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回府】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回府】

众人暗暗叫绝!

明着跟京兆府抵制是不行的,人家三省六部政事堂的文书全都拿在手中,连陛下都加盖玉玺予以肯定,谁敢抵制那就是跟朝廷作对,房俊大义名分在手,有的是法子折腾你……

韩瑗的法子却是软抵抗,明面上支持,实则处处下绊子,这般纠缠来纠缠去,那等浩大的工程何时才能开工?须知东西两市的房舍店铺可是多达几万家!

高士廉欣然点头:“伯玉之言,正合吾意。”

事情就此敲定,世家门阀将在房舍价格、经营损失之上与京兆府讨价还价,意图拖延房俊的翻建整改计划……

独孤武都出得申国公府,刚刚踏上自家马车,家仆便凑过来低声说道:“刚刚家中来人禀告,河间郡王遣人来请家主过府赴宴。”

独孤武都双眉一蹙,李孝恭请我赴宴?

心里想了想,不知李孝恭今日何以这般有兴致,不过堂堂河间郡王的面子他岂能不给?便说道:“那就即刻前往河间郡王府,拜会一下这位宗室第一郡王。”

“喏。”

马车晃晃悠悠启程,径自前往河间郡王府。

另一边,韩瑗与李敬玄拜别高士廉,出门后又与于胜、贺若连城等人分别,带着随从仆役骑着马将将走上大街。

三原韩氏与赵郡李氏素来交好,双方更是相互联姻,互结同盟,同进同退。

刚刚走上大街,迎面便有几个宫里的内侍小跑着过来,陪笑道:“总算是找到二位了,在下乃是吴王府上的内侍,吾家王爷特意派在下前来邀请二位,请过府一叙。”

吴王李恪?

韩瑗和李敬玄互视一眼,皆觉得这时机可有些巧妙……

房俊刚刚回到城中,便有京兆府的官吏向其禀报了早朝之上发生的一切,听闻杜楚客在朝堂之上怼得令狐德棻颜面扫地,便觉得心怀大畅,没有捉到长孙冲的那一点郁闷也尽数消散……

去了宫里想要给李二陛下禀告一下这一夜追缉长孙冲的结果,结果到了宫门处便被内侍告之,李二陛下允许其回府静养,待伤患养好之后,在另行入宫报备。

既然长乐公主已然回宫,想必其间发生的事情自然会事无巨细的向李二陛下禀告,房俊也便释然,转身打道回府。

结果一回到府中,脑袋顿时大了一圈儿……

仆役侍女们团团围上来,叽叽喳喳的问候二郎可好?毕竟先是入狱被构陷杀人,继而连夜出城追捕凶徒又被暗箭所伤,家中上下尽皆提心吊胆。

如今见到房俊终于囫囵着回来了,总算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卢氏更干脆,先是急切的看看房俊的伤处,发现都无大碍,心放下一半,眉毛便竖起来了。

“啪”在房俊脑袋上扇了一巴掌,骂道:“你个棒槌,什么时候能学会让家里人省点心?咱房家从未有人下过大狱,你可知娘和你父亲是如何担心,公主和媚娘是如何害怕?下大狱也就罢了,毕竟是被人构陷污蔑,可是你非得逞什么能耐,要亲自出城去追捕凶徒?还敢单枪匹马的跑到凶徒堆里,你是想气死老娘还是怎地?”

房俊被打的呲牙咧嘴,却是半句也不敢埋怨,赔笑道:“这不是挺好么?没事儿,一点点小伤,无需忧心,将养几日便好。儿子这也是职责所在,您想啊,当时那么多兵卒在场,儿子能不亲自上阵么?当时若是敢偷奸耍滑,回头陛下都能将儿子我给吃了……”

卢氏瞪眼道:“凭啥?咱房家一门忠义,就因为不肯白白送死就想杀你?天底下没这个道理,就算是皇帝也不能不讲理!”

