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反杀】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反杀】

李君羡和独孤谋望着山坡上松林之中燃起的火光以及隐隐传来的厮杀声,心中皆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上面必然发生了意外,虽然不知详情如何,可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决定便是立刻率军攻山。这已经不是坐失良机的事情了,变故之下,长乐公主与房俊的形势危若累卵,绝对不能再等下去。

可现在指挥权已经被长孙无忌剥夺,长孙无忌安坐不动,他们心中再是焦躁亦无可奈何……

长孙无忌丝毫不去顾及旁人的心情,他就是要拖延时间,一则给长孙冲逃脱的机会,再则让武槐能够有充裕的时间去射杀房俊。他深信武槐的身手,即便是乱战当中亦可保住长乐公主的性命。

只要长乐公主不死,陛下心中即便再多不满,亦不会到达失控愤怒的境地……

不除掉房俊,长孙家以及关陇集团颜面何存?

所有人都静立在山坡下,抬头望着山顶的火光由盛转衰,各个忧心如焚。

未及,上山探听的斥候终于回来,禀告道:“不知为何,山上的凶徒起了内讧,正大打出手,只不过却未见长乐公主与房府尹的踪影。”

独孤谋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李君羡也顾不得长孙无忌的权威,抱拳道:“赵国公,下令攻山吧,若是再迟缓片刻,怕是殿下与房府尹凶多吉少!”

长孙无忌眼眸微微一眯,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君羡,哼了一声。

他怎会听不出李君羡话语当中的不满之意?

不过既然山顶未发现长乐公主与房俊的踪影,想必是武槐已然得手,武槐深知长乐公主在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必然不会对其下手,定是见到山顶形势混乱,杀掉房俊之后将长乐公主掩护起来……

想到此处,已经没有拖延时间的必要,长孙无忌便点头道:“既然李将军认为此时应当攻山,那就悉听尊便。”

李君羡闻言,差点鼻子都气冒烟!

你特么一上来就抢夺了指挥权,一再贻误战机且不说,现在居然一推二五六,将责任推在某的头上?

不愧是“长孙阴人”,真特么阴……

可是长孙无忌敢拖延,李君羡哪里敢?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当即下令道:“大军即刻攻山!一部正面强突,一部侧面迂回,皆在山顶之处汇合,谨防凶徒自后面的悬崖逃脱,但是更要注意长乐公主和房府尹的安危!快快快,进攻!”

“喏!”

兵卒们早已等的不耐烦,轰然应诺,在各自旅帅的带领下动若脱兔一般向着山顶冲锋!

李君羡和独孤谋各自拔刀在手,对长孙无忌说道:“山顶危险,赵国公便再次为末将等人压阵吧!”

长孙无忌面无表情,只是说道:“切记,保护长乐公主的安危乃是首要目标,余者皆不足虑!”

这就是说,必要的时候哪怕是房俊的命也是可以牺牲的……

李君羡和独孤谋自然听得出长孙无忌言中之意,二人对视一眼,心中暗骂。

“喏!”

对长孙无忌施礼,而后二人便随着大队兵卒向山顶冲去。

长乐公主从未遇见过此等凶险局面。

虽然被长孙冲劫掳,禁卫被杀掉十之七八,但是长乐公主其实并未有太多死亡的恐惧。

毕竟与长孙冲夫妻多年,她深信长孙冲必然不会对自己狠下辣手,此番劫掳,定然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

事实证明,长孙冲劫掳自己一则是要带着自己远走高飞,再则便是以自己作饵,迫使房俊不得不单枪匹马的前来营救。而后将其击杀,再从容沿着后面的悬崖逃遁。

终南山山高林密沟壑纵横,想要逃脱实在太过简单。

只是长乐公主未曾想到房俊实在是神通广大,居然刚刚上山,便将那两个高句丽武士策反……

若长孙冲不是蓄意想要不顾高句丽武士的反对先行将房俊击杀,因此阴差阳错的发现高句丽武士已经被房俊策反,岂不是要落入房俊与高句丽的手中?

