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疑惑】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疑惑】

丘行恭现在觉得谁都有杀害自己儿子的嫌疑……

不仅是房俊与高士廉,长孙无忌也是个心思毒辣之人!

这个“阴人”最是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看似并无杀害丘神绩的动机,可谁知道这个老狐狸是不是打着嫁祸房俊亦或者高士廉的心思?自己因为恼火与长孙无忌分道扬镳,若是这阴人栽赃嫁祸,使得他误将凶手认定是高士廉与房俊其中之一,很容易便一石二鸟……

甚至就连看上去最最不可能的荆王李元景,都不是可靠,因为一旦自己怀疑凶手是高士廉、房俊或者长孙无忌的任何一个,都必将死心塌地的靠向李元景,因为只有借助李元景的力量,自己才有复仇之可能……

越想脑袋越疼,思绪就好像眼前这无尽的黑暗一般毫无光亮之处,混混沌沌毫无头绪。

凶手究竟是谁?

丘行恭陡然间冷汗满身,究竟是从何时起,自己居然陷入这等四面楚歌之境地?

遍数身边诸多势力,竟然没有一个是值得自己去全心全力投靠的……

“大帅……”

负责跟踪调查房俊的部曲蹑手蹑脚的走进漆黑的正堂,沉声道:“就在刚刚,皇家水师苏定方率领数十艘运输林邑国稻米的船只抵达长安城外,根据其船形速度推算,少郎君遇害的那晚……这支船队应当恰好途径西津渡,由长江北上进入邗沟。”

丘行恭浑身一震,黑暗之中两只眼眸凶光大盛!

“这么巧?”

宇文俭最近非常郁闷……

兵部的挖人仍在继续,种种厚利引诱得各个衙门的工匠蠢蠢欲动,尤其是兵部做出的那个“若有特殊贡献可以为官”的承诺更是使得军器监、少府监等等衙门里人心涣散,想要弹压都弹压不住。

虽然跳槽了依旧还是工匠,但是待遇那可是天壤之别,要么留在原来的衙门被压榨虐待,要么跳槽兵部待遇丰厚前景光明,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偏生房俊气势迫人靠山贼硬,就算是宇文俭恨不得将房俊一口咬死,对其这般“挖墙脚”的做法却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敢做出一丝半点的激烈行为来予以阻止。

且不说这一番不讲规矩的乱挖人,单单那一张的字幅,在狠狠的将宇文俭面皮削个干净之后,皇帝陛下仅仅只是勒令其揭掉,却连半点惩罚都没有,谁还看不出皇帝站在哪一头?

一时间,军器监、少府监、以及工部等等管辖工匠的衙门里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万一皇帝此举乃是因为不满这些衙门一贯对于工匠的压榨,故而对房俊采取这等放任的姿态以示警告,那可怎么办?

不仅仅是衙门里的官员人人自危,就连那些背后分润利益的世家门阀也个个偃旗息鼓,夹起尾巴做人……

宇文俭原本是想撺掇宋国公萧瑀站出来阻止房俊的挖人行为……

萧瑀乃是朝中清流领袖,地位超然,各个衙门的工匠又大多来自江南,身为江南士族之首的兰陵萧氏更是有着莫大的影响力,只要萧瑀能够站出来,任那房俊如何嚣张亦是束手无策。

可谁知萧瑀拒绝得干脆利落!

“吾萧家世代清雅、血统高贵,焉能与那些低贱的工匠有所瓜葛?”

这是萧瑀的原话,非但不肯站出来,反而将关系撇的干干净净……气得宇文俭差一点破口大骂:你家清雅高贵?以往让老子手底下的工匠没日没夜给你家填窑烧瓷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当个表子还要立牌坊,无耻之尤……

请不动萧瑀,宇文俭依旧咽不下这口气,便将目光又打到令狐德棻身上。

若说萧家的根基在江南,故而对一手掌控着华亭镇紧扼其货殖商贾之利的房俊有所忌惮的话,那令狐德棻总归没理由作壁上观了吧?

