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脱身】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脱身】

“……都射进来了,不拔出来放在里头泡澡啊?”

房俊气得大骂。

长乐公主愣了一愣,继而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直到晶莹如玉的耳廓都染上一层红云,这才秀眸圆瞪,扬起纤手,狠狠的给房俊脸上来了以巴掌。

“啪!”

长乐公主羞愤不已,咬牙骂道:“龌蹉、下流、泼皮……”

房俊彻底被打懵了,甚至一时间忘记羽箭带来的疼痛……

“干嘛打我?”房俊脸上火辣辣的,愕然反问。

长乐公主怒道:“你说什么浑话呢?本宫是怕你拔出羽箭带出筋肉,好心好意的,虽知你居然……居然……居然说这么难听龌蹉的浑话!”

房俊一脸懵圈。

我说啥了?

这羽箭既然射进去了,那就得拔出来……

总放在里边算是怎么回事儿?

皱着眉毛细细思之,这话没毛病啊……

哪里就龌蹉下流了?

看着长乐公主羞愤不已的俏脸,好半晌房俊才回过味儿来。

和着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房俊没好气道:“羽箭射入身体,不拔出来会感染的,你这小脑袋瓜子都想些什么呢?我看你才是心思龌蹉,好端端的一句话居然你那个联想到那方面去……”

长乐公主这才明白是自己无悔,顿时愈发羞愤,这能怪我吗?

是你自己说话有歧义好不好?

公主殿下咬着嘴唇,秀眸圆瞪,恨恨的盯着房俊!

房俊没心思跟她拌嘴,扭头看了看后面依旧打斗不休的两伙人,依稀看到长孙冲的影子正在四处寻找,只不过高句丽死士人多势众,时不时的将他缠住,这才一时间没有找到这边来。

但是若不能赶紧躲进树林,被找到是迟早的事情……

“你躲开一点,别喷身上血!”房俊皱眉呵斥,对着长乐公主摆摆手。

长乐公主咬着嘴唇,愤然瞪着房俊。

混蛋!

面对公主,你就不能保持尊敬吗?呼来喝去的,当本宫是你家的杂役奴仆还是小猫小狗?

房俊见到长乐公主一动不动,眨眨眼说道:“以往还未曾发现,殿下居然还是个倔驴脾气呀……什么纯情似水都是骗人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才是你的本性吧?”

长乐公主鼻子都快气冒烟了……

怎么说话的?

她羞怒之下刚想反驳,便见到房俊已经握住箭杆,咬着牙用力一拔……

一股鲜血随着羽箭拔出而喷了出来,正好溅在长乐公主的宫装裙摆上……

“啊——!”长乐公主惊呼一声,紧接着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唯恐大声惊叫会将凶徒招惹过来。

房俊疼得额头汗水涔涔,把羽箭丢到一边,将深深刺入杀手心窝的短剑拔了出来,擦拭一下血渍,在自己的衣袍上割出一个口子,而后用力一厮,撕下一块步,用手堵在箭疮上,阻止鲜血流个不停。

而后一手捂着箭疮,一手握着短剑驻地,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穿着粗气道:“速速到林子里躲起来,不然被长孙冲找到就麻烦了……李君羡跟独孤谋这两个蠢货,真不知脑子是怎长的?山上这么大的火,居然这么半天都不上来……”

长乐公主赶紧起身猫着腰向松林中跑去,跑了两步发现房俊没有跟上来,回头观看,便见到房俊正喘着粗气呲牙咧嘴,一步一步的往这边挪……

长乐公主这才想起这人受了重伤,恐怕这副神情不是作伪,只得转回身搀扶着房俊。可她虽然看似高挑,实则纤瘦苗条弱质纤纤,房俊这么一个敦实的汉子如何搀扶得住?只得让房俊将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头,自己则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虎腰,向着树林走去。

房俊鼻端充斥着一股清幽的体香,使劲儿嗅了一口,顿时精神一振。美女似乎总是被老天偏爱的,长乐公主不仅秀发如云乌黑亮泽,便是体质似乎也异于常人,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身上又是汗渍又是污垢,非但不臭,反而体香清幽……

两人相互搀扶,身体自然零距离的接触。

房俊呼出的热气就在耳边萦绕,长乐公主蹙了蹙眉,耳朵痒痒的,便抬头瞪了房俊一眼,嗔道:“别在我耳边喘气,痒!”

