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关心则乱】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关心则乱】

“陛下,天道轮回,损有余而补不足。您一手将大唐打造成远胜秦汉之强盛王朝,足矣傲视三皇、功盖五帝,秦皇汉武在您面前亦是相形见绌,若是再能荡平高句丽将其纳入大唐之版图,您的丰功伟绩堪称震古铄今、空前绝后,‘千古一帝’之荣耀当之无愧!”

房玄龄苦口婆心,耐心的劝谏:“然而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您一手将大唐推至巅峰,待您之后,势必会有所衰退,此乃世间不可违逆之天道。然而您现在却贪心不足,憧憬着您的继任者能够在您留下的这篇锦绣江山上更进一步,这已然不是难不难的问题了,而是违反了事物至理,是绝对不可能的。”

李二陛下愕然。

他心心念念建立一番丰功伟绩使得自己成为远胜秦皇汉武的“千古一帝”,然而人力有时而穷,自己即便是再英明神武也终究有殡天之时,他憧憬着自己能够选出一个优秀的继任者将自己留下的这份伟业继承下去,甚至于要做得比自己更加优秀!

但是却从未曾从“天道”这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是天道,天道不可违。

无论是一统六合横扫八荒的大秦,亦或是兵锋所向虽远必诛的强汉,都不可避免的在臻达强盛之顶点之后,逐步滑落低谷。

是继任者的问题么?

或许有,但更多的原因却尽皆归功于天道——盛极必衰!

强盛之时,诸多矛盾都能被掩盖起来,大家为了追求更远大的理想、更丰厚的利益而将矛盾搁置,但矛盾从未消失,一旦国家势力滑落,各种各样的矛盾各种各样的问题便会彻底的激发出来。

比如,世家门阀在政治上的述求……

现在自己在位,大唐横扫四海所向无敌,世家门阀的野心被死死压制。一旦皇帝换了一个,而国势从巅峰回落,那些死捧着“九品中正制”不愿撒手的世家门阀必然卷土重来。

对于一个帝国来说,世家门阀便是一柄双刃剑。

它能在帝国崛起之时统一一切力量,成为皇帝手里最锋利的武器,所向披靡。亦能在帝国衰弱之时反客为主,将国家政权操纵于手中,谋取自身的利益……

而自己为何要疏远长孙无忌?

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是最主要的一个,便是长孙无忌本身代表着其身后庞大的关陇集团的利益,而关陇集团的利益,却是与国家利益相背离的……

现在自己居然犯了不可饶恕的糊涂,希冀于由关陇集团支持的晋王继承储君之位,能够在自己之后使得这个国家愈发强盛……这简直就是自相矛盾。

晋王登基为帝的那一天,难道不正是关陇集团攫取胜利果实的那一天?

而这个“胜利的果实”,却是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

李二陛下长吁一口气,豁然开朗。

自己这都是在做些什么?

这边极力打压世家门阀,那边却又属意由世家门阀支持的晋王继承储位……

简直是老糊涂了!

然而他刚刚想明白,却又立马陷入犹豫。

晋王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参与到争储当中的,而现在自己却又要一手掐断晋王刚刚燃起的希望……这是否残酷了一些?

房玄龄又岂能看不出李二陛下的纠结所在?

可他亦是无可奈何,劝无可劝。

对于晋王这个最小的嫡子,李二陛下的宠爱是真挚而毫无保留的。

他又怎么忍心狠狠的将一心憧憬储君之位的晋王打落尘埃,彻底断绝这个念想儿?更别说这个孩子本是安分仁厚的,正是他李二陛下一手将他送到了如今争储的道路上……

太残忍。

殿内一时陷入沉寂,唯有窗外雨声连绵。

良久,李二陛下方才缓缓阖眼,喟然一叹:“这封奏折……驳回吧。”

房玄龄躬身施礼:“陛下圣明!”

