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这就完啦】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这就完啦】

王玄策用了一个“壮士”的称呼,轻蔑之意尽显。

“喏!”

书吏答应一声,撑着伞在自己怀中厚厚的一摞文书当真翻翻找找,随即拿出一份文书,用厚厚的一本账簿垫着送到张慎铁的面前:“您瞅瞅,若是确认无误,还请签字画押。”

这回别说是张慎铁了,所有人都有些懵……

这就完啦?

当众抵制京兆府的拆迁政策,丝毫不顾及房俊的颜面,结果就是轻飘飘的一纸文书就就完了?

难道以后要拿着这份文书治罪?

也不太像,依照房俊的行事风格,怎会这般拖拖拉拉?前脚惹了我,后脚就给你找回去!

张慎铁心中游移不定,看着面前的文书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倒是硬气到底啊?只要你们硬气,老子就跟你们对着干,哪怕事后被关进京兆府的大狱,咱这名声也算是出去了!能够代表东市所有的世家门阀跟京兆府干一场,什么代价他都可以承受!

总不会为了这么点事儿,京兆府就将他给宰了吧?

可现在自己气势汹汹的卯足了劲,对方居然云淡风轻的就这么完了……

难不成是文书当中有什么陷阱?

张慎铁惊疑不定,仔仔细细瞅了一遍,没看出什么不妥。可心中存了定见,招招手将郎鲲叫了过来,两人嘀嘀咕咕半天,郎鲲才对着张慎铁点点头。

张慎铁接过书吏递过来的笔,犹豫了一下,这才签字画押……

书吏检查一番,确认无误,将文书收进怀中,对着王玄策点点头。

王玄策挥了挥手:“今日便到此为止吧!这倒霉催的,一场小雨稀稀拉拉的下个没完,浑身都快要长虱子了……本官做主,都回衙门整理一下,而后便下值吧。”

“喏!”

书吏衙役们应了一声,各个笑逐颜开。

这见鬼的天气,谁不想待在家中亦或酒肆茶楼之中三五好友聚上一聚,饮着热茶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儿?可一来衙门会给予补贴,这个数目让各人无法无视,二来谁都知道这是房俊主持的项目,哪个嫌命长了敢消极怠工?

此刻听闻下值不用冒雨干活儿,自然欢喜。

可是心中自然也是跟街面上的人一样充满狐疑——这就完了?

街面上有些寂静,甚至能听得到雨滴自街边商铺的屋檐滴落在地上的“嘀嗒”声……

王玄策眼尾都不看张慎铁,转过身,见到街上其余商铺的掌柜、伙计等等皆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他,便粲然一笑,双手抱拳,文质彬彬的说道:“府尹有令,京兆府掌管京畿,乃是天下首善之地。天下各处州府郡县尽皆注视着京兆府的一举一动,稍有瑕疵,便会传遍天下,后果堪虞。京兆府既然被称为天下第一州府,自然应当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要成为天下各州府郡县的标杆!故此,京兆府将会严惩贪鄙、肃清队伍,要透明办公,要文明执法……”

街上所有人都听着他侃侃而谈,仿佛听天书一般。

就房俊那厮的脾气……还透明办公?还文明执法?

我就呵呵了!

王玄策依旧笑容满面,身姿笔直:“此次东市拆迁,乃是陛下与政事堂、三省六部尽皆通过之决议,乃是国策,任何人不能阻挡!当然,拆迁之事牵扯广泛,影响深远,吾等身为京兆府之执法人员,必然会做到事事有理有据,了解每一家商铺面临的困难,充分给予帮助。就比如张家商铺……”

说到此处,王玄策睨了张慎铁一眼,正容道:“东市乃是国策,任何人不得阻挡。但是既然张家拒绝吾等测量评估,吾等亦会在理解与尊重的基础上予以研究,之后决定要如何进行下一步。总之一句话,诸位不必对京兆府怀有抗拒之心,拆迁东市乃是利国利民的千秋功业,对于诸位亦是大有裨益。京兆府在此次拆迁过程当中会充分尊重各家的意愿,相互沟通、相互促进,共同为了繁荣長安、繁荣大唐而努力!”

……

看着京兆府一众官员衙役施施然消失的身影,留在街道上的人们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这是啥意思?

明面上听取好像是京兆府要服软啊,难道那房俊也知道世家门阀们找惹不得,主动放下架子请求合作?

