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当官抓权】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当官抓权】

抓阄的结果是右武卫……

既然皇帝已然赞同房俊的章程并且照此办事,谁也不会自讨没趣站出来再说什么承担后果之类,哪一支军队被抽中更没有文章可做,且不说这种抓阄本就是随机性质不可控制,没谁能够提前布置趁机犯上作乱兴风作浪,单单这个被抓阄出来的右武卫,基本就没人敢用那些莫须有的可能去诋毁揣测……

真当右武卫大将军程咬金那个“混世魔王”的名号是白叫的?

若是说起“浑不吝”来,房俊也只能给程咬金提鞋……

诸事既定,房俊当即手执兔符将令返回兵部,以兵部名义开具堪合调令,命人立即送往卢国公府,令右武卫大将军、卢国公程咬金即刻赶赴右武卫驻地,调集军队,赶赴灾区。

说起这个兔符,还有一桩趣事。

大抵实在春秋时期,为了保证君主在传达命令或者调动军队时不出差错,需要借助一种信物作为凭证,这种信物便称“兵符“。据说它最早是周朝军事家姜子牙发明的。古人认为虎为百兽之王,在丛林争斗中总是处于不败之地,因此在军事上也多以虎为尊,于是常将这种兵符铸刻成虎的形状,因此它也被称之为虎符。

当然,虎形兵符并非唯一的形状,在秦代就曾有过鹰符和龙符等等。

虎符大多用的是青铜,也有用金、玉和竹做材料的。其内部中空,然后被一剖为二,右半(虎头方向朝前)由皇帝保存,左半则发给统兵将领或地方长官。虎符的剖面有齿相嵌合,背上大多有文字,文字分书在两边,内容相同,也有将文字对剖的。

虎符在调动军队的时候便有了大用场,中央调兵时,会派遣使臣带着皇帝保管的半符前去,证明所奉乃是皇命,待左右验合,命令才能生效。

虎符到了隋朝被改为麟符,而到了唐代,高祖皇帝为避其祖李虎的名讳,又将其改为银铸的兔符,因为兔子乃是祥瑞……

房俊屋里吐槽,难道军队征战不应当选择一种威武霸气的动物么?

再说兔子算个什么祥瑞,只因为它在月亮上陪着嫦娥睡觉?

大雨依旧如注,瓢泼之势不减。

即便以长安发达的排水系统,依旧在城内多处地段出现了积水情况,京兆府已然调拨本衙人手,会同长安、万年两县的衙役在城内检视水患、排除险情。

兵部衙门更是热闹。

所有官员尽皆当值,各个都是红光满面,没有一人因为雨天未能躺在家中娇妻美妾享受奢华反而要到衙门里当值而叫苦叫累怨气冲天,即便马上便要出城赶赴泾阳救灾,照样尽皆兴致勃勃。

兵部衙门看起来乃是六部之一,名头响亮,实际上权力并不大,看着排位是“吏户礼兵刑工”,实则没有军权的兵部也仅仅只是比工部稍微好一点,这还是因为工部一帮子工匠实在是社会地位低劣所导致的,论起油水来,人家工部也要甩出去兵部几条街……

权力代表着地位,现在兵部有了调兵之权,虽然仅只是那么一丁点儿……可好歹也是权呀!看看军中那些动辄对兵部官员呵斥不满的骄兵悍将们以后还敢不敢看着咱们的时候鼻孔朝天?

就连一直告病的柳奭都来了……

没办法,即便将房俊恨之入骨,即便明知道这个时候前来当值必然被同僚耻笑,可柳奭不能不来。

他是太原王氏的姻亲,却一直并不受待见,后来得亏晋王替他求了长孙无忌,这才争取到一个兵部侍郎的职司,并且晋王曾有允诺,只要好好干,将来李绩是一定要进入政事堂主政的,到时候兵部尚书的职位就是他的。

结果刚刚便有晋王府的内侍上门,说是晋王让他即刻去兵部上值,跟随房俊主持救灾事宜,并且随时保持联系。

能攀得上晋王这个亲戚实在是运气,柳奭为人桀骜了一些,却不傻,知道谁能给他好处自己又该听谁的……

所以哪怕是当“奸细”,哪怕心高气傲的他曾经不屑于此,这会儿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来兵部找个差事,至于同僚们或是鄙视或是嘲讽的嘴脸……柳奭全部唾面自干。

房俊的官袍下摆被雨水打湿,又沾了泥巴,一个书吏正用湿帕子给他擦拭,见到柳奭走进值房,有些意外,不阴不阳的道:“柳郎中身子可是大好了?今儿任务繁重,又是风又是雨的,待会儿还得急行军,你这身子还病着呢,依本官看,你还是回去吧,好生养病便是,本官非是刻薄之人,届时功劳薄上定然记上柳郎中一笔,如何?”