既然是驳回,那自然便是断了晋王谋求吏部尚书从而建立班底这条路。若说之前高士廉或许还有可能被晋王拉拢过去,毕竟有着血脉亲情,可是现在,高士廉必然与晋王势成水火,转而偏向太子。

李二陛下愕然发现,自己无意之间居然等同于助攻了太子一回,须知以往太子在朝中的影响力极低,现在有了吏部这杆大旗,依附过去的大臣自然不会少……

茶水温凉,李二陛下吩咐内侍撤去重新沏了一壶,招呼房玄龄随意坐下,品着盏中香茗,听着窗外风雨,大殿空寂凉风习习,倒也甚是惬意。

只是李二陛下却愁眉不展,心中总觉得愧对晋王,着实纠结……

房玄龄劝慰道:“陛下何须自责?储君之位,事关国本,本就不可轻忽大意,岂能轻易更改?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知多少人的利益与太子联结,而又有多少人的利益与太子背离……现在陛下只是有意易储,朝中便暗潮汹涌波澜顿生,一旦当真降下圣旨,那时候才是各路牛鬼蛇神尽皆浮出水面扰动天下风云!晋王殿下素来聪慧,颇识大体,想来定然能够体谅陛下的难处。”

说实话,他对于眼前这位帝王也颇多无奈。

储君之位是何等大事?这位却摇摆不定朝秦暮楚,与一贯以来的英明果敢判若两人,之前属意魏王继承储君之位,现在又有意扶持晋王上位,就好像储君之位不过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儿,想给谁干就给谁干,简直是昏了头……

哪怕再是英明的君主,在面对自己儿子的实话也难免失去理智。

关心则乱,就比如自家那个让自己爱得欣慰恨得咬牙的孽障……

君臣之间仿佛心有灵犀,房玄龄刚刚想起自家儿子,便听到李二陛下问道:“你家那个棒槌最近在干嘛?这两日朝中风波不断,且尽皆与他有关,却始终不闻他的动静,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

房玄龄眼皮一跳,这是皇帝能说的话么?

全无威仪、有失轻佻啊……

“二郎今日多在衙门之中起草应急救灾的章程,朝廷成立这个指挥衙门毕竟是前所未有之举措,一切尽皆无章可循,必须尽快拿出一个办法来,以免事到临头混乱无序,反而越做越错,一旦贻误救灾的时机,岂非背离了设置这个衙门的初衷。”

房玄龄解释道。

“嗯,做得不错。”李二陛下欣慰的点点头,示意房玄龄饮茶,继而道:“这小子才华横溢,办事也很是稳妥,只是这性子难免任性疏狂了一些,必须好生鞭策监督才行,满朝上下除了朕,也就只有你说的话他会听,一定要勤加敦促,好好改改他那些臭毛病才是。”

房玄龄捏着茶杯,心里斟酌了一下,试探着说道:“最近流传的他与长乐公主之间的谣言,且不论起因究竟为何,到底也是折损了皇家颜面,其罪难恕,还请陛下责罚……”

这件事情的本质并不在于房俊是否当真与长乐公主有染,而是风传于坊市之间使得皇家颜面受损。其实话说回来,即便两人当真有点什么私情,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以李二陛下对长乐公主的溺爱以及愧疚心情,很大可是是视而不见,听之任之。

但是绝对不代表可以将这件事情摆上台面。

李二陛下不在意的摆摆手:“朕信得过自己的闺女,长乐温婉贤淑、性情贞洁,绝不会做出那等伤风败俗之事,玄龄毋须多虑。”

房玄龄无语……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味儿呢,和着你认为他两人之间没有私情是因为你闺女性情贞洁,即便是我儿子勾引诱惑也不得能手?

两人喝着茶先聊着,便见到王德脚步匆匆的进来,将一封奏折上前递给李二陛下,疾声道:“陛下,政事堂送来急报,因雨势太大,河水暴涨,即便是郑国渠全力泄洪亦不能疏导洪水,泾阳上游的云阳等处时刻有决堤的危险。”

君臣二人豁然动容。(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