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兵部要夺权】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兵部要夺权】

柳奭战战兢兢的跟着房俊进了值房,身后一众兵部同僚的目光似乎充满了讥笑嘲讽和幸灾乐祸,令柳奭如芒在背。

可是除了哀叹造化弄人、命运不公之外,又能如何呢?

河东柳氏现已不复南北朝时先祖之荣光,加之“永嘉之乱”后河东柳氏南迁,分为两支,雄厚之底蕴已然不再。现在的柳氏若想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除了攀附诸如太原王氏那等门阀之外,已然别无他法。

可谁曾想到太原王氏居然暗地里倒卖粮食至高句丽,不仅牵连晋王殿下被陛下圈禁断了储君之奢望,他们自己亦是陷入恐慌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他现在是半点抗拒房俊的念头都生不起来,只能咬着牙认命,同时暗暗决定,只要不是太过分,这个棒槌想要折辱自己那就随他去吧……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

项王尚有背水之危,淮阴亦有胯下之辱,忍得苦中苦,谁知道异日我柳奭就不能功成名就、名垂千古呢?

总之一句话,认怂……

跟着房俊进了宽敞明亮的值房,看着房俊坐到书案之后,柳奭便垂首立于案前,屏气静息。

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等候发落吧……

房俊落座,命书吏沏茶,而后冲着柳奭一摆手:“站在那里干嘛?皆是同僚,毋须分什么上下尊卑,柳郎中请坐。”

这话他只是随口为之,可是听在疑神疑鬼的柳奭耳中,却全然变了味道,令柳奭脸色一白……

毋须分什么上下尊卑……实在讥讽自己不知上下之分、尊卑之别么?

最要命的还是那个“请”字!

官场之上等级森严,上下级之间可不仅仅是地位权力的分别,更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除非似房俊这般背景深厚、形势恣意妄为不顾后果的棒槌,谁敢对上司不敬?

而上司面对属下便如同面对后生晚辈一般,试问若是你的长辈父祖叔伯对你说了“请”字,该是何等的愤怒讥讽?

果然!

就说了这棒槌没有那么宽宏大度,自己当初在他上任之时公然驳了他的面子,这厮虽然扬言要自己好看,可自己怂了一段时间之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结果这厮根本就没忘!

现在看到自己的靠山无论是晋王亦或是太原王氏都不行了,便亟不可待的蹦出来找自己算账……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还是那句话,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

忍着满腔憋屈愤怒以及心惊胆颤,柳奭咬了咬牙,干脆将心一横,认怂到底:“房侍郎说笑了,上下不分何以定规矩,尊卑不清何以立家国?卑职在房侍郎面前哪里有坐的地方呢,万万不敢。只是未知房侍郎有何事吩咐,只要卑职力所能及,定然不畏艰难、竭心尽力。”

话说完,心里意外的松了口气。

不论如何,总不能把我给弄死吧?

生死之外无大事!

只要命还在,只在职司不丢,那就不足为惧,总有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一日!

只是自己好歹亦是名门之后、世家子弟,此刻却被权势所迫不得不卑恭失节、奴颜卑膝,当真是有损家风,枉为人子啊……

房俊道:“坐下来慢慢说。”

柳奭觉得自己应当表达谦卑的态度:“卑职站着便好。”

房俊脸皮拉下来,不悦道:“本官说一是一,说是有好差事交给你,那就是有好差事交给你。别以为本官不知你心中的计较,以为本官是想要打压你?哼哼,柳郎中倒是小瞧了本官,本官向来讲究知人善任、以德服人!想要搞你,那就光明正大的搞你,从来不会玩弄手段背地里下黑手!”

柳奭眼皮子跳了跳,忙道:“卑职不敢,房侍郎有何吩咐,只管示下便是。”

嘴里说着,却是不得不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

正如房俊所言,这厮看谁不顺眼还真就是直来直去,就如同当日上任之始对待自己那般,指着鼻子告诉自己赶紧回家养病,不然就要自己好看……

对付周道务等人亦是如此,明火执仗的就打上门去,根本不屑偷偷摸摸背地里下绊子。

怎么说呢?