长乐公主从未见过杀人,出去母后去世的时候之外,更从未见过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刚刚长孙冲那一刀狠狠的刺向房俊,长乐公主吓得魂不附体,以为房俊必死无疑。可离奇的是房俊除去小腹流血之外,居然好像没什么大碍……

难不成此人有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

但是刚刚从松林中射出来的这一支迅若奔雷的冷箭,使得长乐公主意识到房俊也不过是普通人,刚刚能够逃过长孙冲的那一刀,必然是有着自己不清楚的蹊跷。然而在面对冷箭的时候,却全无用处。

及至释放冷箭的杀手自树林中猎豹一样窜出,手持短剑狠狠的向房俊刺去的时候,长乐公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甚至都未来得及捂住自己的眼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房俊将要血溅五步,丧命在自己面前……

然而下一刻,长乐公主再一次升起对于房俊诸般神奇之处的好奇心!

那杀手动作矫健迅捷,几个大步来到房俊倒地之处,手持短剑便向倒在地上的房俊狠狠刺去!

他自信自己刚刚的一箭就算要不了房俊的命,也足以摧毁他所有的抵抗力!三石强弓的威力配以自己的准星,他根本就不去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去观察房俊中箭的部位,只想着补上一剑,让房俊彻底的死透。

可是就在剑刃将要触及房俊脖颈的一刹那,杀手心中陡生警兆!

只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房俊猛然拧腰翻身,口中大喝一声,右手猛力一挥,一道黑影夹杂着呼啸的风声直奔杀手的脑袋。

变故陡生,杀手再是敏锐也未来得及反应,只是稍稍偏偏头,便觉得自己的额角处仿佛被一只铁锤击中。

“轰!”

脑中轰然一响,眼前金星乱跳,耳鼓之中传来一声木棍断裂的声音,继而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房俊中箭之后便倒地不起,便是为了麻痹杀手,并且顺手将地上一截枯木攥在手里。这一棍房俊卯足了力气,枯败的枯木固然承受不住大力而断折,杀手更是被一棍子敲晕在地……

不过房俊可不会犯杀手刚刚的错误,根本不管杀手真晕还是假晕,顺势便扑向倒地的杀手,双手攥住杀手握着短剑的手,猛一用力,倒转短剑根根的刺入杀手的心窝。

杀手当即毙命。

房俊喘了一口粗气,对着身旁的长乐公主笑了笑,而后在长乐公主惊诧莫名的目光当中,一屁股坐在地上……

“嘶……”

房俊疼得倒抽一口凉气,肩胛处的羽箭随着他的动作没颤动一下,都像是刀子在剜肉一般的疼痛,疼得房俊冷汗直冒,脸色惨白。

长乐公主尚未在房俊逆转反杀的震惊当中回过神,便见到房俊握住羽箭的箭杆,微微用力,想要将羽箭拔出来……

哪怕再是没上过战阵、没经过厮杀,长乐公主也知道羽箭射入身体之后是不能硬生生拔出来的。每一支羽箭的箭簇上都带有倒刺,单单中箭并不致命,但若是这般硬生生的拔出来,倒刺便会带出一大块皮肉筋骨,这等创伤是绝对不可能治愈的!

这小子莫非是疼糊涂了不成?

长乐公主顾不得心中惶恐双腿发软,连忙上前一把按住房俊的手,惊慌道:“不能拔出来!”

房俊正咬着牙运着气准备抵受箭簇拔出的痛疼,冷不丁长乐公主扑过来按住他的手,便顺带着将羽箭也一起摁住。本就钉入体内的羽箭再一次深入了一些……

“嘶……”房俊疼得呲牙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张虽然狼狈不堪却依旧国色天香的俏脸,心说这娘儿们莫非是要杀掉自己灭口?

不过随即房俊便极力压抑着嗓音破口大骂:“娘咧!你个婆娘要害死我不成?哎呦呦,疼死我了……都射进来了,不拔出来放在里头泡澡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4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