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魏徵病危上】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魏徵病危上】

李二陛下不认为萧瑀有什么理由与房俊这般和善。

诚然以萧瑀的城府不至于对房俊吹胡子瞪眼,但是以萧瑀的地位,又怎么会对将江南士族折腾得慾仙慾死的房俊亲热友善?

毕竟是被房俊狠狠打过脸的……

望着李二陛下狐疑的目光,萧瑀笑而不语,房俊略显尴尬,低声道:“宋国公……想要给微臣说一门亲。”

李二陛下顿时眉梢一挑。

纳妾?

继而,他转头看着身边的萧瑀,似笑非笑道:“宋国公倒是有闲情逸致,居然却撮合这等雅事?”

他倒是没有因为萧瑀给自己的女婿张罗纳妾便恼火,隋唐两代对于驸马的管制都极为松散,过不下去了和离都何以,何况只是纳妾?

他只是惊异于萧瑀的厚脸皮……

你可是清流领袖、江南士首啊!

结果为了巴结房俊这个正当红的京兆尹,就这般没脸没皮低声下气的示好?

萧瑀一脸笑意,丝毫没有因为李二陛下诧异的目光而有一丝一毫的羞愤,坦然道:“二郎诚实果毅、才高八斗,乃是女儿家顶顶的良婿,谁不想将自家女儿嫁于这等少年英杰?陛下慧眼如炬抢得先机,将高阳公主下嫁于二郎,吾等衷心祝福。可是陛下总不至于会阻着老臣将自家侄孙女送入房家为妾吧?”

皇族自然非是萧氏可比,可是你家的儿女为正妻,我家的女儿为妾还不行?

李二陛下:“呵呵……”

扫了萧瑀一眼,目光便幽幽的投注到房俊面上,意味深长。

房俊有些冒汗,这都是萧瑀这个老狐狸的主意,您直勾勾的盯着我干嘛?

旁边诸人都留神着这边的谈话的,房俊与李二陛下的言语虽然轻声,却也没有避着人,是以大家都听得真切。听到萧瑀居然要将本族的侄孙女嫁给房俊为妾,各自心中计较了一番此举之用意之后,便是清一色的艳羡了……

五姓七宗乃是最顶级的门阀,自诩继承汉家衣冠,对于有着胡人血统的关陇集团权贵想来鄙视,哪怕是李唐皇族,亦未被他们放入眼内,轻易不肯与之通婚,唯恐乱了血统。

是以在关陇权贵们眼中,谁若是能娶到一个“五姓女”,那是顶顶的荣耀!

可现在倒好,诸人苦求而不得的“五姓女”,居然就这么被萧瑀巴巴的送到房俊嘴边,还唯恐房俊不肯吃的样子……都是朝廷重臣,差距怎地就这么大呢?

当然,在场的众多关陇权贵亦都清楚,萧瑀固然是想要以此示好,来拉拢房俊,但绝非仅仅是因为房俊占据了京兆尹之位而已。房家乃是山东士族,虽然几百年来名声不显,但是到了房玄龄这一代却是水涨船高,及至现在房俊之崛起,已然是数一数二的山东豪强!

“五姓七宗”不肯与关陇权贵通婚,但是对于笼络山东豪强、江南士族却是不遗余力,因为“五姓七宗”本身便是其中的一份子,利益纠缠,相互联姻。

房玄龄之妻卢氏便出身范阳卢家……

对于这等天降艳福,大家也只能对房俊表示羡慕。这棒槌先是娶了金枝玉叶,这又要纳“五姓女”为妾,家中另一位侍妾武娘子亦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人间绝色,特么好事怎地都被这棒槌一个人都占全了?

门口一阵脚步声响,一位内侍疾步入内,匆匆来到李二陛下面前,俯身见礼,而后疾声道:“启禀陛下,刚刚接到郑国公家送进宫里的消息,郑国公病危……”

“嚯!”

堂内诸人都听得清楚,顿时一片哗然。

郑国公魏徵病重?

李二陛下当即起身,面色凝重道:“当真如此?”

