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贴心棉袄】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贴心棉袄】

即便心中有如乱麻,宇文士及语气却依旧坚定:“刘侍中多虑了,此事断然不会发生。关陇上下,对于和谈抱有极大之期待,不忍关中百姓、双方兵卒继续遭受战争创伤,故而止息兵戈之心极尽诚意。”

刘洎点点头,道:“如此最好,尽快促成和谈附和你我双方之利益,但以房俊为首的军方却对和谈极其抵触,屡次三番予以破坏,这一点郢国公您也清楚。如今房俊更是立下大功,导致形势逆转,便是太子也对其言听计从。如果郢国公还想着促成和谈,还请尽量放宽底线,否则越拖越久,难免夜长梦多。”

他说的是“你我双方之利益”,而不是“东宫与关陇”,已经算是表明立场:我这边代表东宫文官系统,不愿被军方占据主导,所以亟待促成和谈重新掌握主动,你那边代表绝大多数的关陇的门阀,意欲将长孙无忌排斥在外,取得整个关陇门阀之掌控……咱们彼此心知肚明,都对和谈抱有极大之希望,能够攫取极大之利益,所以也别端得太高,影响了大家的利益。

而且主动放宽底线的一定是你们,谁让你们一群乌合之众被房二打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呢?

宇文士及心底当然也清楚这一点,现在形势逆转,让步的必然是他们,尤其是房俊这个棒槌根本无视东宫的和谈政策,恣无忌惮的出兵搞偷袭,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抽冷子再来上这么一下。

更何况眼下数十万石粮秣尽被焚毁,关陇军队陷入缺粮之忧,哪里还能坚持得了太久?

他倒是不大在意多多让出一些利益、付出一些代价,毕竟促成和谈占据关陇主导所收获的利益实在是太过丰厚。只是如此便将要挑战长孙无忌的权威,将其从关陇领袖的地位推下去,必将引发长孙无忌的强烈反抗,实在是棘手……

所以,和谈并不是想促成便能尽快的促成的,其中所牵扯到的各方利益数之不尽,若是不能事先予以权衡安抚,必生后患。

两人在衙署之中就和谈之事商讨多时,临近傍晚,宇文士及才告辞离去。

刘洎则让人换了一壶新茶,独自一人坐在衙署之中慢慢的呷着茶水,思忖这当下局势,权衡着此番柴令武身死房俊成为嫌疑人背负骂名对自己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以及对当下之局势有着什么样的催化作用。

最直接、最显著的好处,便是经由此事,房俊遭受嫌疑,若是始终无法洗脱,便等于道德上存留一个巨大的瑕疵。平素或许没事,毕竟没谁敢在这方面去挑战房俊的权威与怒火,但是等到将来房俊若向一步登天、登阁拜相,今日之事便会成为一个巨大打障碍,拦住房俊的前进的脚步。

而放眼朝堂,将来太子登基之后,能够有资格威胁登阁拜相的屈指可数,而他刘洎又必然是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只要房俊晋升之路踟躇不前,那么成为宰辅之首的人选最有可能便是他刘洎。

至于眼下,刘洎觉得没必要与房俊硬碰硬的怼下去,一则房俊在太子心目当中的地位无人能及,自己与房俊争执不断,只会惹来太子的厌恶。再则太子性格温和,也必然不喜欢一个强势凌厉的臣子成为宰辅之首,承担治理天下之重任。

和谈之事对他的利益很大,但如今的局势看来,和谈乃是迟早之事,没必要非得争这一朝一夕,使得太子厌恶自己,更招致军方的强烈对抗……

不过没过一会儿,思路又转回来,心中疑惑丛生:到底是谁狙杀了柴令武嫁祸给房俊?

刘洎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到底何人有狙杀柴令武还要在明知不会对房俊有太多直接危害的情况下嫁祸给房俊……

巴陵公主府内,一片愁云惨雾。

柴令武遭受狙杀身死的消息传回,尸体尚在路上,宫里以及宗正寺已经派人前来治丧,无数白幡竖起,门前挂上一串黄纸,男左女右故而挂在右边,按照逝者的年岁每岁一张,让街坊邻居知晓家中治丧,有人情往来的这个时候便纷纷前来帮忙料理丧事……

只不过如今长安兵变,战火连天,朝廷日常运转早已停滞,太常、宗正等衙署尽皆关门封印,骤然操办如此规格之丧礼,难免人手不足、颇为冷清,且有些手忙脚乱。(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