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无耻之徒】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无耻之徒】

武元爽瞪着眼珠子说道:“就算媚娘坐月子,难不成吾那妹夫也不肯见见两位舅哥?”

按他的想法,媚娘固然对他俩心怀怨恨,不肯将好处拿出来分润给他们,可是房俊到底乃是官面上的人物,总不会让人说他苛待小妾的娘家的吧?只要房俊心中忌惮自己的名声,又或者觉得亏欠了媚娘的娘家,总该有所表示吧?

依着房俊的身份地位,哪怕只是从手指缝里漏出那么一点点,也足够他们兄弟吃得满嘴流油了……

武元庆却是背着仆人拽了拽武元爽的袖子,等到武元爽不解的看过来,便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位兄长是不是傻……

房俊那是什么脾气?若是知道以往兄弟俩如何对待武媚娘、对待杨氏,说不得能狠狠的捶两人一顿,还想跟房俊要好处?也就是武媚娘虽然怨恨两兄弟,但或许会忌惮杨氏在武家以后的生活,会饮气吞声的任由两兄弟敲砸盘剥一番。

房俊会惯你那个毛病?

正在这时,先前那婆子从后宅回来,说道:“武娘子请二位入内相见。”

武元庆松了口气,最怕撞见房俊了,赶紧拉着还欲说话的武元庆跟着婆子向后宅走去。

房府在高阳公主下嫁之时大规模的翻修了一次,房俊自己又出钱出料借由工部之手大肆修建了许多房舍。武氏兄弟一路向着后宅走去,所过之处见到的亭台楼阁皆是奢华堂皇,比之武家强了何止十倍。

武氏兄弟震惊之余,互视一眼,愈发肯定了要好好的挟制武媚娘来攀上这门好亲戚的心思……

武媚娘所居住的是一处两层的小楼,飞檐斗拱看似小巧秀丽,等到进去之后,却发现别有洞天。

红木的地板、紫檀的屏风,进门便见到一座一人高的珊瑚树放置在中堂,通体赤红宛如一丛燃烧的火焰。

武元爽下意识的咽了咽吐沫……娘咧,这玩意估计就连皇宫里都没有,得值多少钱?房二那个败家子也是够可以的,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这里,就不怕仆人不小心给碰坏了?

武顺娘低着头,不言不语的跟在后边。

转过中堂,在内宅见到了一身正装的武媚娘。

武媚娘半躺在躺椅上,一身绛色华服,满头青丝高高挽起缀满珠翠,本就白皙的脸颊因为生产之后体弱而显得愈发晶莹剔透,娇小的身子充满了一种令人望之心生怜意的楚楚风韵。

一双眼眸却是晶晶闪亮,一眨不眨的瞪着武氏兄弟。

武元爽四下望了望,也不用武媚娘说话,便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大马金刀的坐了,大咧咧说道:“看妹妹的气色还不错,为兄是白担心了。”

武媚娘俏脸毫无表情,冲着武顺娘点点头,柔声说道:“本来就想要将姐姐接过来小住几天的,既然来了那就正好,先去偏房看看孩子,妹妹跟两位兄长说说话儿。”

武顺娘是个绵软的性子,不然也不会在丈夫去世之后被贺兰家的长辈挤兑得苦不堪言,甚至想要将她改嫁某一笔好处……闻言点点了头,一声不吭的跟着一个侍女走出去。

武元庆坐到武元爽身旁的椅子上,看着武媚娘清冷的俏脸,那一丝略显苍白的病容非但未曾减去动人的姿色,甚至更平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娇弱,令人恨不得上前搂入怀中肆意怜爱……

深吸口气,将这些龌蹉的念头抛开,武元庆冷笑道:“两位兄长登门探望,妹妹却拒之门外,不知这是所为何故?世上可没有这等礼数,难不成房家这等书香门第,是这般不知礼法不通教谕?若是传扬出去,怕是要为天下人所耻笑!”