房俊赶紧屏住呼吸……

不过这女人刀削一样瘦弱的香肩搂起来感觉当真不错……

进了树林,似乎没人发现他俩失踪不见。

长乐公主又渴又饿浑身乏力,只得找了一处被风的凹处,将房俊放下来休息。

拢了一下鬓角散乱的秀发,长乐公主这才发现房俊的伤势颇为严重……

先是被长孙冲匕首刺中小腹,继而被杀手冷箭射中肩胛,两处伤疮尽皆流血不止,再加上先前被父皇责打的臀处一直未曾养好,此刻亦是见到鲜血渗出……这人居然遍体鳞伤。

房俊喘息着忍着疼痛,打量一下四周,发现置身处乃是一处山坡上被雨水冲刷形成的深沟,里面堆满了腐朽的落叶和干枯的茅草,若非故意查看,一时还真就很难发现。

自己这个状况是不能再走了,若是不赶紧止血怕是一会儿就得因为贫血而昏厥。忍痛在四周捡了一些枯枝,在沟坎上斜斜的搭着,下方留出容下两人的空间。

让长乐公主先躲进去,他则脱掉外衣,平放在沟沿儿上,再将腐叶茅草堆积其上。等到他自己也钻进留下一条缝隙的枯枝地下,再用力一拽衣服,腐叶枯草便“哗啦”一下从沟沿儿上倾泻下来,将枯枝上方遮挡得严严实实,独留下方一处毫不气闷的空间。

夜晚昏暗,轻易发现不了地上的腐叶动过的痕迹,而此处凹沟里被腐叶在上面盖住,只要不是跳下来搜查,断然无法发现腐叶覆盖之下的奥妙……

做完这一切,房俊躺在沟底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浑身大汗淋漓。

长乐公主蜷缩在一角,尽可能的避免与房俊肢体接触,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睁着,只是夜晚本就阴暗,再加上头顶许多腐叶茅草遮挡了唯一的一点光线,四周一片漆黑,唯有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房俊……你还好吧?”

沉默良久,长乐公主终于忍不住问。

“还行吧,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只是如果独孤谋和李君羡那两个混蛋再不上来的话,微臣就得失血而死了……”

房俊的声音很是微弱,不复平素中气十足的模样。

顿了一顿,长乐公主轻声说道:“谢谢你来救我。”

房俊苦笑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之所以单枪匹马冒着巨大的风险前来,一则乃是皇帝陛下的旨意,再则亦是因为长乐公主能够不避嫌疑的站出来为他作证。正是有了长乐公主的供词,房俊的一切手段才有了用武之地,否则那些世家门阀咬死了他乃是杀害长孙澹的凶手,他纵然有通天的本事,亦无法施展。

不过说起作证,房俊就有一肚子的埋怨……

“殿下,你明明知道长孙澹非是微臣所杀,可是为何刑部大堂之上偏偏不肯证明这一点,而仅仅是作证那玉佩有两枚?”

长乐公主沉默了一下,说道:“本宫怎知你是不是凶手?没把握的事情,本宫岂能给你作证?”

房俊不满:“你肯定知道杀人凶手是谁,否则何以站出来给微臣作证?你只是不愿说出真凶是谁,但是也不愿见到微臣遭人构陷被人栽赃,可是如此?”

长乐公主恼火道:“不是,本宫当真不知道!”

房俊还要再说,忽然头顶一阵脚步声响,吓得他连忙闭嘴……

“见鬼了,他们两难道还能飞天不成?那房俊明明被某刺伤,殿下更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逃得这么快,搜了这么一大圈都未曾搜到?”

赫然是长孙冲的声音出现在头顶!

沟底腐叶之下的两人赶紧屏息静气,不敢发出一丝响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4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