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人,必须保留底线】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人,必须保留底线】

房俊手里拈着茶杯,后背向后靠在椅背上,惬意的呷了一口茶水,瞅着武媚娘惨白的小脸儿,温言道:“何至于此?”

武媚娘正襟危坐,背脊笔直,素手绞着一方丝帕,春葱一般的指节已然有些泛白,紧紧抿着嘴唇,心情忐忑不安……

她实在是没料到,自己这么一点儿小心思,居然完全瞒不过房俊。

她的确是打着将武氏兄弟逼离关中,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这一家恶毒刻薄的畜生消失在人间……

可她绝不愿房俊知道此事,不想自己在房俊心里的印象变成蛇蝎一般的毒妇……

此刻面对房俊的逼问,武媚娘惊慌失措,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死死抿着嘴唇,半晌才轻轻说道:“不能留他们在关中,否则以他们无耻的脾性,迟早给二郎招来祸事。若是现在惹祸倒也罢了,然而二郎是注定要登阁拜相的天之骄子,万一在紧要关头被他们拖累……妾身万死不足赎其罪!”

房俊默然无语。

他知道武媚娘说得绝对正确,以武氏兄弟以及那一家人的操行和智商,就算他们本身不惹祸,也必然会被有心之人利用,将之视为对付他房俊的武器。

偏偏有武媚娘这一层关系在,那就必然是他的舅哥,撇也撇不清……

原本的历史上,武媚娘便是如此杀伐决断,刚刚上位便亟不可待的将武氏兄弟弄死,幼年之时受到刻薄虐待心怀仇恨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大的原因则是及早消除这个隐患。

一模一样的手法,一个是赐官外放,而后不清不楚的死去,一个则是逼离关中,半途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不愧是那位君临天下的女皇陛下,一旦狠起心来,必是酷烈至极的手法,不留一丝半分的后患!

之前武媚娘打算收拾武氏兄弟,房俊并未想得太深,只是以为她要用家宅田产作为威胁那两兄弟的手段,这才求了河间郡王府联合起来做了一出戏,实则所有的钱都是武媚娘自己出的。

她算准了武氏兄弟无能贪婪,给他们谋求了工程就等于给他们挖了坑,必然会出现差错,而且就算他们没出差错,房俊也相信武媚娘有的是法子令他们深陷其中……届时那一笔几十万贯的借贷变成了勒住武氏兄弟脖子的绳索,由不得他们不离开关中。

到底是房俊的舅哥,若是在关中处置他们,难免会被外界讥讽房俊见死不救,这对于房俊的声望没有半点好处,若是令其离开关中,就算武氏兄弟葬身江河,又有谁去怪房俊?

房俊轻叹一声,为了收拾这两个蠢货,武媚娘也算是用了心思……

他放下茶杯,将武媚娘的纤手握在手心里,微凉的素手柔若无骨,却有些微微的颤抖,足见武媚娘此刻的紧张。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被自己的男人看作蛇蝎心肠的狠毒妇人……

感受着房俊大手的宽厚温暖,武媚娘心情平复了一些,抬起眼眸来,怯怯说道:“夫君,媚娘错了……”

“呵呵……”

难得见到武媚娘这般胆怯虚弱的模样,房俊展颜一笑,问道:“知道自己做错了?”

“是。”武媚娘低垂螓首,乖巧得不行……

房俊握着武媚娘的手,斟酌了一番言辞,柔声说道:“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的舍弃善良的本心。一旦你放弃了某种你原以为是根本的东西,你就会发现你还可以放弃其他东西,以后又有许多其他东西可以放弃。要守住底线,底线一旦被突破了一次,就很难再有底线了。”

这是金玉良言。

原本的武媚娘便是如此,她身在隐私龌蹉的皇宫,起先为了生存、而后为了权力,一步一步的将自己的底线突破,鸩杀、人彘、灭门……等到将这些天底下最最狠毒的事情都做了一遍,最后就连杀掉自己的儿子都毫无知觉……

武媚娘还是那个武媚娘,但房俊不希望活在截然不同环境当中的武媚娘,依旧要去走上一世那一条不断突破底线的老路。

武媚娘抬起螓首,凤眸闪亮:“夫君认为妾身是个善良的人?”