内侍道:“确实如此,刚刚魏家派人前去皇宫通禀,陛下不在,长乐殿下已然命御医前去魏家救治。”

李二陛下点点头,看着随后而来的窦家人,沉声道:“朕先去魏家看看。”

窦家人忙道:“正应当如此。”

窦家乃是李二陛下的母族,娘亲舅大,那是真真的家里人,更何况魏徵的名声满天底下谁不知道?现如今他病重,李二陛下是肯定要前去探视的,这不算将窦家撂开伤了窦家颜面。

李二陛下点点头,当即迈步走向门口,一众内侍紧随其后。

走出几步,李二陛下又站住,回身对房俊说道:“汝与吾同去。”

“喏。”

房俊赶紧上前,紧跟着李二陛下出门。

留下身后一地艳羡的目光……

何谓圣眷?

这才是圣眷!

何谓帝宠?

这便是帝宠!

萧瑀目光幽幽,嘴角衔着微笑。

李晦眼神复杂,信心支离破碎……

曲池坊原是一片荒地山坡,树木杂乱。

经由房俊一手改建,将其建成长安城内首屈一指的宜居之地,现如今更是地价飙升,有价无市,成为长安城内权贵商贾一掷千金却不可得的所在……

雨势渐小,却依旧未停。

皇帝辇驾沿着坊门而入,如此大雨,平整宽阔的街道上却没有一丝积水,显然排水设施极为优良。

曲池坊不似其余坊市那般规划整齐,而是依着地势而建,最大程度的利用空间落差,将山林景致尽皆纳入整个坊市的构建之内,自然和谐,处处都是优美的景致。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因是大雨,没有柳絮飘飞梨花雪白的胜景,当初建坊之时被房俊保留下来的数百株老梨树此时刚刚盛放,舒展的枝条上缀满了一串串的花骨朵,微微裂开花瓣,在雨中摇曳……

院落沉沉晓,花开白雪香,一枝轻带雨,泪湿贵妃妆……

马车卷起的车帘不时有几滴雨水被微风裹挟着卷入车内,沾湿了衣角,李二陛下却浑然不觉。目光深邃的看着车外的美景,赞叹了一句:“这曲池坊不愧是长安城内最宜居之处,就连朕都想在这里有一处宅子,过一过这静谧安详的小日子。”

这话不好接……

房俊索性不接。

谁知道李二陛下现在是个什么心态?

按理说魏徵病重,身为皇帝自然应当痛心疾首、悲怆不已,感叹苍天无情,将这位“千古人镜”从他的身边带走,从此再也无人于得意之时给他敲响警钟,严词诤谏。

可是联想到魏徵数次毫不顾忌情面的当面叱责,以及上一次魏徵想要让褚遂良将《起居注》在他死后公布天下……房俊觉得哪怕李二陛下是个圣人,心中也必然对魏徵恼火之极,恨不得擒而杀之!

所以,房俊也拿不准李二陛下现在心里到底是悲怮于肱骨之将逝而满心伤感,还是绊脚石之将去而心舒神畅,亦或两者兼而有之,难分轩轾……总之帝心难测,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就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吧……

李二陛下说完话,未听到附和之语,略感奇怪,抬眸扫了房俊一眼,见到这厮正眼观鼻、鼻观心的正襟危坐,似乎对自己的话语根本未曾入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瞪了一眼,不过魏家将至,懒得跟着棒槌算账!

前头禁卫开路,一行车驾抵达魏府门口,早有魏家子弟侯在门口,准备接驾。亦有早得到魏徵病危消息的勋贵大臣先行抵达,此际亦都围在门口,恭迎圣驾。

待到李二陛下的辇驾到得门口,众人尽皆微微躬身,魏徵长子魏叔玉急忙上前两步,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撩开车帘,上身微微前倾,仪态恭敬,礼数周全。

然后,一个黑脸少年自车内钻出来,轻轻一跃,跳到地上。

“……”

众人硬生生将“恭迎圣驾”的话语咽了回去,噎得一片咳嗽,纷纷瞪着眼睛,看着从皇帝车驾之内钻出来的房俊。

魏叔玉更是差点闪了腰,看着身前的房俊,两眼圆瞪。

这厮……居然跟皇帝同车?!(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