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争权夺利】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争权夺利】

当下局势对于东宫来说可谓“云开月明”,一片大好。然而毕竟尚未达到攻守逆转之地步,关陇叛军在得到天下门阀支援之后依旧实力雄厚,依旧在兵力之上占有优势。

摆在东宫面前的道路有两条,战或者和。

若战,势必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残酷杀戮,双方合在一起超过二十万兵力在长安城周围相互攻杀,对于帝国社稷之危害无以复加。固然毋须向关陇让步割让利益,但胜败亦在未知之间。

若和,立即便可以消弭这场兵变,帝国迅速进入恢复之中,但势必割让利益以争取关陇止息兵戈,由此引发的君权坠落、权臣横行,则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去不断斗争予以收回。

战与和,皆各有利弊,如何取舍,殊为不易。

……

刘洎当仁不让,直了直腰,开口道:“殿下明鉴,如今虽然局势好转,但叛军已然占据更大之优势,死战到底,胜负未知,且会给关中带来难以愈合之损毁。殿下身负大义、名正言顺,自然要背负黎民之福祉,不能不顾一切、不择手段。而叛军已然是乱臣贼子,只想兵变成功,进而胁迫天下百姓,所以行事自然毫无顾忌。此等局面之下,应当尽快开启和谈,趁着眼下侥幸取胜之契机,定鼎大局。”

军方几位大佬一齐撇嘴,不屑一顾。

人家房俊打生打死,甘冒奇险才取得逆转局势之大捷,到了刘洎口中居然是“侥幸取胜”,当真是厚颜无耻。

李道宗接口道:“刘侍中之言差矣,既然殿下乃天下正朔、大义在身,又岂能轻易同叛军苟合?如此纵然消弭兵祸,却难免成为无法洗刷之污点,如何让天下人信服?更别说和谈之后让一群乱臣贼子依旧窃据朝堂,法纪何在,天理何在?”

一连串的质问,亦是冠冕堂皇。

今日与叛军苟合,看似止息兵戈,避免帝国根基进一步损失,但那些无君无父之逆臣将会继续留在朝堂之上,如此屈身侍贼,太子威望自然难以保存,自今而后遭受天下人诟病。

史书之上,亦会将此视为帝王正朔之奇耻大辱。

刘洎反问道:“可若是最终未能歼灭叛军、拨乱反正,这等责任由谁去背负,谁能背负得起?战争不过是政治之延续,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只要朝堂之上做出决断,军方听命行事即可,毋须多言,更不要将手伸得太长,意欲左右朝政、蒙蔽圣听,此权臣之所为也,天下共讨之。”

论斗嘴,李道宗如何能够是御史出身的刘洎之对手?

被怼得怒极而笑,正欲喝骂,房俊开口道:“若重启和谈,会给予叛军何等条件?亦即是说,东宫的底线是什么?”

直指核心,李道宗也闭上嘴,看着刘洎。

事实上,即便是继续打下去更为附和军方之利益,但是如今军中也并不排斥和谈,毕竟大唐立国以来,关陇门阀一直占据高位,军方更是当年以关陇军队为根基横扫天下、平定四方,始终与关陇门阀有着斩不断的联系。

当真将关陇门阀彻底歼灭,未必附和所有人的利益……

当然,军方也绝对不会容忍以刘洎等人为首的文官们单纯的为了和谈而和谈,进而出让太多的东宫利益。

因为问题都是明摆着的,关陇答允和谈,最为重要的条件便是对于东宫军队之限制,否则只要东宫六率与右屯卫继续壮大,东宫随时都可以对关陇门阀反攻倒算。

刘洎心中自有计较,但此时不敢明说,因为无论他说什么都必然招致军方之反对,导致局面失控。

故而只是含糊道:“和谈尚未开启,议论这一点未免太早,待到和谈之中慢慢试探、博弈,最终还需要殿下应允,才能最终确定。”

房俊摇摇头,不搭理刘洎,转头对李承乾道:“殿下,和谈之事干系重大,而军队之形势如何更是和谈之基础,所以微臣认为应当有军方参预进和谈之中,能够随时掌控当前形势,不至于让刘侍中两眼一抹黑,最终被叛军给骗了,损害了东宫利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