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这位小友,姓甚名谁】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这位小友,姓甚名谁】

房俊咽了口口水,眼巴巴的盯着孙思邈,尴尬笑道:“那啥……好久不见,道长一向可好?”

虽然看不出孙思邈到底多大年纪,但是史书上说这老道可是隋炀帝活着的时候就想征辟他当官而遭拒,那么现在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吧?这么大数岁了,就算身子骨还好,那么记忆力减退之类的毛病肯定有,说不得老眼昏花就记不起来到底见没见过自己了呢?

若是这老道有点老年痴呆啥的,还是有可能糊弄过去的……

他这边心存侥幸,却见孙思邈手捻胡须,依旧笑眯眯的模样,锐利的眼神直视房俊,慢条斯理道:“请恕老道老眼昏花,固然这位少年英雄英气勃勃……可老道为何不记得何时见过你?未知这位小友,姓甚名谁?”

房俊眼前一黑……

完蛋!

一旁的李二陛下已然一脸惊愕,手指着房俊,惊讶的向孙思邈问道:“孙道长居然不认得此子了?”

房俊都快哭了,他几乎已经预见到李二陛下即将晴转多云、多云转雷暴的情形,别的也就罢了,敢胡乱冒用孙思邈的名头让兕子多吃海鱼,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之死罪!

别跟李二陛下讲什么“现在兕子不是挺好么”的道理,暴怒的李二陛下只会记得若是这个法子出了差错,他的兕子很有可能就没了……

这是李二陛下绝对不能忍受之重点,早已超出欺君之范畴,攻破了李二陛下底限之下的底限!

孙思邈“唔”了一声,又转头看向房俊,红润祥和的脸上溢出一丝顽皮,看着惊惶失措的房俊,眨了眨眼,拖长了嗓音道:“这个……大抵是老朽实在年迈,记忆有些减弱,一时之间不记得这位小友了……但是看上去的确有些面善啊!”

娘咧……

房俊差点哭着上去抱住孙思邈的大腿叫一声祖宗!

您老真是太给力了……

虽然不知孙思邈为何给他这个台阶下,但他必须先下来再说啊,不然自己作死把自己顶在墙上下不来,岂不是等着李二陛下抽死他?

房俊眼泪巴嚓,抬着头一脸萌态:“老祖宗……咳咳,老神仙,您忘啦?当年小子年少在终南山游玩,正巧遇到老神仙您行医济世,您一见小子便夸赞小子骨骼清奇实乃百年难遇之奇才……咳咳,所以便传授了一些简单的医术。小子感念您老悬壶济世之高尚品德,故此对于您的教诲不敢或忘,一直铭记于心,那个啥……就是这样。”

孙思邈鹤发童颜,但是一双清澈的眼眸却满是童贞的戏虐,又像一个老狐狸逗弄着利爪之下的白兔,偏偏不肯一口咬死……

李二陛下亦或的看向孙思邈。

他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对劲,房俊这厮一贯最是傲气,就连面对他这个天下至尊之时都时不时的犯浑顶撞,为何在孙思邈面前却有些……低声下气?

没错,就是低声下气。

俨然一副有求于人的模样……

孙思邈戏虐的瞥了房俊一眼,迎上李二陛下探寻的目光,捋须颔首:“唔,老道记性不大好,大抵……就是这样?”

李二陛下无语,到底什么样儿啊?

我哪儿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儿……

不过总算揭过心底疑惑,便面带恳求的道:“道长仙踪不定,早年间朕要征辟您入朝为官亦为您所拒,想要见您一面当真难得。此次有缘相会,却不知下一次要到何年何月……当年若非道长云游四海悬壶济世,想来文德皇后亦不会药石无救,先一步离朕而去……”

说到此处,李二陛下一脸唏嘘,满腔愁绪。

孙思邈淡然道:“人寿皆有定数,老道非是神仙,又如何能逆天改命呢?不过陛下伉俪情深,倒是令老道着实敬佩。”

这句乃是肺腑之言。

身为皇帝,三宫六院粉黛无数,男人又天生便是喜新厌旧的德性,能够如李二陛下这般在妻子去世数年之后依旧萦绕心怀难离难舍,的确是千古少有,称得起一句“性情中人”之赞誉。

只不过看皇帝这说话的意思,想必是要抓着老道在长安的时候,趁机给他把把脉调理一番,以便能够延年益寿长命百岁吧?

