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薛大傻子】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薛大傻子】

长孙无忌深以为然。

以前对于房俊这个棒槌,他从未过多关注,固然有一个房玄龄那样的父亲,又娶了李二陛下的闺女,那又如何?烂泥巴是扶不上墙的,顶多便是一世锦衣玉食而已,如何与自家那深得陛下、皇后嘉许宠爱的千里驹相提并论?

然而自房俊陡然之间崛起,数度与其交锋,非但未曾占到什么便宜,反而处处受制,如今更是尾大不掉,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长孙无忌对于房俊的观感、评价,早已今非昔比。

不仅仅将房俊当作后起一辈当中的佼佼者,更甚至不将其当作晚辈相待,不知不觉拉到自己这一代人当中,俨然劲敌……

这样一个杰出的后起之秀,手腕、能力皆乃天下第一等,岂能使出这等一眼便能窥破的嫁祸之计?

不合常理啊……

蹙着眉,长孙无忌问道:“那以你之见,此事到底何人所为?”

宇文节低眉垂眼:“卑职愚笨,着实猜不出,不敢混淆您的思路。”

这就是地位的不同所带来的差别,身为幕僚,只需提出质疑、列出理由,便算是尽职尽责。但长孙无忌乃是关陇领袖,需要就幕僚提出的质疑、理由乃至于种种可能,去抽丝剥茧、权衡利弊,最终做出决断。

所以不能只看到权力带来的前呼后拥、花团锦簇,并非谁都能于困境之中做出正确决断,并且拥有那种承担失败的勇气……

长孙无忌沉吟良久,缓缓摇头道:“目前很难揣测到底是谁动的手,况且也无法分辨洛阳杨氏私军之覆灭是偶然事件,还是蓄谋为之,两者之差别甚大,不能轻忽视之。”

此事令他极为头疼,这些门阀私军或是应他之邀、或是被威逼利诱这才进入关中,一旦全军覆灭,其背后的门阀必定对他长孙无忌恨之入骨,这毕竟都是各地门阀赖以维系权势的根基,一朝丧尽,根基断绝,谁能受得了?

可他纵然怒火中烧,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失态之发展,想他长孙无忌何曾这般窝囊憋火……

宇文节颔首,觉得如此处置最好。

眼下首要之务,乃是尽快达成和谈,只要战火消弭,关陇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无所谓,毕竟能够保得住根基,终有再起之日。可若是任凭局势混乱下去,甚至主动参与其中使得各方乱战不休,那么关陇的家底怕是就得折腾光。

一个字,忍。

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要忍。

你打我的嘴巴,我也得忍,不然对方有可能直接逃出刀子狠狠的捅我一下……

李勣接到洛阳杨氏私军覆灭的消息,已经是傍晚时分。

连续多日的阴雨终于告一段落,傍晚的时候云开雨散,久违的彩霞布满西方天际,绚烂得好似天宫锦缎。

但李勣却并未因此而生出半分好心情……

他愕然看着面前的奏报:“这岂不是栽赃嫁祸?”

是否出兵剿灭洛阳杨氏,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程咬金擅自出兵剿灭南阳段氏私军之后,他便严令各军驻扎营地不得擅出,但凡出入超过五十人皆要将奏报送抵中军大帐由他亲笔批准,否则便被视为违犯军令,严惩不怠。

此等情形之下,除非吃了豹子胆才敢效仿程咬金之举措。况且洛阳杨氏屯驻于盩厔,而潼关抵达盩厔须绕过长安东侧穿越关陇军队之营地、亦或由中渭桥渡过渭水,那里是右屯卫的防区,还有万余吐蕃胡骑戒严……谁能过得去?

“娘咧!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这个不当人子的东西!”

李勣以往的平静优雅尽皆不见,气得破口大骂。

面前众将默然不语。

长孙无忌摸不准到底是李勣亦或房俊动的手,这些人岂能不知?能看着房俊让李勣吃瘪,感觉还是蛮爽利的心情……

李勣则看着幸灾乐祸的诸人,气得牙根痒痒。

程咬金穿着一身宽松的常服坐在一旁,身上的鞭伤尚未痊愈,干咳一声道:“虽然房二此举对咱们多有不敬,但此等拙劣的栽赃嫁祸,必然瞒不过长孙无忌的眼睛,所以大帅也不必动怒,权当看小儿辈嬉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2423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