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人命大于天】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人命大于天】

令狐德棻本来就心疼货殖损失,此刻“惊悉内幕”,愈发的怒发冲冠、气愤填膺,当即怒道:“房俊好胆!居然敢纵火焚毁东市,焚烧货殖无数,死罪尔!”

此言一出,吓了殿上诸臣一大跳!

这老货莫非是失心疯了不成?

就算这场大火当真是人家房俊放的,你又有何证据?这一次吃了暗亏,心中记着他日找回场子便是,就算找不回来,你也得承认人家房俊做得漂亮!

可是红口白牙的凭空污蔑一位从二品的高官、封疆大吏之首,朝廷法度还要不要?

太没有气量了!

更说不准,人家就等着有那个蠢货这般急吼吼的跳出来,好来一个枪打出头鸟,出一口被刑部羁押冠以杀人犯的恶气……

果不其然,令狐德棻话音刚落,便见到文质彬彬的杜楚客伸手摘掉头上乌纱帽,转向一侧肃立的大理寺卿孙伏伽,朗声说道:“某,杜楚客,状告礼部尚书令狐德棻于太极殿上信口开河、栽赃构陷京兆尹房俊,只为报复其家货殖被焚毁之私怨,所言所行全无证据,人品低劣至极、道德败坏至极、寡廉鲜耻至极!”

太极殿上诸位大臣目瞪口呆。

对于房俊,大家仅仅是弹劾而已。

何谓弹劾?

弹劾既是指对于行为有亏的大臣予以检举,这是律法赋予官员的一种职权,但是在这个年代的弹劾并不等于起诉、状告,故此大唐的御史言官才有了“风闻奏事”一说。若是一旦发起弹劾皇帝便必须受理,那所谓的“风闻奏事”自然不可存在。试想,只是凭借风闻而弹劾某位官员,实则半点证据也无,皇帝若是都要一一受理的话,後宮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也别想宠幸了……

但是状告则不同!

这是要有真凭实据的,而且一旦有关衙门受理,那就必须立案予以审理。

令狐德棻口不择言,当殿便被杜楚客抓住了把柄,发起状告。证据充不充分?实在是再充分不过了!人家也不告你别的,就只是告你信口雌黄随意构陷,你难道辩解一句只是开玩笑就行了?

这可是太极殿!

大理寺卿孙伏伽一脸肃然,沉声道:“大理寺接受状告。”

不接受不行,御座之上皇帝陛下盯着自己的目光幽深闪烁,孙伏伽怀疑若是自己对杜楚客的状告置之不理,皇帝陛下大抵会从御座之上跳起来直接给自己来个飞踹……

况且这么多人耳聪目明,都亲耳听到令狐德棻对房俊之谩骂,别管是不是污蔑,可你全无证据便信口开河,又与污蔑何异?人家告状告得理直气壮,自己必然要受理。

令狐德棻脸色大变,急忙道:“孙寺卿且慢,老夫不过是口不择言,戏言尔……”

孙伏伽面色冷淡,缓缓说道:“太极殿上,为国定策安邦定国,一言一行皆是庄重肃穆,岂是戏言之处?”

令狐德棻被噎得满脸通红,连忙面向李二陛下,急道:“陛下明鉴,老夫只是心中焦急一时出言无状,并非有意指摘房俊,还望陛下明断。”

众臣愈发觉得令狐德棻老糊涂,水平着实有限得很,难道身为礼部尚书,却连国家法度都搞不清楚?

大理寺受理,这便已经不是皇帝同不同意的问题了,这是国家的司法程序,一旦启动,便无可更改。

便如房俊被刑部羁押,审理其是否杀害长孙澹一案一般无二……除非李二陛下肯用皇权强势介入司法,否则谁也不能叫停。为了维护司法公正、为了成就千古一帝的霸业,李二陛下连房俊犯事的时候都不肯以皇权强势介入,何况一个令狐德棻?

