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春耕】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春耕】

细雨濛濛,阡陌纵横。

一块块平整的田地在山坡上铺展开来,微微细雨中,不少农夫耕作其上。一条溪流从山顶奔泻而下,因为雨水的缘故水势渐长,奔流之中发出汩汩的声响,溪流两侧是一块一块方方正正的水田,农夫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用扁担挑着温室里育好的稻苗,赤着脚迈进水田,将一簇一簇的稻苗插在水中泥土里。

旱田上人更多,春耕之时赶上小雨是近些年都未曾有过的好天时,湿润的土地种子种下去才能更好的发芽生长,几乎所有的劳力全都下地耕作。

学堂也放了农假,稚龄童子脱去学堂的长衫,换上寻常的农家衣服,一条细牛皮制作的绳索穿过牛鼻子上的鼻环,被孩童牢牢的牵在手里,轻轻一扯,牛就乖乖的跟着往前走,后头扶着贞观犁的大人矫正姿势,田地里便会犁出一条条笔直的田垄。妇人们跟在最后,将种子仔仔细细的种在地里,合上一层土,就等着种子生根发芽……

房俊来到山腰的时候,眼前便是这么一副盛世华彩的画卷。

自己兢兢业业、夙夜难寐的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将眼前这安逸富足的时代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

何谓盛世?

在房俊看来这个标准其实很简单,无非是老有所养、少有所学、病有所医、劳有所得……

前方不远处有一群人聚拢在田间地头,不时有人目光灼灼的向着房俊这群骑士看过来,待到看清楚房俊的相貌,这才收回目光,再不关注。

房俊心底奇怪,这里是咱家地头啊,哪里来的这么一群棒槌指手划脚?

下马走过去,往人群里看了一眼,急急忙忙就要回头跑路……

“房二,某是洪水猛兽乎,让你避之唯恐不及?”

一身蓑衣斗笠的李二陛下负手站在地头,衣衫下摆尽是泥巴水渍,浑然没有半分天下至尊的模样,倒像是一个关心田地产出的土财主……只是眼神瞅着探头探脑的房俊,甚为不善。

房俊咧咧嘴,赶紧说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见到陛下微服私访,深入田间关心百姓民生,实乃千古未有之圣主。只是此处到底乃是乡野之地,恐有白龙鱼服之不测,是以微臣赶着回去组织人手前来护驾……”

“呵呵,佞臣就是佞臣,张嘴闭嘴都是阿谀奉承之词,好厚的一张面皮。”李二陛下身边一个干巴瘦的老头嗤笑一声,出言讥讽,却不正是魏徵那老货……

这老货在家中歇了一些时日,大抵是元气得到补充,精神头儿还不错,只是脸上纵横密布的老年斑愈发明显,身躯也渐渐佝偻下去,再也不复往昔刚硬挺拔之气魄

只是这一张嘴还是犹如毒蛇……

房俊眼皮跳了跳,淡然道:“子曰: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子又曰: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郑国公大抵是年纪大了,忘记了当日在下厚赠寿材之恩,也罢,在下虽然施恩不望报,可总归不能白米饭喂出白眼狼吧?等会在下边安排家仆前去贵府将那块寿材扛回来,还望郑国公勿怪。”

魏徵气笑了,手指点指着房俊,牙都快咬碎了:“好好好,老夫一生清廉,未曾收受半分賄賂,临死收了你一块棺材板便被你整日放在嘴边,导致晚节不保!罢罢罢,你快去老夫家里将棺材板扛走,看你以后还如何诋毁老夫。”

房俊提醒道:“是您跟我要的,不是我主动送的……”

“滚蛋!”

魏徵怒叱一声,转过头不理他,拉着一个老农询问种子以及耕种的问题。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不尊长者,竖子狂傲!你爹就这么教育你的?”