说起来,朝中几乎所有压榨工匠所得的利益,皆由关陇集团占据大头,这是自从前朝文皇帝之时便已经开始的,就算后来江南士族因为隋炀帝的拉拢纵容而进入这个领域,却依旧无法撼动关陇集团的地位。

令狐德棻现在虽然有些日薄西山,但是令狐家的根基雄厚,在这块利益里头占据的份额不小,加之与房俊之旧怨,定然不会坐视房俊在兵部搅风搅雨,坏了大家伙的利益……

主意打定,宇文俭就待登门去游说令狐德棻,让这个老家伙出面号召关陇集团群起抵制房俊。

结果尚未出门,丘行掩就来了……

“少监不在家中置办丧事,怎地还有闲工夫登老夫的门?”

宇文俭捋着花白的胡子,心里腻歪的不行。

丘行掩正是他的部属,在少府监担任少监之职,虽然资历比起宇文俭差得远了,但是因为背靠丘行恭,又攀扯着高士廉这棵大树,故而在少府监里头的地位可不低。

可是丘神绩在扬州被人袭杀,丘行掩作为叔父那也是重孝在身,这会儿跑到别人家那可是极为忌讳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宇文俭这等上了年纪的人来说……

丘行掩没心思理会宇文俭的不满,扼腕叹道:“多好的机会啊,若是吾家大兄狠下心来找房俊报仇,咱们少府监的危机立马就解了!”

宇文俭皱眉道:“你就这么肯定丘神绩是房俊所杀?据我所知,刑部那边直至目前可是一丁点儿的线索都没有,房俊身份特殊,又是朝廷命官,你这般轻率可是不该。”

“我管他该不该?我只知道若是任由房俊这么折腾下去,不止咱们少府监,就连军器监和工部那边的工匠都得造反!那群低贱的工匠死不死无所谓,可是咱们每年这么多的进项岂不是打了水漂?”

丘行掩一脸懊恼,实在是想不明白一直冲动暴戾的大兄丘行恭,这一回面对丧子之痛,怎地反倒谨慎起来了?

“呵呵……”

宇文俭冷笑道:“进项?恐怕你惦记的不仅仅是进项,还有家主之位吧?”

丘行掩吃了一惊,忙道:“叔父这话可不敢乱说,若是被吾家那位大兄听到,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宇文俭一脸嘲讽:“有胆子惦记,却没胆子承认?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怂恿丘行恭去找房俊报仇,只是弄死房俊以便解了少府监之危局?

宇文俭可没这么天真!

他与丘行掩关系素来亲密,清楚知道丘行掩是如何觊觎丘家家主之位,可以说,他对那位行事暴戾的大兄有多惧怕,心里就有多恨!不过宇文俭也可以理解,堂堂丘家地位仅次于丘行恭的二当家,却整日里被呼来喝去当做家仆一般使唤,动辄打骂喝叱,谁能受得了?

若是能够怂恿丘行恭去找房俊报仇,那就正合丘行掩之意。

要是宰了房俊,少府监的危局自解,丘家的利益不损分毫,而且皇帝岂能任由丘行恭凭白杀了房俊?制裁是肯定的,但有鉴于丘行恭以往的功劳,陛下定然祸不及家人,只是处置丘行恭,而不会拖累丘家。

只要丘行恭倒了,以他那几个酒囊饭袋的儿子如何是丘行掩的对手?

丘家势必要落入丘行掩的手中。

这本是一个天赐良机,奈何一向霹雳火爆的丘行恭居然能够沉得住气,导致丘行掩的算计全盘落空……

被宇文俭揭破心思,丘行掩难免尴尬,虽然他不要脸,但是算计兄长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没品,急忙岔开话题道:“叔父你被房俊这般羞辱,该不会也打着息事宁人的主意吧?”

宇文俭顿时怒道:“老夫恨不得将那棒槌剥皮剜心,还息事宁人?不讲那棒槌扳倒,老夫难消心头之恨!”

二人嘀嘀咕咕,觉得丘神绩之死正是时候,毕竟看来看去都是房俊嫌疑最大,说不定可以借此说服令狐德棻,让令狐德棻站出来号召关陇集团的门阀一起抵制房俊……

皇帝就算再是宠信房俊、再是抵触门阀世家,可总归不至于为了工匠这等贱役硬怼关陇集团吧?

财帛动人心,就不信那些关陇集团会任由房俊坏了大伙那延续了百年的利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