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酒宴】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酒宴】

古往今来,文豪之中自称“饕餮”者,莫过于苏轼。

这厮不仅是个吃货,而且有才,常常即兴将一些美食赋成诗词而流传开来,与他有直接关系的名馔不少,甚至用他名字命名的菜肴更多,诸如“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肉”……

一想起苏轼,那一首首有趣的关于美食的诗词自记忆中跃然而出,房俊顿时“灵思泉涌”!

他瞅着李二陛下,心中底气十足:嫌弃咱这菜肴不好,配不得你李家皇族身份?那行,咱就给您看看配上这一首首诗词之后,即便是竹笋炒肉也照样妙趣横生、瞬间身价百倍!

甚至当李二陛下被他这个给果酱“橙齑”授官的创意震撼到了,已经偃旗息鼓打算就此作罢,他反而不干了!

不是找茬么?

来来来,让你见识见识咱的存货!

黑脸上笑容可掬,指着那道竹笋炒肉犹如一个好客的主人:“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炒猪肉!雨后嫩笋,精瘦猪肉,搭配起来简直就是天造地设,不仅具有滋阴凉血、和中润肠、清热益气、利膈爽胃之功效,更是无上之美味。说起来,这道菜微臣倒是在陛下那边常常吃到……”

李二陛下还在琢磨那两句“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觉得其中蕴含之意境实在是超凡脱俗,却被后两句俗不可耐的“不俗又不瘦,竹笋炒猪肉”给活生生的毁掉了,心中郁结惋惜。

听了房俊后边的话语,顿时愕然:“朕何时赏赐过你竹笋炒肉?”

待见到房俊一脸惆怅委屈,一旁的太子李承乾和房陵、长乐两位公主苦苦憋着笑,李二陛下这才恍然。非但没有恼怒于房俊的揶揄之语,细细思之,反而甚觉有趣,不仅大笑道:“你个棒槌也有喊冤叫屈的时候?哈哈,难得,难得!”

心中叹服于房俊的才思敏捷,知道大抵每一道菜肴房俊都能随口道出几句诗词,便指着一碟色泽金黄的糕点说道:“此物如何?”

这道糕点乃是环饼,一种甚为常见的点心。用蜂蜜、花椒等原料熬成的水和适量的鸡蛋、清油和面,然后反复揉压,搓成粗条,捻成面团,搓成或抻成由粗细匀称、盘连有序的圆条构成环状物放入油锅炸至棕黄色即成。

此物股条细匀,香酥甜脆,金黄亮润,轻巧美观。

房俊便笑起来,这个更容易啊……

“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知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这是苏轼吃到一位老妇所作之环饼之时有感而发,作诗相赠。四行二十八字,便勾画出环饼匀细、色鲜、酥脆的特点和形似美人环钏的形象,堪称妙手天成!

“妙极妙极!”太子李承乾抚掌大笑,“父皇明鉴,二郎之才华当真是冠绝大唐、独步天下,您怕是难不住他啊。”

别说是房陵公主双眸晶亮一脸花痴相,就连长乐公主这次也是饶有兴致的盯着房俊的脸庞,心中惊叹不已。这一句句的诗词信手拈来便文采斐然,尤其是应时应景尽显急智,配合这满桌的佳肴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刚刚用膳之时尚不觉如何,此番听了这些诗词,再看看这菜肴,顿时有一种将满满的才华吃下腹去的奢华!

这厮以往自称“才高七斗半”,自己多少事有些不屑的。纵然所作的诗词皆是传唱千古的佳品,纵然才华横溢丝毫不逊于曹子建,可是这般厚颜无耻,难道不知脸红么?

但是现在长乐公主算是服了……

这家伙的确是诗才天授,赞一句冠绝当代绝不为过!

李二陛下也莞尔,这小子的确有牛气的本钱!

皇帝陛下心中恼怒一扫而空,俱是得到良辰辅佐的欣慰与喜悦,一撩衣袍,席地坐到桌案之侧,随意的对着几人招招手:“怎么,不愿与朕一同饮酒,还是讨厌朕这个恶客?”