房俊呲呲牙,看向李二陛下:“陛下明鉴,非是微臣不尊长者,实在是郑国公为老不尊……微臣食君之禄,尚且知道忠君之事,郑国公这么一大把年纪,却对晚辈吹胡子瞪眼,当初跟微臣讨要棺材板的时候也不是这个态度……”

“滚蛋!”李二陛下也怒了,你能不能着点调?

“喏!”

房俊回身就走。

“回来!”李二陛下喝了一声。

房俊无奈:“陛下还有何吩咐?”

李二陛下手里捏着几粒棉花种子,抬眼看着繁忙的农田,问道:“此处土地肥沃,乃是上等之良田,种上稻谷,必是一年丰收。何以全都种植棉花?”

土壤被雨水浸润,带着淡淡的土腥味儿,用手一握,便是松散的一团,微微泛着油亮。李二陛下虽然出身门阀,但是向来注重农耕,以往长孙皇后活着的时候夫妻两个每年春耕都会下到田间地头,亲自扶犁耕作,以为天下表率。所以他看得出这处田地甚为肥沃,却搞不明白房俊为何舍弃稻谷,偏偏要种植从西域带回来的棉花……

棉花的确是保暖的好东西,可是对比可以填饱肚子的粮食,重要程度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吧?

房俊略作沉吟,心中组织着说辞。

半晌,他说道:“陛下可曾想过,将来荡平高句丽之后,要如何管理?或者说,大唐百万将士浴血奋战覆灭高句丽,就只是为了在大唐版图上多一块土地,用百万将士的鲜血,来染红陛下功盖千秋的宏伟霸业么?”

李二陛下脸色瞬间一沉,神色不豫。

攻占高句丽之后……谁管他之后如何?朕要的就是覆灭高句丽的宏图霸业,要的就是大唐的版图旷古烁今,要的就是赶超秦始皇成为千古一帝!

至于攻占高句丽之后要如何治理,李二陛下想都未想过!

“你小子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不错不错,倒也不是一味的谗言媚上,有些诤臣的风采。”

一旁的魏徵闻听到二人的谈话,插了一句。

一直以来,魏徵都是朝中坚定反对征伐高句丽的中坚分子,在他看来高句丽苦寒之地,土地贫瘠人口稀少,食之有如鸡肋,哪里有半点味道?为了一个区区的高句丽,便要征调百万之师,耗费无数钱粮,实在是大大的不划算。

李二陛下不说话,瞪着房俊。

不是说好了当佞臣的吗,你小子到底哪边的?

房俊冲着魏徵翻个白眼,拱手对李二陛下说道:“陛下志存高远、胸怀天下,微臣佩服之至。只是陛下可曾想过,若是高句丽征而不治、得而复失,千秋之后,史书之上会如何评说陛下?”

李二陛下面色阴沉,已经忍不住想踹人……

魏徵精神一振,及时说道:“陛下,房二言之有理!征伐高句丽固然乃是千秋伟业,可是其地苦寒,得之无益,靡费无数钱粮折损无数将士就只为了陛下一个千古一帝之头衔,怕是史书之上贬损之声不绝于耳,千秋之后,将被后人视为陛下最大的失策!征伐高句丽之事,还请陛下三思……”

李二陛下咬了咬牙,看都不看魏徵,只是瞪着房俊,眼神闪烁,目露凶光。

小子!

居然跑来拆老子的台?征伐高句丽势在必行,难道你自己心里不知道?赶紧想法子给老子圆回去,如若不然,哼哼……

房俊额头冒汗,李二陛下瞪他,他就瞪魏徵……

老东西就老老实实的询问耕作技术好了,怎么哪里说话都有你?

烦人不烦人……

“郑国公此言差矣!陛下意欲征伐高句丽,乃是为了大唐千秋万代之基业着想,岂是为了一己私欲而罔顾帝国利益?郑国公看不到陛下之良苦用心也就罢了,反而在此妖言惑众诋毁陛下,鼠目寸光之辈,简直该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29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