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栽赃嫁祸】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栽赃嫁祸】

房俊面色凝重,意识到这恐怕是一桩针对他而来的栽赃嫁祸之计,只是不知幕后主使者何人。

而且颇为棘手的是,柴令武的尸体如何处置?

程务挺乃勋贵子弟,自幼对于这等局面颇有见识,见到房俊为难,遂凑到房俊跟前,小声道:“大帅可请太子殿下派遣宫中御医前来验尸。”

柴令武乃是当朝驸马,太子的妹夫,惨遭横死,太子岂能派人验尸之后便自行离去?肯定要妥善解决后事的,有些事情房俊不便去做,怎么做怎么错,但太子却可任意处置。

房俊嘉许的看了他一眼,颔首道:“正该如此。”

遂吩咐王方翼率人保护现场,连同柴令武的仆从家将一并在内予以看管,待到自己禀明太子之后,酌情处置。

然后翻身上马,心情沉重的奔赴玄武门,自玄武门入宫,抵达内重门太子居所,见到了李承乾。

……

书房之内,李承乾一身太子袍服,正襟危坐,面容凝肃,李君羡束手立于一侧。

房俊入内,先向李承乾施礼,而后蹙眉看向李君羡。

后者低垂眉眼,不与他对视。

李承乾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房俊叹了口气,郁闷道:“柴令武去大帐找微臣,出去之时便被人暗箭射杀,距离营门只有里许……臣亲自赶往查看,已然不治身亡。”

李承乾又问:“柴令武找你何事?”

房俊瞥了李君羡一眼,将柴令武的目的以及话语复述一遍,不敢有丝毫隐瞒。柴令武虽然并无实权,但当朝驸马的身份却是实打实的,自关陇举兵起事之日直至如今,尚未有此等身份之勋贵身死,可以想见,此事必然在长安内外掀起轩然大波,影响极为恶劣。

尤其是凶手之手段明显是想要栽赃嫁祸于他,说不定尚有后招,不得不谨慎应对,起码在李承乾面前要毫无保留,以免惹得李承乾也心生疑惑。

不过那边人刚死,他便下令戒严全军、封锁消息,这边太子便已经知晓,消息是怎么传过来的?

“百骑司”自然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时间太过紧迫,几乎等同于柴令武刚死,太子便已经知道,这其中消息传递需要在右屯卫中避过巡逻斥候,即便是“百骑司”的暗探也要耗费一定的时间,怎可能这么快?

李君羡依旧低头不语。

房俊一颗心往下沉,猜测到一个十分不妙的可能……

向李承乾隐瞒是没有必要的,况且整件事他清清白白,根本就是一场无妄之灾,遂将柴令武去到大帐的话语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李承乾看着房俊:“就这些?”

目光鲜有的锐利。

房俊颔首:“臣绝无半分隐瞒,昨夜臣与巴陵公主清清白白,只不过柴令武大抵不信,所以才会找上门来,希望能够落实臣的承诺,且大闹一场。臣想着此事虽然与臣无关,但闹起来毕竟难看,遂答允柴令武向殿下求情,柴令武也就此离去,孰料刚走出营门,便遭遇狙杀。”

说着,他又看向李君羡。

李承乾紧紧蹙着眉头,十分不解:“谁会暗杀柴令武来嫁祸给你?”

对于房俊,他自然万分信任,既然昨夜房俊不曾与巴陵公主有染,那么自然全无杀害柴令武的动机。退一步讲,就算房俊与巴陵公主之间发生什么,只因为柴令武叫嚣去宗正寺告状就派人予以狙杀,且就在自己的营门之外?

没这个道理。

然而谁又有动机杀害柴令武嫁祸房俊?在并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谁能将房俊如何?若是想以柴令武之死来搬到房俊,简直异想天开。

所以首先排除是关陇门阀所为,那帮人虽然下手狠辣,但绝不会做这等无用功。

除去关陇,又有谁跟房俊有这般深仇大恨,不惜以一个世家子弟、当朝驸马的性命来嫁祸房俊?

一头雾水。

三人沉默不语,气氛沉重,门外脚步声响,内侍入内禀报:“殿下,宋国公、岑中书、刘侍中、江夏郡王求见。”(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