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五十章疑心】

【第一千两百五十章疑心】

任凭长孙无忌如何聪明绝顶,那位族中耋老再怎样学富五车,也是绝对弄不明白房俊这一句恶作剧的话语到底是如何用意的……

又有谁会想到,橘子居然能够跟爹扯在一起?

两人搜肠刮肚穷极心思,嘀嘀咕咕半天,也到底没搞明白房俊那句话的意思,只得无奈作罢。

长孙无忌根本就没想过房俊是不是顺口胡诌的问题,因为以房俊表现出来的超绝文采来看,外界传言的率学无诞纯粹是扯蛋,若是没有读书破万卷的功底,怎么可能写得出那等惊才绝艳之诗词文章?

而这等学富五车之人,开口必然引经据典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学问。房俊之所以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未尝便没有考校的意味隐含其中,就等着看到自己搞不明白这句话的尴尬……

不过就算是想得头疼,长孙无忌也还是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

看着最幼小的嫡子长孙润跪坐在灵前,伸出小手神情肃穆一板一眼的给长明灯添上香油,长孙无忌本是晦暗的心情稍稍安慰,抬手在长孙润的头顶轻轻抚拭一下。

门口厚厚的布帘掀开,一阵冷风灌入,长明灯的火焰飘忽跳跃,明灭不定。

长孙润惊呼一声,赶紧从地上跳起,小小的身子横过挡住风口,伸出小手将灯火拢在掌心……

长孙无忌眉头微蹙,神情转冷,淡淡的回头看了一眼大步走进来器宇轩昂的庶子长孙涣。

长孙涣被父亲冷冽的目光盯了一眼,顿觉心中一凛,暗讨自己难道有何处犯了错?

心中忐忑,到得长孙无忌面前,规规矩矩的弯腰施礼:“孩儿见过父亲。”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没理他,而是温言对长孙润说道:“夜深风寒,你年纪幼小身子尚未长成,尽早回去歇息吧。”

长孙润赶紧说道:“孩儿不困,也不觉得冷,父亲您看,穿着好多衣服呢。孩儿要留在这里,给六兄守灵,六兄平素待我最好,若是他回来看不到我,怕是要伤心了……”

孩童稚嫩的语声,却是最真挚的表达。

长孙无忌心中温暖,宠溺的看着这个小儿子,语气不容置疑:“听话,速速去睡觉吧。既然记得六兄最疼你,那就得好好的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如此,哪怕六兄去了,亦感欣慰。”

“喏。”

长孙润这才不情不愿的应了,又对长孙涣施礼,在侍女的照拂之下出了灵堂,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安寝。

长孙无忌看着幼子单薄幼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挥了挥手,将灵堂中的叔伯兄弟尽数打发出去,只留下长孙涣……

灵堂里燃着火盆,尚算温暖,可长孙涣没来由的觉得一股寒气自心底升起,双腿下意识的颤了颤。

面对眼前这位素来威严积威甚重的父亲,长孙涣咽了咽唾沫,压制着心虚,恭声问道:“不知父亲将孩儿唤来,可是有事相询?”

令堂内烛火通亮,香烟缭绕。

长孙无忌的一张脸就在摇曳的烛火之下愈发显得阴沉诡异,他对长孙涣的话语充耳不闻,直勾勾的盯着灵堂中这口硕大沉重的棺椁,眼神深邃……

良久,就在长孙涣心中忐忑无端之际,长孙无忌方才开口问道:“某来问你,六郎被害的那一晚……你身在何处?”

长孙涣心中“砰”的一跳,赶紧说道:“孩儿当时正奉父亲之命前往河东,为柳氏太公祝寿。”

长孙无忌跪坐于地,此刻缓缓抬头,一双眼见阴翳的盯着长孙涣,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神情,追问道:“那天夜里,你可曾与你大兄会面?”

“大兄?”长孙涣略显错愕,否认道:“回禀父亲,却是未曾。当天夜间孩儿留宿柳家,按照父亲的吩咐与柳氏、薛氏先后会面,洽谈机要,一直不曾返回京师。”

长孙无忌语气森冷:“你怎知你大兄那天夜里便在京师?”

