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女婿不,亲儿子】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女婿不,亲儿子】

李二陛下差点气笑了!

腰断了,直不起身?

“那你就不必……”

“哎呦,好了好了,可以起身了……”

趁着李二陛下话说半截儿,房俊赶紧咬着牙直起身。要不因为长时间弯曲致使筋骨有些疲劳,陡然直起身会加剧劳损,可若是此刻不咬牙直起来,等到李二陛下这句“那你就不必平身”说出来,自己岂不是得哭死?

虽然平素可以在李二陛下面前刷刷无赖,但是此刻殿上人数不少,公然藐视皇帝的金口玉言,是嫌弃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李二陛下不搭理房俊,先是挥手斥退齐王李佑:“此事与你无关,先行回府,不过近日的错误并未揭过,改日再找你算账。”

李佑战战兢兢,在地上俯首施礼,然而起身退后几步,一转身,一溜烟儿的跑了……

李二陛下嘴角瞅了瞅,望着李佑的背影微微摇首叹息,然后拍了拍丘行恭的肩膀,温言道:“爱卿且先坐坐,稍后大理寺、御史台、刑部皆有官员前来,朕准许令郎被害一案经由三司会审,定会还给爱卿一个公道!”

这句话,说得语气铿锵斩钉截铁!

现在看着丘行恭苍老悲怆的面容,李二陛下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当年跟随他李二打天下的老臣子,只要不是犯了谋逆之大罪,他曾经皆许下过“共富贵”之诺言。

结果麾下的猛将居然遭遇这样的厄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那是人世间最悲惨的痛苦!

更别说丘神绩之死背后那迷雾一般的真相,更是令李二陛下愤怒欲狂!

不将凶手揪出来碎尸万段,如何消得李二陛下心头之恨?!

“多谢陛下……”

丘行恭老泪纵横,颤巍巍的起身,扭头跪坐到一侧的地席上。

昔日纵横沙场杀人无算暴虐之处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代猛将,此刻宛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身胆气皆在见到儿子凄惨尸首之时尽泄……

房俊冷眼旁观,心中却无多少同情可怜之意。

丘行恭本身暴虐残忍,食人心肝之举措可谓空前绝后,丘神绩更是一代酷吏之典范,其冷酷歹毒之处,丝毫不逊于其父,后人但凡提起“酷吏”儿子,所想起的莫不是丘神绩、周兴之流……

这等祸害早死早好,否则任由其在朝堂之上风生水起,不知尚有多少忠肝义胆的正直之臣受其迫害!

只不过死便死了,却为何被人藏在水师战船之上?

被栽赃嫁祸的滋味儿,房俊不是第一次品尝,那种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的愤怒,令他绝不想再尝第二次……

揉了揉腰身,房俊也跪坐在地席之上,与丘行恭相对,苏定方略一沉吟,亦跪坐着在房俊身侧。

丘行恭面容悲戚,但是一双充血的眼眸却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房俊,仿佛一头穷凶极恶的猛兽,随时都能一跃而起,将面前的猎物咬断喉管,血肉尽皆吞噬!

房俊却理都不理他,微微闭上双目,轻声问身旁的苏定方:“到底什么情况?”

他只是知道丘神绩的尸体被藏在水师船上,但是事情经过到底如何,却依旧一头雾水。稍后三法司的人将会悉数到场,自己固然清楚丘神绩非是苏定方所杀,更与自己无关,但若是对细节懵然无知,万一那一句话说错了,被认为自己与此事有关,岂不冤死?

苏定方正欲回话,猛然听得丘行恭厉声道:“你二人嘀嘀咕咕,是想要当着陛下的面串供么?”

房俊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丘大将军慎言!别说令郎的尸体是在船上被发现,就算是在某的被窝里,你就敢肯定人是某杀的?活了一把年纪,凡事都要动动脑子,不要稀里糊涂的被真正的凶手牵着鼻子走,儿子被人杀了,还得像傻狍子一般被人遛着玩儿!”

