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用心险恶】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用心险恶】

此言一出,堂内瞬间一静,众人扭头看了刘洎一眼,连李承乾都盯着刘洎好一会儿,目光阴沉……

那斥候不虞有他,实话实说:“盖因赞婆错估了叛军之战力,故而防线扎得不够紧实,当时叛军被高侃将军杀败,狼奔豸突、仓惶逃窜,求生欲望非常强烈,赞婆猝不及防之下被其冲开防线,追之不及,这才让宇文陇逃走。”

话音一落,萧瑀颔首道:“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变,从来没有谁能够永不犯错。越国公虽然英武盖世、勇冠三军,但兵法谋略之上还是差了一筹,此战未竟全功,殊为可惜,却不能责怪。”

堂内愈发安静。

那斥候一脸懵然,眨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此番叛军两路齐出、齐头并进,任意一路的兵力都是右屯卫将近两倍,再是精锐的军队面对此等劣势也难免焦头烂额,稍有不慎便是全盘皆输。然而大帅调度有方、运筹帷幄,以五千兵卒死死守住了大和门,进而集中主力一战击溃宇文陇部,使得局势陡然逆转。

让宇文陇逃掉固然有些可惜……可是数万叛军不是土鸡瓦狗,眼见濒临绝境自然爆发出绝强的求生欲望,莫说高侃部与吐蕃胡骑加一起不足三万兵马,即便将东宫六率全都放上去,谁又敢言必将宇文陇部全歼,而且万无一失?

分明是一场天大的功劳,可是自这位宋国公口中道出,却好似这本就是因为大帅能力不足才引发的错误……

娘咧!

斥候只觉得胸中郁愤憋屈,偏又不知如何反驳,只气得瞪圆了眼睛看着萧瑀,若非此间有太子当面,他恨不能扑上去一拳将这个老家伙放翻在地,让他趴在地上找自己的牙!

咱们打生打死的与叛军血战连连,你这个老东西坐在庙堂之上口若悬河便将大帅的功劳轻易抹煞?

不仅斥候心中怒极,堂内也有人看不过眼。

马周轻咳一声,沉声道:“刘侍中此言,未免有失偏颇。以往种种暂且不论,单只是陛下率军御驾亲征高句丽,留下越国公辅佐太子监国,这其间外族多番入寇大唐,全赖越国公披荆斩棘、一一击退,这等功勋战绩,试问当世又有几人能及?越国公的能力是历经挫折检验的,不容诋毁。”

他对刘洎这种“外敌未灭,内斗不止”的做派极度不满,争权夺利可以,勾心斗角也行,可你总得分得清局势火候吧?军队苦战连连获得一场足以颠覆局势的大胜,未等酬功呢,你这边便开始打压,让那些兵卒将校如何看待?

一旦士气低落、人心不满,你拿什么去跟叛军打?

隐私龌蹉,不识大体,此人能力再强也不过是一“官僚”而已,算不得能臣……

一直闷声不吭的李道宗也颔首附和:“打仗不是靠嘴去说的,要真刀真枪的在沙场之上赢回来。越国公之所以有今时今日之功勋战绩,天下人尽皆信服,不是谁随随便便颠倒黑白的诋毁几句就行的。”

他也极为不齿刘洎与萧瑀这种一唱一和的诋毁方式,就算你们要斗,也得等这场仗打完再说吧?

刘洎连续被马周、李道宗毫不客气的怼了一番,面上非但没有半分羞恼之色,反而愈发沉重,缓缓道:“若是果真如二位所言,事情反而愈发麻烦。众所周知,赞婆乃是应越国公之邀率军前来助阵,且一直听令于越国公,旁人根本不能调动其一兵一卒,甚至连殿下都算在内……赞婆乃是吐蕃蛮胡,不读兵书、不识兵法也是寻常,临阵之时犯下错误导致叛军主力脱逃,情有可原。然则,其若是听从某人之暗中指令故意为之,性质可就大不相同。”

李道宗对懵在那里的斥候道:“汝且退去,告知越国公,城外之战要好生收尾,断不可再犯下低级错误。”

“喏。”

斥候应下,转身自太子居所退出,小跑着往玄武门那边去,口中念念叨叨,唯恐将方才诸人说过的话语忘记一字半语。

他虽然听不大懂,但却明白这是有人嫉妒大帅的战功,在太子殿下面前进谗言,必须得跟大帅一字不差的转述清楚,让大帅好生教训那等颠倒黑白的奸臣……(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2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