长孙涣奇道:“难道不是吗?孩儿是六弟出事之后的第三天方才得到消息,不过同时父亲派人叮嘱孩儿大事要紧,不许孩儿回京。后来大兄劫掳长乐公主事泄,孩儿方才知道大兄一直都在京师,况且……说句不敬之言,怕是六弟之死,亦要与大兄有些干系。”

他言语清晰,逻辑缜密,丝毫没有值得怀疑之处。

可长孙无忌心中已有定见,岂能这般轻易被他糊弄过去?

但是自己也仅只是怀疑而已,未有真凭实据的去情况下,怎能轻易怪罪这个现如今最得力的儿子?而大抵是唯一知情者的长孙冲,现在亦是流亡蜀地,生死不知……

自己着倒地是造了什么孽,养出了一群这般冷血薄情的禽兽?

长孙无忌微微垂下眼皮,神情落寞悲戚,喟然长叹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为父老了,现在你大兄流亡天涯,家中诸事你要多多担起来,为父亲分忧,给兄弟做出表率。待到为父百年之后,这份家业,亦是需要你来承担。”

这算是明明白白的表态,日后长孙家的家主之位是要交给长孙涣来继承了。

陡然而来的狂喜,一瞬间便占据了长孙涣的心神!

居然……这般容易?

自己垂涎许久,隐忍多年,一直以为今生亦无望染指的家主之位,居然这般容易便得到了?

长孙涣有些心神恍惚,待到看见长孙无忌阴冷复杂的目光,心中顿时一凛,赶紧收摄心神,惶然道:“父亲春秋正盛,孩儿与诸位兄弟尚还稚嫩,还需父亲言传身教,此事说起家主之事,实在是言之过早,孩儿心中惶恐……”

“呵呵,你不是一直对家主之位垂涎三尺么?怎地到了手中,反而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了?”

长孙无忌冷笑一声,语气听不出息怒。

“噗通”

长孙涣骇然变色,跪在地上叫道:“父亲息怒,孩儿知错了!”

难不成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然悉数被父亲获悉?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何错之有?”

长孙涣心念电转,一副悔不当初的神情,悲泣道:“孩儿错了!自从大兄出事,孩儿便对家主之位起了觊觎之心。非是对父亲不满,实是孩儿觉得无论能力手段,都是除去大兄之外最优秀的那一个,若是父亲立嫡不立长,孩儿觉得心中不服……可孩儿却忘记了,父亲一直孜孜不倦的教诲吾等,要兄友弟恭,要互敬互爱,唯有兄弟齐心,方才是家族屹立不倒之根基……孩儿知错,请父亲责罚。”

他虽然震惊于父亲居然怀疑他在长孙澹之死事件当中有跟长孙冲勾结,但是既然遣散旁人私下里询问,要么就是只限于怀疑阶段,要么就是眼见长孙家风雨飘摇,哪怕他长孙涣从中担当了什么见不忍的角色,也只能默默忍受……

否则依着长孙无忌的情形,莫说长孙澹之死自己有所参与,便是与长孙澹小妾私通一事,便绝对能打折自己的腿。若是将长孙澹之死与自己跟他的小妾私通之事联系在一起……

怕是直接将自己打死都不奇怪。

长孙无忌再次抬起眼皮,瞅着面前这个似乎自己一直有所忽略,亦或者是忽然之间成长起来的庶子,心中百味交织。

他长孙无忌一世人杰,到老来却是子嗣众多却无成大事者,难道只能依靠这个心术不正、城府甚深的庶子来继承家业,将长孙家的未来交托到他的手上?

而这其中尚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长孙涣与房俊素来交好,甚至指名由其来担任长孙家负责“东大唐商号”股份之人。那么整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有没有房俊的影子?

甚至于,长孙涣的所作所为,有没有受到房俊的指使或者暗示?

长孙无忌坚定的认为,就算是房俊与长孙涣之间有交情,却也绝对不可能看着长孙家依旧屹立于世家门阀之首……

沉思片刻,一阵阵疲累袭来,长孙无忌揉了揉眉心,颓然道:“你且退下吧,为父尚有事情需要思考。”

还是放一放,看看形势再说吧。

他能够容忍长孙涣心术不正,但是觉得不能容忍长孙涣受到房俊的支配指使……

“喏。”

长孙涣应了一声,起身退出灵堂。

一阵冷风吹来,长孙涣遍体生寒,犹有余悸的他这才发现贴身的内衣居然已经完全被冷汗湿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5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