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房俊要干啥】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房俊要干啥】

昨日一场春雨过后,长安城内房舍新新杨柳青青,城外远处峰峦起伏山色如黛。

街面上的青石板被雨水冲刷得焕然一新,尘土泥灰尽皆洗涤一净,行人簇拥着走出城去,行至田间地头继续未完成的春耕。一年之计在于春,这场雨正好将田地里的土壤浇透,水分充足,种子种下去之后能够更快的发芽成长。

只要夏日里不至于旱得冒烟儿,凭借近两年兴修的各种水利加以灌溉,整个八百里秦川定然会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只是今日,所有因为这场春雨带来的喜悦都被昨夜东市那边闹得沸沸扬扬的啸聚事件冲淡了不少,又是闹事又是起火,搞得人心惶惶彻夜反复。上一次阖城恐慌是什么时候?

想一想,那还是当年颉利可汗率领突厥狼骑千里突袭抵达渭水,逼迫陛下签署城下之盟的时候……

话说最近是怎么回事,承平了多年的长安,总是一起接着一起的事情?

等到京兆府的告示张贴出来,满城哗然!

公审?

这事儿稀奇,以往可只是在戏文里头听说,据说为了惩罚那些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之凶徒,官府会将其捆绑置于衙署门前,当着百姓的面儿公开审理、当场判决!

那可是只有大奸大恶的凶徒才能有的待遇啊!

之前大家还对昨夜东市的事情不甚在意,那些商贩总是嫌弃税率太高、总是抱怨本高利薄,总是一边赚着银子一边各种各样的不满,不过大家都懒得去管。

对于寻常的百姓来说,哪怕穷得只剩下两亩田一间屋,也自视比那些衣衫华贵富得流油的商贩们高上一等,无他,“士农工商”可不是说说而已,商贾不得科举为官,单只是这一项便足以使得百姓在商贾面前昂首挺胸!

虽说当初制定科举制度的时候,房二郎曾主张一视同仁予以商贾参加科举的资格,但是却遭到满朝大臣包括他自己老爹房玄龄的共同反对!

商贾是什么?

见利而忘义的小人而已!

咱们再穷,却终有一日子孙出息了鱼跃龙门青云直上的机会,商贾有钱顶什么用?就算每日里山珍海味,可是祖祖辈辈也只能待在社会的最底层,受尽盘剥,饱受白眼!

可现在满城告示这个一张贴,百姓之间相互传递各自道听途说的消息,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顿时都明白了。

再然后……便是民怨沸腾!

原来“爱民如子”的房二郎居然因为商贩闹事,而被皇帝贬谪了?

原来那些所谓的“商贩”,真正的身份却是世家门阀豢养的家奴?

原来备受爱戴的房二郎,便是这帮龌蹉下贱的商贩陷害得丢了官?

天日昭昭,这还有王法么?

于是,无数感念房俊当初骊山求雨、后来兴修水利功德之民众,一窝蜂的从各个里坊涌出,汇聚到京兆府衙门之外,愤怒对着被兵卒看押光着腚蹲在墙边路旁的商贩们狂丢烂菜叶,甚至是砖头瓦片。

兵卒拦截不住,商贩们顿时叫苦连天,不少人甚至被打得头破血流,哀嚎不已。可是面对无数愤怒的民众,谁也提不起勇气反抗,唯恐被打死打残。有那精灵的商贩见到人数众多形式混乱以为有机可乘,便趁乱摆脱兵卒的看管,混入百姓队伍之中意图逃脱,却随即便被揪了出来,一顿好打。

没办法,裤子都被裁成一条儿一条儿的当做绳子用,这般光着腚混入人群里,简直比野猪群里混进去一只山羊还显眼……

“你个兔崽子,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令狐家的亲戚?以往瞅着你就不像好东西,尖嘴猴腮一脸刻薄相,长得跟你家那个老不死的一个德性!”

这就是胡说八道了,人家令狐德棻那好歹也是方脸粗眉道貌岸然,何时跟尖嘴猴腮扯上边儿了?

“嘿嘿,瞅瞅这位,可不是城南窦家远房的那个老婆被人偷了的家伙么?你们窦家可是真有能耐,家里尚有死人停在屋里没下葬呢,还有心思跑出来害人?”

都是街坊邻居,谁不认识谁?光着腚也认识你……

一群商贩各个羞愤欲死,祖宗八辈儿都被人给刨了出来,不仅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连带着家里、族里、祖宗的脸都给丢了,有些尚未被认出的,则拼命的往墙根儿底下挤,有的捂脸,有的捂腚……

“娘咧!他房二是要骑在老子头上撒尿还是怎地?爹,您别管我,当日断腿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呢,现在居然玩这一出儿,非得跟他掰扯掰扯不可,不然长安这地头儿都没人记得我高真行是谁了!”

