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圣眷】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圣眷】

房俊赶紧说道:“下官省得,多谢郡王爷教诲。”

李道宗笑眯眯的摆摆手:“什么教诲不教诲的?不过你小子不讲究,本王数次邀你来府上饮宴,何以拖拖拉拉借故推迟,不肯赏脸?”

李晦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是河间郡王李道宗?

满朝之中,谁不知道李道宗冷面冷心,对谁都是淡漠视之爱搭不理的模样?

可是现在瞅瞅,对房俊这是何等春风拂面?

简直像是自家女婿一般……

房俊无奈道:“京兆尹冗务繁杂,加之昆明湖畔的临时市场工期严谨,下官岂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非是不肯去郡王府赴宴,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李道宗点点头表示理解,欣然道:“那行,等到忙过这一阵,可再不能借故推脱!本王那女儿,可是心心念念想要给二郎敬一杯酒,表述一番心底之感恩。”

这说的自然便是当初吐蕃和亲那档子事儿。

萧瑀插话道:“说起来,老夫想起一事。家中老妻想来喜爱二郎之人品,前些时日江南族人前来探望,见到一个族中侄孙女甚是乖巧明秀,是以媒婆之心大发,想要给二郎说一门亲事,怕是这几日便会请人去与你母亲说和。”

房俊大敢头痛,苦笑道:“怕是要令国公夫人失望了,高阳殿下生育未久,晚辈何敢纳妾?”

李道宗哈哈大笑道:“二郎这话,本王不敢苟同。七去之条当中,‘妒,为其乱家也’,正妻焉能阻止郎君纳妾?高阳乃是金枝玉叶,必然不会毫无妇德,二郎这般拿高阳挡箭,莫不是轻视吾皇族家教不成?”

“七去”,又谓“七出”、“七弃”,出自汉朝《大戴礼记》: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

犯了“七去”之条,丈夫便可休妻,换言之便是时下妻子的准则,绝对不可行差踏错,就算是公主也不行!

李道宗这话,就完全是打趣了。

房俊大汗,告饶道:“还请郡王饶命,若是这等话语传回家中,殿下怕不是要哭闹一场,狠狠的掀掉下官的一层皮去。”

李道宗哈哈大笑,便是萧瑀也不禁莞尔,笑道:“二郎勿扰,老夫那侄孙女钟灵明秀,乃是难得一见的佳人,必然不会委屈了二郎。至于高阳殿下那边,自有吾那老妻与令慈做主,想来高阳殿下亦不至于便断了二郎纳妾之路径。”

房俊无奈:“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心里却是暗暗警惕,这老狐狸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自己在江南将萧家折腾得不轻,市舶司更是斩断了萧家很大一部分利润,现在这老狐狸却巴巴的上赶着将侄孙女给自己做妾?

绝对有阴谋……

李道宗和萧瑀哈哈大笑。

一旁的李晦彻底郁闷了……

怎么好像我才是一个外人?

看李道宗和萧瑀对待房俊的态度,分明就是将房俊视作跟他们一个层次的存在,未曾因为年纪或者辈分有丝毫的轻慢。

而且……萧瑀居然将侄孙女许给房俊做妾?

江南女子细腻秀美,加之出身名门,那必然是男人憧憬的房中恩物,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着实令人羡慕嫉妒恨……

李晦心里颇有些挫败,想要在房俊面前显示一下人脉的,却不妨被人家反客为主,着实心中羞恼。

可是这还没完……

堂中诸人窃窃私语,堂外忽然一阵脚步杂乱,一行人走进堂里。

为首一人一身宝蓝色锦缎袍服,身躯健硕,龙行虎步,正是李二陛下……

“呼啦”

堂中诸人尽皆起身,齐齐躬身道:“见过陛下……”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摆摆手,淡然说道:“窦家丧事,诸位不必拘礼,各自安坐吧。”

“喏。”诸人应了一声,静候李二陛下端居主位,这才纷纷落座。

李二陛下向来并不太讲究君臣礼仪,在他看来都是自己的肱骨,大多数的臣子都是跟随自己一路厮杀而来,各个都是过命的交情,弄那些虚头巴脑的礼数反倒是寒了人心,实在不当大用。

