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深不可测】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深不可测】

李勣就好似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悬在东宫与关陇头顶,掉落在谁身上,便让谁利刃穿心、一败涂地。甚至于若是干脆横向而斩,无分对象,足以改朝换代……

东宫自然忌惮,但毕竟占据名分大义,若李勣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其麾下数十万军队势必顷刻之间崩塌,到底还有多少人跟着他背叛李唐,实未可知,风险极大。可若是关陇居心不良,则可以无所顾忌。

而长孙无忌始终藏在心底的那份担忧就好似一根刺,时时刻刻扎在他心头,扎得他寝食难安、如芒在背。

这根刺,便是李勣尊奉李二陛下之遗诏,对关陇门阀斩尽杀绝……

虽然这种可能近乎于无限小,却并非不存在。贞观十年之后,李二陛下心心念念都是摆脱世家门阀对于朝政的渗透、钳制、操纵,一心将皇权尽数收拢,达成中枢三省六部的绝对权威,政令下达,天下通行。

若是让李勣帮他完成这个遗愿,是有可能的,毕竟李勣种种不合常理的举止决断,其中未必没有这方面的谋划……

但最大的问题则是李二陛下会否忍心为了在他死后集中皇权,从而使得他一手打下来的锦绣江山陷入动荡内乱、烽烟四起之中,甚至有可能被前隋余孽死灰复燃,复辟成功,断送了李唐社稷?

长孙无忌觉得不会。

固然李二陛下再是胸襟广阔,有着常人难以企及之眼界气魄,但是帝位继续、血脉传承,他这位帝王便可以长久享受人间血食,而若是太子没有达到他所期许之能力,致使天下板荡、社稷倾颓,李唐江山毁于一旦,岂非一些成空,徒留百世悔恨?

况且李勣、房俊之流固然才华盖世,足以擎天保驾,但在九五至尊的那个位置面前,没有谁是可以绝对信任的……

只要这等最坏的情况不要出现,长孙无忌便有信心收拾残局,即便未能如设想那般废黜东宫太子,也会尽可能的从东宫要来更多的利益,一方面充实长孙家族,一方面也给于关陇盟友一个交待。

但与此同时,如何处置齐王李祐,则又是一个难题……

两位郡王被刺杀死于府邸的消息传到潼关的时候,李勣正与诸遂良对弈。

外头天色已经透亮,但天上阴云层层,一阵微风拂过,雨滴便滴落下来,打在窗户纸上噼啪轻响,须臾,零星的雨滴连成细密的雨丝,将整座雄关险隘笼罩于细雨之中,兵卒都缩回营内,关上关下,一片静谧。

李勣落下一子,看了看期盼上局势,满意颔首,然后拈起茶杯呷了一口热茶,抬头看了看窗外微雨。

“春雨贵如油,今年春天雨水不断,本应是个好年景啊。”

正蹙眉凝思如何落子才能反败为胜的诸遂良忽然颇有感慨的嘀咕一句,头却并未抬起。

李勣捧杯就唇的手微微一顿,随即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诸遂良一眼,饮茶,而后笑道:“下棋的时候不够专心,这盘棋登善兄怕是输定了。”

诸遂良不语,盯着棋盘半晌,忽而摇摇头,伸手将棋子打乱,直起腰捏了捏眉心:“英国公棋力高超,吾多有不如,甘拜下风。”

李勣放下茶杯,淡淡道:“棋盘如人生,棋输了不打紧,再赢回来就是,可人生若是输了,只怕再无重来之机会。”

诸遂良默然无语。

恰在此时,程咬金、尉迟恭两人联袂自外头大步而入,甚至来不及通禀,前者进来便嚷嚷道:“坏事了,长安那边有坏消息传过来。”

李勣安坐不动,神情如常,问道:“什么坏消息?”

两人入座,程咬金面容焦虑:“渤海王、陇西王两位宗室郡王昨夜与府邸之中遭人刺杀身亡。从关陇那边传来的消息,长孙无忌等人已经认定乃是东宫之所为,旨在震慑宗室诸王,警告他们莫要勾连关陇、吃里扒外。”

李勣这才坐直身体,神情严肃。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