对于这一点,孙思邈无可无不可。

医者父母心,眼中无贫贱,可到底身在红尘,又岂能当真餐风饮露、不食人间五谷?

然而却听见李二陛下续道:“……朕有一幼女,乃是文德皇后所出,自由便身染气疾,时常频临垂危。这两年固然有道长教授房俊之法为其增强体魄,所幸不曾犯病,但到底沉疴未除,朕心中着实如焦似焚,唯恐一时不慎便步上亡妻之后尘……所以,肯定道长为其诊治,朕不胜感激。”

孙思邈愣了一愣。

居然不是为他自己诊病一求延年益寿……而是为其闺女治病?

这个李二陛下还真是……

面对兄弟手足之时能够冷酷残忍杀兄弑弟,面对父亲只是能够刚愎自用逼其退位,可是面对自己的儿女却又能这般无微不至爱护有加……当真是世间一奇人也!

这世上谁不知道遇到他孙思邈便等于向天借了半条命?

而眼前这位天下至尊有幸见到他,第一件事居然是为了自己的闺女治病续命……

孙思邈微微点头,笑道:“这有何难?陛下且让殿下前来,让老道为其把把脉。不过老道固然有些名头,但大多是世人吹捧所至,这世上太多的疑难病症就算是老道亦束手无策,还望陛下心中有数才好。”

李二陛下早已龙颜大悦,一面命人前去请晋阳公主过来,一面大笑道:“人力有时而穷,即便医术通神如孙道长者,亦难免有一筹莫展之时,朕又岂能不知这个道理?但请道长尽心尽力,朕心中唯有感激。”

“陛下英明,就是这个道理。”

孙思邈对李二陛下印象大好。

古往今来,权力都可以将人彻底腐蚀。一个人当皇帝当得久了,难免会有一种“天下在手,天明在我”的错觉,认为这世间无论何事只要想干就没有干不成的,比如前隋那位英明神武却暴戾霸道的隋炀帝……

李二陛下这时才想起程咬金与房俊两人还站着呢,忙道:“来人,快快给两位爱卿赐座。”

内侍赶紧搬来两个锦墩。

程咬金施礼道:“老臣刚刚返回长安,随行之麾下兵卒尚未回归军营,老臣要赶去处置军务,便现行告辞。”

这是正事,李二陛下自然不会多留,当即应允。

程咬金再向孙思邈施礼道:“军务在身,失礼之处还望道长海涵。若是道长并无俗务,还请在长安多待几日,亦好让俺老程尽一尽地主之谊,与您喝上几杯。”

孙思邈含笑颔首:“那老道可就等着国公爷的请柬了。”

这位老神仙可不是谁都能约的到的,程咬金大喜,忙道:“在您的面前,岂敢称一声国公?您老折煞晚辈了。晚辈现行告辞。”

言罢,大步流星走出大殿。

房俊啧啧称奇,浑不吝的老妖精也有乖得像一只小白兔的一天……

不过程咬金走了,他又岂愿多留?

忙道:“启禀陛下,微臣亦是刚刚返回长安,衙门里尚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置……”

“得了吧,你那衙门能有甚事?”

李二陛下不悦的瞪他一眼,训斥道:“能够得到孙道长的教诲,你可知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偏偏你这个混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好不容易见到孙道长,你这个记名弟子还不赶紧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难道想要躲懒不成?”

房俊无奈,只得乖乖坐到锦墩上,瞅了一眼笑眯眯的孙思邈。

孙思邈一脸慈祥:“呵呵……”

房俊头痛欲裂,呵呵你个鬼呦……好死不死的,当初怎地就冒名这个孙思邈呢?

他是如坐针毡,心里满天神佛拜了个遍,祈祷孙思邈不要在李二陛下面前拆穿他……

未及,环佩叮当,一身锦绣宫装明媚秀丽的晋阳公主步入大殿。

孙思邈瞅了一眼,便问李二陛下:“这位殿下可是贞观初年老道治愈文德皇后十月不能分娩之症时诞下的婴孩?”

李二陛下面色一紧:“正是。”

难不成这位神医仅从面上就看出了有何不妥?

孙思邈目泛异彩,右手掐指算了算时间,喃喃低语道:“不对啊,这怎么可能……”(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