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谁才是简在帝心】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谁才是简在帝心】

房府后宅。

长乐公主拉着高阳公主的手,将早晨的时候自己想要给房俊说情的事情详细说了,更提及父皇不豫的脸色,不免忧心忡忡、悔之晚矣。

高阳公主也慌了……

她是个没城府的,更没有什么野心,坦率随性。

对于自家郎君是不是要被撤职她并不太在乎,京兆尹也好,县衙小吏也罢,总之仍旧是当今驸马,又有什么所谓?她喜欢房俊的才华,喜欢房俊的率真,喜欢房俊屹立在泾水桥头生死置之度外的男儿气概!

至于官大官小,亦或者当不当官,当真无所谓。

她在意的是会不会被打板子……这两年也不知犯了什么邪,郎君似乎与父皇相克,父皇总是看郎君不顺眼,除去郎君在江南那段日子,其余只要在长安,隔三差五的就得被打一顿,真真是旧疤未愈,又添新伤……

长乐公主又是懊恼又是焦急,一脸歉意的说道:“都怪我,若是我当时不表现得那般急切,许是父皇还不会那般气恼,唉……”

其实她心里也没弄明白,为何一开始的时候父皇心情还听不错,偏偏未等自己开口便立马脸色大变,很是暴躁的样子?

仔细想想,自己仅只是欲言又止的想要给房俊求求情,甚至连话都没出口一句呢……

就因为自己想要给房俊求情?

长乐公主摇了摇头,搞不懂父皇心里想些什么。这几年父皇年岁渐长,性子也愈发难以揣度……

高阳公主自己是个没主意的,平素大大咧咧什么事情也不管,反正外有郎君,家里有媚娘,什么事情都妥妥当当,何时轮到她操心?此时慌了神儿,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着去找武媚娘问问,然后才想起来武媚娘自打生产之后身子管一直虚弱不爽利,这会儿才刚睡下,不好将她喊醒再去费心费神。

她只是平素依赖惯了,遇事总有人办理妥当,她自己也懒得去想,却绝对不是笨蛋。

此刻没了依靠,脑筋转动,便琢磨出一点不对劲儿来……

高阳公主狐疑的看着长乐公主,问道:“姐姐还什么都没说,父皇就已经不高兴?”

长乐公主忧心忡忡,蹙起蛾眉:“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高阳公主秀眸眯起,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面前的长乐公主,心中顿生警觉……

今日长乐公主穿了一件淡粉色的百褶长裙,“裙拖六幅湘江水”,典雅秀美。乌鸦鸦的秀发盘了一个发髻,插着一支金步摇,满头珠翠,套着一件锦缎褙子,上绣祥纹,下悬玉坠,雍容华贵。

清丽绝美的脸蛋儿薄施脂粉,肌肤晶莹剔透,眉目如画,秀色可餐。

此等绝色当前,即便高阳公主身为女儿家,亦难免心动,若是换了男儿面对长乐公主,想必定然是心旌摇曳、魂不守舍!

再想想自家那个虽然不滥却精力充沛的色胚……

高阳公主整颗心都不好了……

不会是……那种情况吧?

可若是姐姐与郎君之间没什么,姐姐为何要给郎君求情?父皇有为何气恼暴躁?

高阳公主简直不敢想。

她倒不是觉得若是真那般便是天地不容、人神共弃,世家门阀里头小叔子偷了嫂、侄子钻进婶婶的房里、公公扒灰儿媳妇……这种事情不要太多,皇族里头更是屡见不鲜,房陵姑姑不就是跟侄女婿相好,结果被丈夫当场捉奸,将侄女婿给弄死了?

她只是觉得姐姐长乐公主一向都是贤良淑德、文静娴雅,小时候甚至一度成为她的典范,一举一动都要跟着长乐姐姐学。

这样一个传统正派的女子,会被自家那个棒槌勾搭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长乐公主见到高阳公主一张俏脸神色变幻,不知心里想着什么,便好奇问道:“你想什么呐?”

高阳公主张口欲言,倏地想起房里还有其他人在,便回头对两个小公主说道:“你俩让嬷嬷抱着孩子去旁边房里,我有话跟姐姐说。”

衡山公主对两个胖小子稀罕得不行,想要抱抱也不敢,唯恐被高阳公主嫌弃笨手笨脚,此刻听了这话,顿时欢天喜地拉着晋阳公主,一叠声的催促奶嬷嬷:“快点快点,我们去旁边屋子里玩!”

