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二郎救我】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二郎救我】

众人又笑,气氛甚为欢畅。

此番功成,意味着东宫与关陇之间攻守彻底易位,自关陇举兵起事之后长达半年的世间内一直被动挨打的局面不复存在,反倒是关陇要么奋起余力玉石俱焚,要么偃旗息鼓推动和谈。

东宫稳如泰山,战后论功行赏自然人人有份,等到将来太子登基,他们这些于太子危厄之际不离不弃、忠勇奋战之人便是新君之心腹班底,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岂能不欢畅兴奋?

房俊也大笑几声,只不过当程务挺、孙仁师昂首进入帐内,并且带着一个浑身捆绑堵住嘴巴的锦袍公子出现在面前,笑声戛然而止。

房俊瞪大眼睛,以为自己眼花,指着那锦袍公子:“这这这……齐王殿下?”

程务挺将齐王李祐身上的绳索解开,李祐迫不及待的撤掉嘴里的破布,嗷的一嗓子:“二郎!”

而后一个恶狗扑食直扑到房俊面前,一把将房俊紧紧搂住,脑袋埋在房俊胸前放声大哭,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梨花带雨……

所有人都发愣,房俊更是一脸懵然,被李祐弄得手足无措,恍惚之间,鼻涕眼泪已经蹭了一身。

“咦~!”

房俊嫌弃的将李祐退开,问道:“殿下怎会在此地?”

作为关陇门阀废黜东宫的杀手锏,李祐的存在为关陇遮掩了篡逆之事实,变成名正言顺的扶持齐王废黜无道之太子,且不管内里终究不改篡逆真相,起码名义上是“奉齐王之命”,而非关陇以下谋上、以臣篡君。

在这样一个名誉大于性命的年代,所有龌蹉、邪恶、低劣之事迹都必须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正当理由,不管别人信不信,只要能够有一个说辞。

当魏王、晋王这两位最有资格的亲王言辞拒绝了被关陇门阀抬出来从名义上对抗东宫,主动站出来欲争夺储位的齐王便成为关陇门阀的杀手锏,支撑其名义之上的“法理”,可见齐王对于关陇门阀之重要。

尤其是眼下局势逆转,齐王更成为关陇最后的救命稻草——可以将举兵起事之罪责尽数推到齐王身上,毕竟当初齐王可是颁布了一份义正辞严、慷慨激昂的檄文,将太子骂得狗血淋头,字字句句都是他这位齐王如何贤良英明……

可若是齐王落入东宫手中,使其反戈一击,向天下人供述当初乃是关陇门阀对其胁迫,假手于他颁布的那份檄文,便会将所有的罪责都送还给关陇门阀。

如此,关陇门阀便坐实了谋逆篡位之罪名,这是最为致命的,因为一旦坐实关陇门阀之行径乃是谋逆,按照大唐律法,下场只有三个字:杀无赦!

即便是太子迫于形势想要网开一面都不行,毕竟这已经涉及到社稷根基,绝不容许任何人讨价还价……

如今在这个关陇门阀名义上的“法理”却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很想问一声:齐王殿下,您跑到微臣这边来,人家关陇门阀可怎么办?

李祐尚未从逃脱生天的庆幸中回复过来,哭哭啼啼,把房俊烦的不轻。

程务挺笑道:“这可真真是缘分了,末将按照计划纵火之后奔赴漕河,劫掠漕船混出叛军包围。可就赶巧了,其中一艘船上居然是齐王殿下及其随从,末将不敬,只能将殿下劫持,协助吾等逃脱。”

“娘咧!你个混账还敢说?”

李祐抹了一把眼泪,反身跑到程务挺面前一阵拳打脚踢,怒骂道:“你个混账东西,老子是亲王!亲王啊!你特么就将钢刀架在老子脖子上?万一失手,老子这条命你打算拿什么赔!”

程务挺抱头鼠窜,正如李祐所言那般,无论如何,他乃是陛下之子、堂堂亲王,上下有别、君臣之属,入先前那般对待李祐的确失礼至极,尤其是差一点便破坏李祐出逃之计划,使其落入关陇手中,前途叵测……(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