不能够啊,房俊是谁?那可是長安第一大棒槌,只有他怼得别人退让,何时主动退让过半分?

可是王玄策的一番话,却实实在在是客气至极,虽然听上去有些打官腔假大空,可这也是一种态度……

众人不明所以,便赶紧将这边发生的情况令小厮赶紧向家中汇报,务必尽快拿出个章程来。若是京兆府当真服软,便应当在拆迁的补偿上适当放宽,这里头牵扯的利益可就大了去了。

看到张慎铁还愣头愣脑的站在街上,众人便摇了摇头。

这厮也真是运气……

按理说这般跳出来抗拒京兆府,那是明目张胆的抗拒执法,抓进大狱狠狠的一顿板子都是轻的。可现在居然屁事儿没有,早知如此,自己何不跳出来将对抗京兆府的这份名声收割过来,获得东市所有世家门阀的青睐瞩目?

现在却便宜了这个傻子……

张慎铁满腹狐疑,看着身边同样一脸疑惑的郎鲲,问道:“这怎么回事?”

预想中的怒斥没有,大打出手没有,捉拿入狱没有,甚至连一句狠话都没有……那个小白脸就这么笑呵呵的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语,然后……

就这么完了?

这画风有些不对啊!张慎铁可是清楚的记着前些时日自己被程务挺擒拿之时是如何的凄惨,那时的京兆府是如何的强势!可是现在……居然这么怂?

“亏得你好脾气,若是换了某,当时就能将那张慎铁打得尿裤子!”

程务挺穿着厚厚的衣物,坐在京兆府衙门的值房内,大声小气的说道。

他身上的伤势全是内伤,看似并不影响行走,但是想要完全复原却需要长时间的调理。这人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在家中趴着养了数日,实在待不住,便跑到京兆府来厮混。

王玄策脱去淋湿的官袍,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中衣,擦干了头发之后捧着一盏热茶坐在燃起的炭盆边,笑呵呵说道:“收拾他的法子有的是,何必当街闹得鸡犬不宁?而且若是当场将其拿下,定然会引起其余商家的同仇敌忾,得不偿失。那个傻子估计这会儿正乐呵呢,头一个跳出来抗拒京兆府会给他收割一些声望,也算是扬名立万了。”

毕竟是初春,虽然雨水已降,但是寒气颇重,炭火将身上烤的暖暖的,再呷一口热茶,通体舒坦,王玄策的心情很好。

相对来说,他讨厌那种直来直去凭借力量碾压的办事方法,暗中筹谋不动声色将局势推向不可逆转之胜利,这才是他的处事风格。

程务挺哼了一声,有些不爽。

他是与王玄策完全不同的性格,既然我的拳头足够硬,既然我的力气足够大,那么一拳打倒便是,何必去玩那些花里花哨的阴谋诡计?

在老子面前秀智商么……

杜楚客推门走了进来。

王玄策赶紧起身,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杜先生”。程务挺亦要起身,杜楚客已然脚步轻快的来到他身边,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笑道::“都是自家人,何须多礼?你身子有伤,坐着就好。”

说着话,坐在程务挺身边的椅子上,对王玄策招手道:“你也坐,怎么样,今日可还顺利?”

王玄策坐下,笑道:“正如先生所料,大部分人皆是游移不定,不敢明目张胆的抗拒。不过张亮的那个侄子今天有些猛,单枪匹马的便站了出来,这蠢货想必是得到了张亮的某些嘱咐,甚至说不定私下里有些什么交易。”

杜楚客点点头,不以为意道:“那不关咱们的事,他们愿意交易什么就交易什么,但是想要跳出来当出头鸟,就得做好挨打的准备。别看那些世家门阀暂时安稳,暗地里早就达成了协议要抗拒此次的拆迁,正好将这只自己蹦出来的鸡宰掉,吓唬吓唬那些心怀鬼胎的猴子。”

“下官明白,今夜就办。”王玄策应道。

杜楚客道:“一切按计划行事就行了,区区一个张家蹦跶不起来,正好杀一儆百。”

王玄策道:“喏!”

程务挺瞪着牛眼,心说难怪你这瓜怂没有当场翻脸,原来一切都是个陷阱,就等着谁傻乎乎的蹦出来,然后当做吓唬猴子的那只鸡给宰掉?(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7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