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房二的威慑力】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房二的威慑力】

“有职司在身的,请求外放的较之往年在人数上翻了七倍,且以往多位曾拒绝吏部调令的世家子弟,这一回是主动请求外放,不限官职之高低、不限上任之地域,只求尽快调任。”

醉仙楼的雅室里,于吏部渊源颇深可以接收到最新最准确消息的高履行苦笑摇首,手里拈着酒杯,看着面前一个个面色难看的玩伴,继续说道:“而那些没有职司在身的就方便多了,几架马车若干仆从,轻车简从的出城避暑者不计其数。避暑也就罢了,可是所有人的目的地都远离长安方圆百里……呵呵,房二一句话撂出来,整个关中的世家子弟简直视若猛虎出柙、饿狼临渊,纷纷避之唯恐不及,何曾有一人站出来捋其锋芒?都特么是怂货,简直就是世家门阀的悲哀!”

在座四五位世家子弟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倒是很想说两句硬气话儿提升一下士气,可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面前此刻美酒佳人相伴的好友,会不会一转头就跑去房俊那边告密?

若是被房俊知道了……

那棒槌打上家门,自家可就丢了大脸了。

高士廉瞅着几位好友难堪的脸色,心中愤恨嫉妒之心愈发炽烈,闷不吭声的抬手将杯中酒灌下,孰料酒水太烈,呛得他猛地一阵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咽喉食管犹如被烈火焚烧一般难受……

不闻房俊之声、不见房俊之人,然则除却自己之外却无一人敢撂上一句狠话,房俊之威慑可见一斑。

身边面容娇俏身段儿窈窕的歌姬急忙伸出纤手,轻轻拍打几下高履行的后背,为其顺气。

几位好友尽皆尴尬不已,一人说道:“高兄何必如此?说起来令尊被迫致仕,难免没有晋王那边的手笔……如今看起来,倒是房俊那厮替高兄出了心头一口恶气。”

这是个知情的,晓得高士廉之所以要求致仕其实是被晋王以及长孙无忌在背后给阴了一把,不但于丘行恭反目成仇,甚至自觉没脸在朝中继续待下去……

高履行酒色上脸,一把推开身边歌姬的纤手,怒道:“某用的着他房俊帮某出气?他算个什么东西!某进入户部任职之时,他房俊还在演武场舞刀弄棒的棒槌呢!”

那人撇撇嘴,没言语。

话是不假,高履行几乎是二代之中最先显示出才华并且被陛下看重的子弟,当初于长孙冲齐名,被视为二代之中最可期望的存在。

然而高履行在户部厮混十数年,到了现在也不过是区区一个郎中,人家房俊呢?不说之前的京兆尹,就算现在被降了职,也依然是兵部一人之下的左侍郎!

当然这话不能当面说,说了就是打高履行的脸,哪怕道理谁都懂……

高履行拍了拍身边一直未曾发生的少年肩头,感慨道:“还是窦兄弟硬气!即便以往于那房俊素有恩怨,此刻也未曾出言挑战房俊,但能够无视房俊之淫威依旧站在长安城内,便足以令愚兄敬佩。”

这少年正是曾被房俊撞翻座船差一点淹死在渭水之中的窦德藏……

此刻听了高履行的话,窦德藏尴尬得要死,迟疑半天,才嗫嚅着说道:“这个……那个……其实,今日邀请诸位好友小聚,乃是与各位道别……”

满座愕然。

高履行更是好似嘴里被塞了个鸭蛋,娘咧,老子夸赞早了……这小子也要跑啊!

窦德藏无奈道:“实不相瞒,家中已经决定为小弟谋求蕲州司马的空缺,只是尚未前往吏部疏通,故而兄长尚未得知……”

因为有先前高履行的话语,故而窦德藏臊得满脸通红,因为他也成了高履行口中的“怂货”之一……

可是他也无奈啊,谁特么愿意当怂货?

倒卖粮食这件事情他也有份参与,加上之前跟房俊的仇隙,说不得房俊第一个就要找他的晦气!固然曾有陛下从中转圜,但现在的情形是,陛下还会管他么?