外间可不知武家兄妹之间的龌蹉,武媚娘对两位兄长拒之门外之事传扬出去,有损是武媚娘的声誉、是房家的声誉。若是当真如此,难保房家对武媚娘的看法会产生转折,就算不至于怪罪,也势必不能如以往那般看重宠信!

就不信你完全不在乎?

武媚娘微微一笑,淡淡的抽了武元庆一眼。

想要挟制我?

真是自作聪明!

她语声清冷,缓缓说道:“有话不妨直说,何必这般出口伤人?”

武元爽还以为武媚娘被他们捏住了脉门,唯恐将她对兄长不敬之事传扬出去会导致她在房家失宠,顿时信心大增,连忙说道:“小妹你有所不知,咱们武家现在空有一个开国县公的爵位,家中情形却是每况愈下。妹夫现在掌管东西两市的拆迁翻建,何不多多照拂一下?好歹咱也是亲兄妹,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那东市翻建据说耗资两万万贯,娘咧!咱只要从中分润哪怕十分之一,也足够了哇!”

武媚娘差点气笑了!

两万万贯的资本,你要分润一成?

你这脑子里都装的是些什么东西?

也真敢说得出口!

武元庆看着武媚娘面色冷清,似乎也觉得这般狮子大开口有些过分了,便在一旁说道:“放着东市这么大一盘生意,总不会不照顾自家人吧?这传扬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非但有损妹妹你的名声,便是妹夫那边,怕是也要惹出非议……”

武媚娘柳眉倒竖,娇叱道:“放肆!你们若是敢出去胡乱谣言,当心吃不了兜着走!口口声声一家人,呵呵,这个时候想起是一家人了?当年不让我吃饱饭、让我跟仆役婢女住在一处,冬天连一件御寒的棉衣都不给……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不说是一家人?”

武氏兄弟面色铁青,心中到没有多少难堪、更没有几分后悔,只是想着武媚娘这个态度,怕是今次前来的目的很难达到……

武元爽不知怎么说,倒是武元庆口齿伶俐一些,闻言冷笑道:“在家从父,父死从兄,你吃着武家的用着武家的,吾兄弟将你抚养成人,现在攀了高枝有出息了,开始算起当年的小帐来了?哼哼,若是如此,某倒是想要让坊市之间评断一番,看看有无这样的道理!”

武元爽点头附和道:“对极对极!吾兄弟将你养大成人,总不会就因为没有给你吃上山珍海味穿上绫罗绸缎便成了仇人吧?咱们倒是也想给你穿金戴银,可武家没那个条件啊,穷啊!”

两兄弟一唱一和,好像武媚娘若是不回报他们当初的“恩德”,便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一般……

武媚娘纤秀的手指死死捏着扶手,面颊微微抽搐几下,眼中光芒闪烁。

不是吓得,而是气得!

人要怎样无耻,才能在凌虐自己的亲妹妹之后尚能堂而皇之的说是“为了你好”,甚至还能厚颜无耻的上门所要好处,美其名曰“报答”?

屋内陡然安静下来。

武氏兄弟诧异的向武媚娘望去,正好与她的眼神对视,都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那是一束怎样冰冷而毫无感情的目光……就放佛三九天的冰凌子一般直直的刺进心窝里,又冷又痛,令人彻骨生寒。

冷漠、仇恨、暴虐……

就在武氏兄弟心惊胆跳的时候,武媚娘忽而一笑,冷冽至极的森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春风一般的温暖。

“倒是得亏两位兄长教导,否则小妹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也罢,既然两位兄长想要谋求东市的工程……敢问一句,你们准备了多少本钱,想要承揽多少工程?”

武元爽愕然问道:“本钱?我那妹夫掌管京兆府、总揽东市翻建,哪里还需要我们拿本钱?随便将几条街划归我们建设,用料、人工等等费用让京兆府先行给垫付就行了呗。”

武媚娘闻言,笑得愈发明媚灿烂起来。

她是当真给气笑了!

无耻的人见得多了,但是如此无耻之人居然是自己异母的兄长,实在是不知令人说什么好了……

行吧,既然你们这般无耻,那也就别怪我绝情咯!(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8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