房俊无语,老娘果然剽悍,那李二陛下纵横天下手执乾坤,可是在老娘眼里,那也就还是当年秦王府那位饱受兄弟打压排挤郁郁而不得志的二殿下……

怪不得敢已死相抗亦不许李二陛下将宫女赐给房玄龄做妾。

好不容易拜托老娘的埋怨,回到后宅,房俊更郁闷了……

正歪在炕上的高阳公主穿了一身素色的衣裙,布衣荆钗,未施脂粉,却愈发显得丽质天生清丽宜人。只是见了房俊的面,便扑倒房俊怀里哭泣起来。

“嘤嘤嘤……”

晶莹的泪珠子噼哩叭啦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秀玉秀烟两个娇俏侍妾亦是眼圈儿微红,望着房俊的目光痴情绵长。

房俊怀疑自己若是一道长城,都能被高阳公主这眼泪给冲倒了……

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当孟姜女了?

不过他也明白怀孕期间的女子情绪容易波动,只好揽住她瘦削的肩膀,在嫩白的脸蛋儿亲了一口,安慰道:“别哭,某也不是去救你的姐姐吗?若非是你的姐姐,某才不会傻乎乎去救!”

这么一说,高阳公主顿时感受到房俊对自己的重视,为了自己的家人可以这般涉险,心里美滋滋的。

便破涕为笑,只是又哭又笑有些尴尬,便娇嗔道:“哼哼,说的倒是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对长乐姐姐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龌蹉心思,想要来一出英雄救美,使得长乐姐姐以身相许?”

房俊大惊失色:“娘子睿智,没想到鄙人隐藏如此之深的心思都被娘子一言点破,实在是女中诸葛、巾帼不让须眉,小生好惶恐、好尴尬……”

秀玉秀烟忍不住“噗呲”笑出声来。

高阳公主玉容微愠,抹了一把眼泪,狠狠在房俊肋下掐了一把,不过见到房俊呲牙咧嘴,顿时有心疼起来,抚摸这他肩胛处的伤口,担忧问道:“伤的重不重?”

房俊哀叹道:“重倒是不重,只不过怕是公主殿下要独守深闺一些时日,小生着实是有心无力,还望殿下海涵……”

“呸!”

高阳公主红着脸啐了一口,骂道:“没正经的棒槌!”

两个侍妾服侍房俊在炕上躺好,替他脱去身上衣物,打来温水净面洗手,房俊问道:“怎地不见媚娘?”

秀玉便柔声说道:“暖房那边有两株牡丹今日绽放,晋阳殿下和衡山殿下吵着要去看,殿下行动不便,便由武娘子带着她俩去了,这会儿听到你回府的动静,怕是也要回来了。”

嘴里说着,手上动作不停。房俊身上多处伤患,自然不宜洗澡,她先是仔仔细细给房俊擦干净身子,然后取来新衣给房俊穿上。只是当纤手给房俊清洁胯下的时候,不免碰触到隐秘之处,那东西便摇头摆尾的立了起来。

秀玉自是尝过其中滋味的,俏脸红似胭脂,见到此物雄壮,便忍不住轻轻拍了一下,柔声嗔道:“你家主人都伤成这样了,你还不老实,该打……”

一旁替他整理头发的秀烟闻言微愣,半边身子伏在房俊身上向下探了探,方才见到秀玉正给房俊清理那处地方,再联想秀玉的话语,顿时笑得花枝乱颤,软软的身子靠在房俊身上,柔软如柳馨香宜人。

房俊面红耳赤,瞪着秀玉道:“不像话,还有没有点矜持了?”

秀玉俏皮的吐吐香舌,揶揄道:“原来郎君喜欢矜持一些的调调儿……可以往为何总是要妾身放开一些、奔放一些呢?”

房俊无言以对。

高阳公主手扶着发酸的腰肢,见到两个侍女围着房俊上下其手出言调笑,顿时恼火道:“两个骚蹄子,这才几天就忍不住了?本宫警告你们,忍不住也得忍着,这棒槌就是个色鬼转世,根本抵不得半点诱惑,若是哪个敢偷吃,本宫就将她打发到感业寺,与古佛青灯为伴!”

两个侍妾吓得缩缩脖子,规规矩矩的给房俊清洁身体。

屋外忽然一阵脚步声响,一个稚嫩的女声嚷嚷道:“是姐夫回来了么?快点快点,赶紧推本宫进去。”

下一刻,坐在轮椅上的晋阳公主便被侍女推着进来。

见到房俊躺在炕上,晋阳公主先是惊叫一声,继而俏目一凝,盯着了某一处昂扬之物,赶紧抬起两只雪白的小手死死的捂住了眼睛……(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5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