申国公府,书房。

高真行这几日养好了腿伤,却被老爹高士廉禁足在家,正自烦闷,忽闻房俊即将要把作业啸聚之商贩公审一事,世家子弟自然见识不凡,一眼便看出房俊的阴险之处,顿时勃然大怒,就想出府去找房俊算账。

高士廉却是理都不理他,任凭他在一旁急的跳脚,慢条斯理的呷着茶水,少顷,这才抬起眼皮,瞅着坐在自己下首的长子高履行,沉声问道:“苏亶那一码子事……是你的主意,还是季辅的主意?”

高履行不敢撒谎,连忙说道:“是季辅叔的主意,不过季辅叔跟儿子说过之后,儿子亦没有反对。”

没有反对,就是赞成。

高士廉微微摇头,沉默不语。

他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认为是一众子嗣之中最有可能接替自己爵位权势之人,但是在苏亶这件事情上处置得极其愚蠢,他心中自然是是有些失望的。

高履行见到父亲沉默,熟知父亲性情的他立即知道父亲不高兴了,心中难免惴惴,虚心说道:“儿子知错了,还请父亲教诲。”

高士廉抬起眼眸,瞅了长子一眼,又瞅了四子一眼,缓缓叹了口气,有心不管,可谁叫这都是他的儿子呢?

只好强打精神,对高履行敦敦教诲:“官场之中,利益至上,虽不似战阵之上无父子,却也差不太多。以后无论是对谁,都要藏着一个心思,话不可说尽,事不可做绝,总要留有一线回旋之余地,方能不至于走上山穷水尽之绝境。就苏亶这件事情来说,季辅完全可以自己出面,却又为何找你商议?那是他自觉一旦事情败露陛下亦或太子怪罪下来,他自己担不起,所以要找你承担,因为你的身后站着你爹我……你当时应当及时抽身而退,不要惹事上身。记住了,以我高家现如今的权势地位,完全不需要去考虑站队的问题,我们只需要牢牢的站在陛下这边就行了。小事情上可以自行其事,但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必须态度坚决!”

什么事小事情?

自然是为了家族利益,可以与陛下的意志相悖,这没什么关系。

而何谓大是大非?

自然是储君之争!

高家不需要从龙之功,陛下属意谁,那就支持谁,这便足够了!

想要贪心得到更多,往往却要失去更多……

高履行诚挚道:“儿子知错了。”

高士廉缓缓说道:“往后当修身养性,在户部好好当差,与那些心思叵测之人远一些,包括季辅,也包括你那位表兄。”

高履行愕然,表兄……是谁长孙无忌么?

高士廉不理长子,又对高真行训斥道:“整日里耍什么威风?你也老大不小了,几时能沉稳一些,给我省省心?”

高真行吓了一跳,从小到大老爹对他极是宠溺,这般语气可是极其罕有,连忙道:“儿子知错,以后一定改正。”想了想,犹自有些不甘心,便又问道:“可就由着那房二弄那个什么公审?儿子敢保证,那厮缺德至极,绝对会给咱家的商贩脖子上插一个牌牌,写上此人姓甚名谁所犯何事,甚至是籍贯出身……百姓不知缘故,难免以讹传讹,到时候,咱家这百年的清誉,可就算是毁于一旦了!”

最了解的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高真行深信房俊绝对会干出这等事!

高士廉瞪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道:“你与房俊年岁相差无几,可是人家年纪轻轻早已文采扬名天下,官职一路青云,可是你瞅瞅你自己,有什么是能拿得出手的?速速回你的院子待着,几时性子沉稳下来,几时再放你出去。”

高真行憋了一肚子气,却是不敢跟老爹辩驳,只能不停的给大哥高履行使眼色……

高履行沉吟一下,说道:“父亲,总不能当真任由房俊胡来吧?”

高士廉再次叹气,这两个儿子啊,禀赋有限,难当大任呐……

“你俩都消停点儿吧,房俊又不是真的棒槌,怎会干出那等与门阀结下死仇之事?老大你回头带点钱,去把咱家的人都赎回来吧。”

高真行大吃一惊:“拿钱赎人?房俊搞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要吾等拿出钱来赎人?”

不能吧!

这人得有多爱钱,才能那这种事搞赎金?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是那个棒槌干不出来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