没有了陛下的庇护,窦德藏觉得自己的下场几乎注定,说不得就跟兄长窦德威一般下场……

“呵呵……”高履行冷笑两声,道:“窦兄弟自奔前程,可喜可贺。只是某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言罢,推开想要拦阻他的两位友人,在一众歌姬惊讶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气氛自此全无,余下几人亦是无心饮酒欢乐,纷纷起身讪讪离席。

倒是醉仙楼的这些新近招募的歌姬尽皆眸光闪闪,对于那位在醉仙楼的老资格姐妹嘴里充满了传说的房二郎愈发好奇敬仰。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只凭借一句话,便使得全长安的世家公子纨绔子弟避之唯恐不及?

当然,敬仰之余,亦难免颇多埋怨。

理由无他,那些世家公子纨绔子弟尽皆纷纷出逃,这长安城内的青楼楚馆生意顿时下降一大截儿,姐儿们的收入可是大受影响……

傍晚时分,位于城南道德坊的贺若家府邸,迎来一位访客。

家主贺若明亲至前门迎接,把臂同回正堂……

二人分宾主落座,待侍女奉上香茗,贺若明笑道:“听闻表兄前一段时间身染病疾困于府中养病,小弟本欲前去探视,只是刚刚调任至军器监,各种事务缠头缠脑,居然未得脱身之空闲,难免焦急。现在见到表兄眉目清郎容姿焕发,心中欣慰矣。”

贺若明三十许岁的年纪,剑眉星目猿臂蜂腰,不仅相貌堂堂更兼且文武双修,虽然身为文官,却全无半丝文弱之气。

事实上,关陇集团以军功发迹,各家子弟尽皆文武双修,历来皆是“入则为相,出则为将,自无文武分途之事”……

两人年岁差得不少,贺若明年青了五六岁,但感情向来不错,两家走动亦是频繁。

贺若家入唐以来一蹶不振,只能勉力支撑家业,直到贺若明继承家业方才有所好转,加之柳奭因攀附太原王氏而崛起,对其帮衬甚多,这才渐渐扭转颓势,及至贺若明调任军器监监正,才算是重新焕发关陇集团老一代中坚之风采。

贺若家虽然不是“八柱国”之一,但是当年贺若弼在军中影响力甚大,诸多关陇集团子弟尽皆受过他的恩惠,根基深厚。

柳奭摇头叹气,说道:“你从哪里看出为兄容姿焕发?分明是乌云盖顶、霉运当头好吧!”

贺若明愕然,失笑道:“表兄此言何意?莫不是嫂子又与你拌嘴?小弟不得不劝你两句,兄长毕竟是办大事的,何故与一闺中妇人争短论长?她若是爱说,自由得她,兄长不予反驳便好,长此以往,总是无人回应,想必她自己也无意与你争吵。”

朝中皆知柳奭“惧内”,夫妻之间常常拌嘴,只是柳奭固然才学甚佳,却在吵架之上半点天赋也无,只要那位王氏出身的夫人祭出那一句“你有能耐,何必要我娘家帮衬”之语,柳奭便彻底败退,气得要死,却又无可奈何。

只因妇人所言固然难听,却亦是不可争辩之事实……

是以贺若明此刻说出这话,令柳奭老脸一红,羞恼道:“用你多嘴?看顾好自家那个掌上明珠吧,别被哪家的小子叼走了吃干抹净才好!”

贺若明无奈摊手,道:“瞧瞧你这说的什么话?哪里有拿小辈当筏子的道理。”

柳奭亦觉理亏,讪讪道:“不与你多说废话,今日愚兄前来,却是有要事与你相商。”

贺若明请茶,不以为意道:“表兄说的哪里话?你我之间不分彼此,无论何事但说无妨,只要某贺若明办得到的,自然无有不允。”

他越是坦荡,柳奭越是别扭,干脆开门见山:“兵部打算将原本维修兵械的一个官署改组重建,设立一个铸造局,明日便会向政事堂提请批准。愚兄是想请求贤弟在政事堂征询意见之时,勿要反对。”(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