房俊连忙说道:“微臣岂敢?能与陛下同席,乃是微臣前世修来的福分,此乃旷古烁今之圣恩,非古之名臣,未有这等殊荣。微臣诚惶诚恐,感念天地,对陛下敬仰之情宛如滔滔黄河之水……”

太子瞠目结舌,房陵公主目瞪口呆,长乐公主以手抚额。

果然是佞臣呀,这等阿谀之词怎能这般自然的便说出口?

太不要脸了……

就连李二陛下亦是一脸黑线,非但丝毫没有被拍了马匹的舒爽感,反而因为房俊赤果果的用词甚感尴尬,便怒叱道:“闭嘴!正经说话!”

“呃……微臣的意思是,还请陛下稍等,微臣这就吩咐家仆重新整治一桌酒宴……”

皇帝来你家吃饭,怎么能给他吃残羹剩饭?

李二陛下摆摆手:“朕不请自来,毋须重新整治,就这桌挺好。”

几人只得听从圣意,乖乖的坐到席上来。

本来菜肴便是刚刚摆上来,几人只顾着言谈尚未落筷,况且人家皇帝都不在乎,就只好遵从。幸而这是唐朝,君臣礼仪尚未如以后那般严苛,李二陛下带着几个小辈同席,实在是正常不过。

若是到了宋朝以后,怕是房俊等人只有跪在一旁的份儿……

席间言谈甚是愉悦。

李二陛下自然知道此次聚会的发起者大抵便是急于加入东市翻建的房陵公主,对此也抱着认同的态度。

“既然房俊已然答允你可以承建昆明池临时市场以及东市的工程,那就要好好的做出个样子,莫要让旁人说咱们皇族只会捞钱,坏了皇家威仪,损了李氏名声。”

李二陛下如此叮嘱。

捞钱是小事,也是理所应当,放着钱在哪里怎么能没有皇室的份儿?但是捞钱归捞钱,却不能吃相太难看,最起码皇室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不能落人口实。

房陵公主喜翻了心儿,赶紧说道:“不会让皇兄失望的。”

李二陛下便点点头,想要多说两句,不过想到房陵公主的遭遇,又住了嘴。

杨豫之一事,李二陛下恼怒于房陵公主将皇家颜面丢尽,可是想想当初先帝将如花似玉的房陵公主下嫁于丧偶之窦奉节,后来窦奉节甚至喜好府中小厮将房陵公主冷落一旁,春花一般的年岁独守空闺孤枕难眠,心中的怒气便渐渐平衡下来。

与杨豫之苟且固然过分,可是那又怎样?

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妹子,怎会一点都不心疼呢……

“好好做,若是房俊敢算计你,就跟某说,某赏他竹笋炒肉!”

李二陛下说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积攒一些钱财家底,以后嫁人之后底气也能更足一些。

房陵公主便眉花眼笑:“谢谢皇兄啦!”然后秀眸瞟着房俊,掩唇而笑:“房府尹听到没?哼哼,以后若是再敢给本宫甩脸子,本宫就在陛下面前告你的状!”

房俊苦瓜脸:“陛下,微臣是您这一边的啊……您的话,微臣自然是无所不遵。可微臣也难啊,昨日是吴王殿下,今日是房陵殿下,若明日又是长乐殿下……微臣不好做啊!”

本来正素手为李二陛下斟酒的长乐公主顿时秀眸一寒,瞪着房俊:“休要如此牵扯旁人!再者说,吴王那边是你主动找上门去的吧?哼哼,这时候居然倒打一耙,其心可诛!”

房俊一脸无语状。

李承乾便笑道:“丽质这可是冤枉了二郎,他这是为你着想呢,今日有这番话放在这里,明日他便可名正言顺的给你也在工程中谋一份好处。你却不识好人心……应当斟酒赔罪才是!”

长乐公主愕然,下意识的向房俊望去。

房俊耸耸肩,一副“给你送钱你都不要”的无奈表情。

李二陛下脸色立马沉下来。

两人这副神情,放在早有成见的他眼中,分明就是“眉来眼去”……

房俊你个小王八蛋,居然敢当着朕的面前勾搭朕的闺女?

其心当诛!(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