柳奭觉得房俊是个光明磊落的小人……

虽然让人喜欢不起来,却也不至于避之有如蛇蝎。

房俊一拍桌子:“这才对嘛!”

待书吏奉上香茗,房俊端起茶杯敬了一下,柳奭连忙起身回敬,二人各自饮了一口,柳奭方才落座。

房俊放下茶杯,自书案之下拿出一个册子,放在书案上,说道:“拿过去看一看,若是有何意见,不妨直言。”

柳奭又是忐忑又是好奇,起身过去拿过册子,坐回椅子上细细一看,奇道:“铸造局改组章程?”

他抬起头,问道:“请恕卑职愚昧,铸造局……是何官署?卑职从来未闻大唐有这么一个衙门……”

房俊向后倚在椅背上,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呷着,淡然道:“慢慢看,看完再问。”

“喏!”柳奭心中一紧,暗道自己有些冒失了,上司给你出了道题你却连题目都未曾细细审阅便出言发问,此乃官场之大忌!

收拾心神,柳奭赶紧细细阅看。

一看之下,不由愈发觉得房俊异想天开……

北周建德四年置军器监,首创在中央一级设置獨立的兵器制造业的管理机构,隋朝设置少府监,掌兵器制造,下辖甲铠署、弓弩署。

大唐承继了北周的建制,于唐高祖武德元年设军器监,领甲坊署、弩坊署。故此大唐之兵器制造,皆由由军器监负责。

但事实上兵部本署亦有一个类似于军器监的衙门,职责是负责兵器甲胄的维修。只是军器监权责太大,引领帝国所有军队的兵器制造,兵部本署的衙门便渐渐荒废,至今就连他这个兵部官员都忘了兵部还有这么一个官署……

而房俊这个所谓的铸造局改组章程,便是在原有的兵械维修官署的基础之上,成立“铸造局”,负责军中兵械甲胄的维修。

柳奭细细翻看,其中细节尽皆详细,可是看来看去,他却有一些看不懂了……

《章程》里头规划“铸造局”的占地为两百三十亩……军器监也没那么大!就算这个“铸造局”因为有着房俊和兵部的支持而财力雄厚,可是最关键的一点别忘了——兵部的权力只是维修,而非是制造!

朝廷官署自有其权责,绝对不可逾越,否则混淆难辨极易导致权责牵扯不清,出了问题都无法追究。

大唐唯一合法的兵械甲胄制造衙门,便是军器监!

房俊这是想要跟军器监抢饭吃?

柳奭手里捧着《章程》,陷入沉思……

他不认为房俊是心血来潮便要弄出一个没有制造兵械甲胄权力的“铸造局”来跟军器监打擂台,这没有任何好处。

那么这个“铸造局”设立的意义何在呢?

略略一想,柳奭便猜到了房俊的用意——全力提升兵部的影响力!

兵部为何在六部之中最为不受待见?

就是因为没权!

身为帝国军事之唯一合法的最高衙门,却无兵可调、无将可派,更别提指挥作战、策划战略!

军伍之中什么最重要?第一是兵卒,第二是兵械,甚至有的时候兵械还要占据更重要的地位!若是兵部拥有制造兵械甲胄之权力,那么只要哪一支部队需要更换装备,就必然要求着兵部本署。

兵部的地位才会陡然上升!

柳奭不得不承认,房俊这个构想固然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比起从政事堂手里夺回战役指挥权、从陛下手里夺回将军以上级别武官的任免权来说,从军器监手里夺来一部分兵械甲胄的制造权显然更容易。

柳奭看过整本章程,沉吟着斟酌一下措辞,小心翼翼道:“房侍郎之设想可谓妙不可言,若是能够顺利成立这个铸造局,您便是兵部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此话出口,柳奭自己都恶心的不行。

唉,堂堂柳氏子弟,居然堕落至此,时局误我……(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