能拒绝呢?”

李治与长孙无忌的谈话她在后殿听得真切,见到李治强硬拒绝,急得差点跳出来!

这可是储君之位啊,而且陛下已经驾崩,今日之储君便是明日之帝王,此等天赐良机若授课的,任谁都欣喜若狂,可李治居然一口回绝……她简直快要急疯了。

李治不愿在女人面前哭泣,抹了抹眼泪,抬起头盯着晋王妃看了一会儿,直至将晋王妃看得心里发毛,这才缓缓说道:“妇人之见!”

晋王妃虽然平素对李治又惊又怕,但此刻毕竟关系到天大的事,也敢据理力争:“臣妾的确是没见识,却知道此等好事天下难寻,殿下不也一直希望能够取太子而代之,成为帝国储君么?为何眼下机会放在眼前却弃之不顾?莫说什么陛下不给你就不要的话语,那话语搪塞赵国公可以,却搪塞不过臣妾!”

李治有些尴尬。

夫妻一场,同床共枕,对于彼此的性情最是了解,彼此的行事风格更是知之甚深。晋王妃从来不认为李治是那种兄友弟恭的性子,否则以太子对待一众兄弟的宽厚,何忍去与太子争夺储位?

之所以拒绝长孙无忌,要么是失心疯,要么是另有缘由。

可在她看来,无论任何缘由,都应当先将储位拿到手,而后登上帝位再说。被关陇门阀挟持又怎样?当年陛下亦是许下诺言这才得到关陇门阀的鼎力扶持,最终逆而夺取、坐拥天下。可到了最后,不还是一手打压关陇门阀?只可惜陛下已然驾崩,否则再有个十年八年,必定将关陇门阀死死的压住,再不复贞观初年的权势。

晋王完全可以效仿陛下,毕竟登上帝位的机会稍纵即逝……(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0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