说着,就要伸手进去摇车抱起老二房佑……

奶嬷嬷唬得脸都白了,这位殿下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哪里敢让她抱孩子?赶紧上去拦住,又在外边叫进来两个侍女,抱着孩子出去了。

衡山公主噘噘嘴,有些不高兴,不过到底还是稀罕孩子,便蹦蹦跳跳的追了出去。晋阳公主娴静得多,先是冲两位姐姐敛裾施礼,然后眨了眨大眼睛,问道:“姐姐们是要说姐夫的事情么?那我也听一听吧。”

李二陛下女儿众多,但是一众女婿当中能够让晋阳公主嘴里喊一声姐夫的,唯有房俊……

隐隐约约的,她也知道昨晚京里发生了大事,与房俊有关,心中自然关心。

高阳公主尴尬一笑,摆手道:“非是谈论你姐夫,而是我与姐姐有女儿家的私密事要说,不适合你听,快快跟小幺去玩吧。”

晋阳公主“哦”了一声,撇撇嘴,不情不愿的转身走了,心里却是腹诽:谈什么女儿家的私密事要背着我?难道我不是女儿家……

“臣,请陛下允准致仕,告老还乡。”

房玄龄再次一揖及地,语气微微有些颤抖。

大殿之上一片沉寂。

长孙无忌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殿上揖首而立的房玄龄,心说这位可是真的狠人,见到自己儿子要吃亏,京兆尹的职位眼看即将不保,居然以致仕来要挟皇帝?

难道你不知道咱们这个皇帝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么……

御座之上,李二陛下面沉似水。

他先是检讨自己居然疏忽了这位肱骨之臣,老实人的存在感一向很低,这让他在斟酌处理这次事件的过程中,只是权衡自己的利弊得失,却完全没有顾及房玄龄的感受。

然而老实人冒出火来,却格外猛烈……

继而,心中的恼怒便不可遏制!

他千想万想,也想不到房玄龄居然在大殿之上说出请求致仕这样的话语来!

这算什么?

你眼里还将朕当做皇帝么?

当真是胆大包天,拿致仕来要挟朕?

好吧,李二陛下不得不承认,这一招胆子大是大了一些,但是的确管用……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旁人,李二陛下手里的镇纸说不得就能飞到他的脑袋上,然后怒叱一番,发泄一通,直接就应允了致仕的请求。拿致仕来要挟朕?那你就当真致仕吧!

李二陛下可不是个好脾气的。

然而面前的人是房玄龄,李二陛下不能、也不忍那么做……

这是他的肱骨之臣,当真犹如他的肱骨一般不可或缺,这么多年给他立下多少汗马功劳?秦王府当中运筹帷幄、决胜玄武门,扶保自己逆尔夺位之后又操持朝政,在前隋遗留下来的一片狼藉的焦土之上硬生生缔造出一个太平盛世!

最重要的一点是,房玄龄与长孙无忌不同。

二者功绩相当,可自己对长孙无忌有多么优渥?名誉、权势、地位……长孙无忌几乎样样压着房玄龄。然而房玄龄就是这么一个老实人,从不居功自傲,从不争权夺利,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就好比朝中一根定海神针那般,不言不动,却巍然如山!

说到底,他欠房玄龄的。

所以此时心中虽然恼怒与房玄龄居然敢要挟于他,他却不能当真借着由头答应了,让房玄龄下不来台。

他从一介不受宠爱的纨绔子弟,到今日手执乾坤君临天下,期间有多少文臣武将与他一起历经生死、并肩战斗?然而到头来,又有几人能善始善终……

这是他的肱骨啊!

深深吸了口气,李二陛下将所有的恼怒都排斥出去,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从御座上站起,走下丹陛,来到房玄龄身前,双手扶住房玄龄的双肩,温言道:“玄龄这说的是哪里话?若是朕有甚做错之处,你只管道来,朕必然加以改正。只是这致仕之说……却是万万不可再提起,朕,绝对不允!”

群臣震撼!

所有人都认为房玄龄现在提起致仕绝非明智之举,无论他是真心或是假意,陛下都会下意识的认定这就是要挟!

可谁都想不到,本来应该恼羞成怒的陛下,却说出这么一句话,做出这么一个举动……

大殿之上,落针可闻。

房玄龄,才是真正的简在帝心!(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