她从小就没做过什么好事,在武氏兄弟的刻薄虐待当中生活,有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呢?就算是进了房家的门,因为手里掌管着庞大的产业,处处都需要她赏罚分明、杀伐决断,人们只是说武娘子手腕冷酷,却从未有人说她一句善良。

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跟善良沾上边儿……

房俊侧过身子,拉过武媚娘的另一只手,用自己两手紧紧包裹起来,感受着一双素手的纤细柔软,笑道:“怎么会不善良呢?忘记为夫的那一篇《三字经》了么?开篇第一句话,便是‘人之初,性本善’,没有人生来邪恶,再狠毒的人亦是被生活所逼迫、所渲染,才迷失了本心。”

他与武媚娘的眸光对视,柔声道:“为夫知道你幼年的生活凄惨窘迫,但是为夫还是得劝你,不能一直生活在仇恨和阴暗之中。放下恨,不代表宽容、纵容、懦弱、宠坏他们,而是你放下那个恨,不是便宜了对方,是便宜了你自己,解脱的是自己,释放的是你自己,无关对方。永远都要记住,你这一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而是为了你自己而活。”

武媚娘秀眸当中泪光莹莹,心如鹿撞,既是感动又是震撼。

就算是读了几本书,可是又何曾喝过这般灌溉心灵的鸡汤?

只觉得郎君果然是天下第一的才子,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似乎都蕴含着人世间最极致的哲理,比之“老孟孔庄”亦不遑多让!

这种几乎无限的崇拜,使得武媚娘一瞬间就成了房俊的小迷妹……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涌起了无尽的爱意和崇拜,那么她绝对愿意为这个男人去做任何事情。

所以当武媚娘咬着红唇将房俊拖进房里推倒榻上骑跨在他身上的时候,房俊只需惬意的躺着不动,便足以享受到最极致的服务……

精致妩媚的脸蛋儿红云密布,洁白腻滑的肌肤沾满晶亮的汗水,当红唇微微开阖之间娇啼婉转,一双清澈的秀眸中满意盈满波光流转,房俊方才知道任何事情都是讲究天赋的,“媚骨天生”这样的词汇是多么精辟……

云收雨散,极力要求采取上位的武媚娘早已是精疲力竭筋骨酸软,伏在房俊健硕宽阔的胸膛,脸蛋儿贴上去感受着爱郎汗湿的皮肤下强劲的心跳,一只手婆娑着爱郎已然冒出些许胡茬的下颌,闭着凤目感受着快乐的余韵,洁白的娇躯依旧无规律的抽搐着……

歇息了一阵,武媚娘才翻身下马,被房俊搂在怀里,惬意温存。

“漱儿怎地还未回来?不像话!”

房俊一手婆娑着武媚娘光洁的后背,随意说道。

今日长乐公主在城南终南山的道观里宴请一众公主,高阳公主受邀前去,却不知为何直到此刻亦为回府,现下早已宵禁,长安城四门紧闭,若是无紧要公务是不可能进城的。

也就是说,高阳公主今晚夜不归宿……

武媚娘轻笑一声,道:“她是公主,谁管得了她?不过长乐殿下邀请,她又不能不去,许是姐妹们许久未见一时玩得兴起忘了时辰。”

大唐风气开放,即便是大家闺秀亦很少有后来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情况,小姐妹出城踏青登山礼佛都是常事,更何况是素来“不知检点”的李唐皇室?

房俊哼了一声,佯怒道:“翻了天了?你等她回来,为夫家法伺候!”

“呵呵……”武媚娘娇笑一声,媚眼如丝,一手向下探去握住,轻轻捏了捏,咬着红唇道:“怕是公主殿下巴不得你动用家法呢,殿下月事刚去,已是好几日未曾尝到家法的滋味儿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