所以兴之所至之时,他能跟程咬金尉迟恭等人饮酒作乐,当众起舞,浑然没有半分帝王威仪……

大家都知道李二陛下的性情,再者此处又非是太极宫内,是以随意得多。只是到底是帝王,诸人言谈之间难免便拘谨了一些。

萧瑀到底与李二陛下情分不同,起身来到李二陛下身边坐下,低声交谈几句。

李二陛下面容肃穆的应着,却有些心不在焉,眼眸扫了一圈儿,便见到刚刚落座道李道宗身边的房俊,就招了招手……

堂内有些沉寂,继而为了掩饰,这才恢复如常。

都知道房俊深受李二陛下器重宠信,可是这般当众相召,依旧令人羡慕得紧。

房俊只得歉意的对李道宗笑笑,起身向李二陛下走过去。

身后的李晦眼神复杂……

若说刚刚李道宗和萧瑀的态度令他感到羡慕嫉妒恨,那么此刻李二陛下随意的招招手,简直给他造成了成吨的伤害。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房俊的区别,无关身份,无关年纪,而是一个仰仗父亲威名和皇族身份趾高气昂目无余子,另一个则是早已自纨绔的层次脱胎换骨,一举进入帝国最顶级的那一个阶层……

年青一辈当中,不仅仅是李晦不如房俊,几乎所有的世子少主都已然全面落后于房俊。

房俊,当得起年青一辈第一人的称呼……

“尔父身子还未曾痊愈?”李二陛下见到房俊前来吊唁,便知道房玄龄定然是身体不适。几十年君臣相和,他最宠信的便是杜如晦、房玄龄以及长孙无忌三人。

现如今杜如晦早逝,长孙无忌与他渐行渐远,唯有房玄龄依旧忠心耿耿的侍奉身边,为大唐帝国呕心沥血为他李二陛下鞠躬尽瘁,哪怕只是头疼脑热,李二陛下亦是心忧不已。

这是真正发自肺腑的关心……

房俊连忙躬身答道:“启禀陛下,家父身子尚好,御医已然诊治,说是过上几天便无大碍。只是家慈担忧,唯恐雨天寒气湿重导致病情加剧,是以命微臣前来吊唁。”

李二陛下:“呵呵……”

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怕老婆?

不过若是旁人被自己的儿子这般说法,那简直就要成为天下笑柄;可偏偏从房俊的嘴里说出来,没有一个人会觉得是个笑话,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心思。

房玄龄怕老婆,普天之下谁不知道?

再惊异的事情当你习惯了,也就不以为奇了……

李二陛下点点头:“回头朕让尚药局的内侍准备一些将养身体的药材送去府上,你状告尔父让他好生将养,朕离不得他,大唐更离不得他!这宰辅之位,他还得给朕再干上二十年才行。”

堂内又是一静……

不过众人也只是感叹君臣相得的这段佳话,至于嫉妒之心,却是没有的。

房玄龄是谁?

当年军中投靠李二陛下,之后便在秦王府中执掌大权,数十年来非但圣眷从未衰减半分,反而随着年纪的增长愈发得到器重。且不说房玄龄的能力天下无双,单单与李二陛下的这份情谊,又有谁能比得过?

或许也只有一个长孙无忌。

只是可惜,长孙无忌为了家族的利益前途,与陛下却是渐行渐远……

若是现在说起“朝中第一人”,房玄龄当之无愧!

“喏。”房俊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

这是皇帝的恩遇,必须一丝不苟的表示感谢,再多的礼数也不嫌多。

李二陛下问道:“刚刚朕进来的时候,见到你与宋国公相谈甚欢,不知在谈些什么?”

房俊在江南折腾得江南士族苦不堪言,回到关中又将关陇集团怼得下不来台,却又能与江南士族的领袖萧瑀相谈甚欢,这不得不令李二陛下感到惊奇。

难道不应当是萧瑀见了房俊就会生气掐死他的心思么?

事有反常必有妖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