柳奭被房俊不阴不阳的刺了两句,白脸泛红,有些羞囧。

他哪儿有病啊?这么多天不上值,纯粹是让房俊上任那天毫不留情的威风霸气给吓得,唯恐这个棒槌当真收拾自己,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可现在自己受了晋王殿下的命令不得不巴巴的赶到衙门来“刺探军情”,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走的……

只得干笑两声,尴尬的陪着笑:“多谢房侍郎爱护……虽说有恙在身,可下官也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更是兵部的一份子。眼见同僚们顶风冒雨的报效陛下,下官又怎能安心在家养病呢?忠君爱国之心,下官也是有的。”

房俊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柳郎中带兵当值,倒是的确能混得一个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好名声,可是想过没有,万一被这风雨一淋病得更重了,外面岂不是要传言本官难为于你,让你带病当值?到时候你得了好名声,却将本官置于何地?”

一听这话,一屋子官员各个闭上嘴巴,商议事情也转身到别处。

这简直就是指责柳奭用心险恶……

柳奭冷汗都下来了,下雨天本就闷热潮湿,这会儿再一冒汗,身上粘哒哒的甚是难受,忍不住颤了颤,小心翼翼道:“房侍郎言重了……下官就是个浑人,哪里有那般心思?以往或许有得罪之处,不过晋王殿下数次教训在下,说是定要对房侍郎尊敬爱戴,不可得罪,所以下官万万不敢有旁的心思。”

旁边的官员尽皆鄙视,两句话没说完呢,就抬出晋王吓唬人了?

呵呵,真是看不清形势啊,便是吾等也不见得就怵了那晋王殿下,更何况是房俊?

那可是敢将齐王摁在身下爆锤、敢写诗大骂魏王的长安第一棒槌!

会在乎你这个晋王的亲戚?

房俊冷笑两声,焉能不知柳奭为何忽然来到衙门?

无非是充当某些人的眼线进而通风报信,想要在这一次的救灾过程当中做做文章,若是能把自己整下台自然最好不过,即便不能,也可以顺带着了解一番其中虚实,毕竟这般军队前赴灾区救灾实在是前所未有之事,效果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而房俊是否会当真如同呈递给皇帝的章程当中所言那般行事更是不可踹度,谁又敢说房俊没有私心暗中为自己牟利呢……

略一沉吟,觉得倒是犯不着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跟晋王翻脸,他本就没想从中做什么手脚,清清白白何处不能示人?

故而点点头,淡然道:“即使如此,本官也不多说什么,各按其职、各司其命即可。谁若是无事生非将这一次救灾视为儿戏,休怪本官不念同僚之情面!”

柳奭心里一颤,赶紧道:“下官省得……”

房俊随意道:“那赶紧去忙吧。”

柳奭吁了口气,赶紧快步离开。

不知为何,这一次在衙门里见到房俊比之上回好似多了几分迫人的威压,年纪轻轻的却修炼出一身沉厚的官威来,即便是自己这个世家出身的皇亲国戚在房俊面前也不自禁的提心吊胆,下意识的便矮了一大截儿……

娘咧,权力当真是个好东西啊!

山沟里的傻狍子穿上官服也能抖起威风来……

外头雨势不减,兵部衙门里却愈发热闹起来。

工部、常平仓等等有关衙门的官员先后到来听候差遣,本就略显寒酸的衙门顿时拥挤不堪。

房俊招呼着各路官员,详细的安排各自事宜,诸人都知道房俊的威名,如今更依仗着皇帝名义,俱是客客气气怎么说怎么是,没有一个敢随意搪塞故意刁难。

除去那位沉默寡言明哲保身的尚书李绩之外,其余兵部的官员何曾在人前这般有面子?

一时间,房俊在兵部的权威蹭蹭的往上涨……

正忙碌之间,兵部大门洞开,一身戎装满脸横肉的程咬金大步流星走进来,身后给他撑伞的部曲一溜小跑差点跟不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39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