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威逼】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威逼】

这就明显是在拍马屁了,就算房俊弄出来十个铸造局,兵部第一人的位置也照样还是英国公李绩的。

那位尚书大人固然是个不怎么管事儿的,但是房俊深知其胸中自有沟壑,谁若是被李绩表面看似云淡风轻随遇而安的表象所迷惑,那就只能自食恶果……

论起阴险,李绩或许不及长孙无忌;论起才能,亦或许不如房玄龄;但若是论起对于时局的掌控朝政的把握,无人能出其右!

或许李绩的弱点只有一个,那就是生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孙子……

见到房俊面无表情,柳奭心中暗骂真特么难侍候,嘴上继续说道:“卑职只是有一事不解,房侍郎要如何让军器监同意分出兵械甲胄的制造之权力?”

房俊微微颔首。

的确不愧是世家子弟、以后能够当得了中书令的人物,看待问题能够一针见血,直抵要害。

军器监承揽大唐所有军队的兵械甲胄制造,权势赫赫,整个大唐的军队都得对其客客气气溜须拍马。不然?那等你到了军械更换之时,就得往后排排了,说不得就得给你排到猴年马月……

这样的权力,谁会舍得放手?

不过房俊自然早有定计,微笑说道:“谁说咱们要跟军器监去抢夺兵械制造之权了?”

柳奭有些懵:“没有制造权,如何制造兵械甲胄?若是私下制造,那可是死罪!”

历朝历代对于兵械甲胄之管辖都极其严格,就算是军中淘汰的兵械亦要如数封存入库,检点无误之后方可损毁。无论个人还是衙门,谁若是敢私下制造军械,罪名仅仅只是比造反谋逆轻了那么一点点……

柳奭现在心肝儿都在颤,整张脸已然惨白无人色,心说房俊你这个王八蛋该不会是想要让我领衔这个“铸造局”,然后私底下偷偷的铸造兵械吧?

娘咧!

这不仅仅是让我掉脑袋,而是想要让我河东柳氏跟着满门遭殃啊!

怪不得要将这份差事按在咱身上,明显就没安好心……

房俊似乎没见到柳奭忧愤的神色,好整以暇道:“谁给你说一定要有制造权才能制造兵械甲胄了?”

军器监依靠兵械甲胄制造掐着各部军队的脖子,向来地位优容趾高气扬,就算是程咬金尉迟恭这等悍将在军器监那边也得老老实实低声下气,不然惹恼了人家,麾下部队的兵械更换就成了头等难事……

军器监又岂会同意有人将手里的大权分润出去?

柳奭还是不懂,却听到房俊慢条斯理道:“兵械甲胄的制造权还是军器监的,本官自有妙计可以瞒天过海,只要军器监不要在政事堂那边抵触咱们这份改组铸造局的章程就行了……”

柳奭恍然大悟。

你小子原来憋着这么一个坏呢!

前不久朝廷调整了多处中枢直属官署之主官职位,其中便有军器监,而现任军器监监正贺若明,却是与柳奭多有渊源。

柳奭的母亲乃是前隋灵州大都督贺若祥之长女,而贺若祥的父亲乃是前隋海陵公贺若谊。贺若谊此人没什么建树,名讳不为世人所知,但是他的兄长贺若敦却生了个牛得不行的儿子,前隋敕封宋国公、右武侯大将军、上柱国,贺若弼!

只可惜贺若弼为隋炀帝所杀,两个儿子亦先后离世,那一支便算是绝了嗣……

贺若明便是贺若祥之嫡孙,柳奭的表弟。

而柳奭的长姊嫁于太原王氏,长姊之女嫁于晋王李治,便是晋王妃王氏。

世家门阀之间往往这般数代联姻,关系盘根错节,令人眼花缭乱……

果然,便见到房俊似笑非笑的道:“据说新任军器监监正乃是柳郎中的表弟,呵呵,都是一家人,还是应当相互亲近亲近的……本官并无过分要求,正如刚刚所言,只要军器监不要强烈反对咱们兵部改组设立铸造局,那就算你大功一件,日后这个铸造局便由你担任监正。若是柳郎中不能说服军器监那边……那本官还真就不知柳郎中在兵部这个衙门里有何存在的必要。”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柳奭恨得咬牙,你个棒槌是想让我明火执仗去跟表弟争夺兵械制造之权,闹得亲戚反目家族隔阂,还是低声下气去跟表弟苦苦哀求施舍一点制造兵械的权力,否则自己就得在兵部里头穿小鞋儿,甚至被扫地出门?

简直欺人太甚!

柳奭鼻子都快冒烟儿了,怎地有人无耻至此?

又是利诱,又是威逼,欺负人呢?!

将手里的《章程》放在房俊案头,柳奭挺胸抬头,语气铿锵:“房侍郎之言差矣!柳某身为兵部官员,自当以兵部之利益为重,私情固然重要,但柳某定然为了兵部之长久发展而大公无私,必然不负房侍郎之托付,使得军器监不在铸造局之改组建立的过程中强硬反对、横加阻挠!”

房俊:“……”

用得着这么慷慨激昂义正辞严么?

临川公主驸马、幽营二州都督周道务于天街之上被房俊当街斩马,而后又追至龙首渠驿站将之一顿痛殴,没到半天的功夫便传遍整个长安城。

尤其是房俊在李二陛下面前那一番“陛下您不管,国法亦不管,那么微臣就揍他”的言论,简直有如长了翅膀一般传到每一个人耳中,然后又流传于市井之间,居然风靡一时!

朝廷官员们尽皆摇头叹息,这房俊老实正经了没几天,便又故态重萌了……

本来自从房俊担任京兆尹以来,以往说打就拽的暴戾脾性已然收敛许多,期间固然亦有不少出格之行为,但总体来说已然规矩许多。

官员们为何对房俊头疼?

不是畏惧于房俊的强悍背景,亦不是敬服于他的政治才华,而是无奈于房俊的不守规矩……

这棒槌恼火起来便不管不顾,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国法家规完全视若无睹,你敢惹他,他便敢揍你,才不管是不是皇室亲王是不是朝廷重臣!

这种人是最讨厌的,行事受到情绪支配,根本无视后果,让所有官场之上的手段面对他的时候尽皆投鼠忌器……

而相对于官员们的头痛,长安城内的纨绔子弟世家公子则是一片哀嚎!

固然义仓粮食倒卖一事是由王韦两家牵头,可是暗中参与此事的世家子弟大有人在,听到房俊扬言“皇帝不管他就挨个儿揍”的嚣张表态,各个胆战心惊!

房二你小子就好好当你的官儿就得了,都特么部堂级别的高官了,外放地方都够格当一任下州刺史了,还这般嚣张跋扈你觉得好么?

最令一众公子哥儿们感到绝望的是,房俊狠揍了周道务一顿,事后居然什么惩罚都没有,别说什么降职降爵了,鞭子板子统统没有,就连一句申饬的话语都没从皇帝陛下嘴里说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皇帝对于周道务极其不满,固然因为种种顾虑对于周道务听之任之,可心里是极其恼火的,房俊出手打了周道务,某种意义上来说等用于替陛下出气……

这就了不得了!

陛下因何不满周道务?还不就是因为其在倒卖义仓粮食的过程中采取了沉默的态度,不支持、不反对、置身事外、置若罔闻。

仅仅是置身事外就已经惹恼了陛下,任由房俊将其重殴而不闻不问,那么他们这些直接参与其中的人呢?

怕是房二将他们宰了,皇帝陛下都能赞一句:干得漂亮……

一时间,长安城内的世家子弟们惶惶不可终日。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