李二陛下面色难看,冷冷说道:“太极殿上岂有戏言?令狐尚书将太极殿看作什么地方?心中可曾对帝国、对朕怀有一丝半点的敬意?话是你说的,后果便自应由你自己来承担。”

令狐德棻欲言又止,面色灰败。

诸位大臣尽皆心生怜悯,知道令狐德棻算是完蛋了……

自然,杜楚客状告令狐德棻的罪名就算是落实,大理寺亦不可能将一位礼部尚书如何。构陷污蔑这种罪名不是看是否属实,而是要看其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以此量刑。令狐德棻只是在此间说说,并没有对房俊造成太大的损害,故此大理寺最后必然不了了之,顶多定罪之后申饬几句。

可令狐德棻是凭借什么坐上这个礼部尚书的位置?

不是才能,而是名声。

这位一代大儒桃李满天下,乃是当今天下儒家所推崇的彪炳人物,硕果仅存的大儒之一。结果正是这样一位标榜道德的大儒被人状告污蔑构陷,这对于令狐德棻的名望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与之相比,再多的货殖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名望在,损失了多少钱都可以慢慢赚回来;可若是名望受损,那可是多少钱也买不回来的……

刘洎有些冒汗。

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般还未将房俊弹劾倒地呢,令狐德棻就先把自己给折进去了……

赶紧说道:“请问杜先生,即便如此,又与房俊不组织人手救火有什么关系?”

杜楚客看傻子一样看着刘洎,说道:“京兆府几次三番责令敦促东西两市的商户店铺整改取暖设施、规范货邸之内的货物堆放,所有的商户店铺对此置若罔闻,结果火灾发生的时候束手无策,反而要想京兆府求助……莫非刘御史以为京兆府的衙役官差都是三头六臂水火不侵的神仙不成?丝绸、纸张、布匹、缫丝这些货物燃烧起来根本就没法救,就算京兆府填进去再多的人命也无济于事。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去救?”

刘洎道:“那为何各家商户店铺自己组织人手前去救火,京兆府尚要阻拦?”

杜楚客反问道:“在刘御史眼中,是不是那些仆役奴婢便不是大唐子民?”

刘洎连忙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生于大唐长于大唐,怎么会不是大唐子民呢?”

即便此时尚有奴籍一说,主家对于家中的奴仆动辄打死,但是已然渐渐不复上古奴隶之情形。即便是主家打死奴仆无需承担刑事责任,但是亦要赔付钱财。

更何况谁敢当着陛下的面说吾家中的奴仆便是吾的人,与你大唐皇帝无关?

那么不是找死呢,怎么滴,你想造反啊?

杜楚客道:“既然同是大唐子民,性命便是一样的宝贵,岂能为一些注定要付之一炬的货殖而枉送性命呢?昨夜组织奴仆前去东市救火的人家,各个都是自私阴狠毫无人性之辈!明知火势滔天无法施救,却还有用自家奴仆的性命去抢救哪怕半匹布、半刀纸,其心何等凉薄,其行何等歹毒?”

一旁的大臣们尽皆无奈。

杜楚客今天的这番话传播出去,不出所料昨夜但凡前去东市想要救火的世家门阀都不得安稳。那些奴仆虽然跟牲口一样下贱,可到底是有思想的人,而不是毫无知觉的牲口,逃奴数量必定大增,即便不逃,也必然离心离德人心涣散……

还以为房俊不在,便可任由御史言官们尽情发挥,可谁知道出来一个杜楚客,言辞之锋利比之房俊丝毫不逊色半分,反而冷静之处更甚一筹!

杜楚客续道:“陛下之所以扫灭诸多豪强盗寇定鼎天下,依靠的是什么?不是堆积如山的货殖财物,而是无数勇士前赴后继冲锋陷阵!靠的是人!这些人中,有世家子弟,有山野村夫,亦有奴役家仆!大唐依靠无数人的性命打下这大大的疆土,依靠无数人的性命南征北战抵御外辱,以后还是要依靠无数人的性命去开疆拓土、去扫荡群伦、去绵延国祚!每一个大唐子民的性命都是最宝贵的,岂是区区货殖便可以肆意折损?这些人都是帝国的基石,人命大于天!”(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4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