“放屁!”

丘行恭怒火狂燃,戟指大骂道:“狂妄小儿,焉敢跟老夫这般说话?就算是你爹在这里,亦不敢如此信口狂吠,你算老几?”

房俊也怒了,本来见你丧子之痛不欲跟你计较,你还嚣张起来了?

怒视丘行恭,道:“放你娘的屁!怎么,儿子死了你就了不得了?再敢辱及吾父,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让你跟你那死鬼二字黄泉路上相伴,继续欺负那些孤魂野鬼?!”

苏定方满头大汗,祖宗诶,这里是两仪殿啊,陛下当面,您这样肆无忌惮的爆粗口真的好么?

不过……真特娘的解气啊!

虽然是个正人君子,但刚刚被丘行恭用钢刀架着脖子,此等羞辱令苏定方愤怒不已,这事儿可不算完。

丘行恭差点气疯了!

就算是程咬金、尉迟恭这等位高爵显的武夫,几时有人敢这般与他说话?更何况是房俊这么一个后生晚辈!

当即大吼一声,站起身形就向房俊扑去,充血的眼珠瞪得溜圆,狂吼道:“竖子,老夫掐死你!”

然而身形刚刚扑出去,便被觉得身体被一股大力拽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回头一看,却是殿内的禁卫有两人在他刚欲起身之时便冲了上来,此时一左一右拽住他的肩膀。

丘行恭怒气冲天,两膀一较劲,没挣动……

他固然臂力惊人,可是能够在皇帝身边担任护驾职责的禁卫,尤其是易于之辈?

这一挣非但没能挣脱两个禁卫,反而被两人趁势一压,将他的身体死死压在地上,半点动弹不得。

丘行恭发了疯般奋力挣扎,嘶声吼道:“放开老夫,老夫要掐死这个混账……”

“闭嘴!”

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怒气勃发,瞪着丘行恭喝叱道:“这里是两仪殿,你还将不将朕放在眼里?”

丘行恭浑身一震,悲呼道:“陛下,老臣……”

李二陛下语气冷冽:“稍安勿躁!君无戏言,朕答应了给你公道,那就肯定不会偏袒任何人。就算凶手当真是房俊,哪怕他是朕的女婿,朕亦会让他血债血偿,亲手斩下他的首级,给你一个公道!”

丘行恭兀自大呼:“可是这混账言语恶毒,老臣……”

李二陛下也怒了:“朕念你丧子之痛,对你一再容忍,可是你首先出口辱及人父,房俊身为人子,焉能不对你反击?”

他是真的对丘行恭腻歪得不行!

刚刚心里的同情怜悯,在丘行恭胡搅蛮缠之下,已是消散大半……

朕的言语已然如此明了,你到底是听不懂,还是仗着儿子惨死就装疯卖傻肆无忌惮?

你儿子死得惨,这不假,可是你也得讲理吧?

尤其是在朕的面前!

丘行恭呼哧呼哧喘气,依旧死死的瞪着房俊,却不敢再说什么狠话。

只是那仿佛猛兽一般欲择人而噬的眼神,却令人心中发寒……

房俊虽然不怕,却难免不舒服,哼了一声,道:“听见没?此案自有三法司审理,凶手是谁要讲究真凭实据,可不是你说是谁就是谁……”

“放肆!”

李二陛下陡然大喝一声,指着房俊怒叱道:“你个混账给朕闭嘴!丘爱卿丧子之痛,就算言语之间有何过分之处,你就不能多加忍让,予以同情?似你这般睚眦必报,朕过后倒是要问一问房爱卿,到底是怎么教的儿子!他若是不会教,那朕来替他教!”

房俊赶紧低头俯首,神态谦卑:“微臣知错……”

苏定方看看身旁俯首认错的房俊,再看看御座之上的皇帝陛下,心说这是女婿么?

这特么是亲儿子啊!

这话看似责骂房俊刻薄,不同情丘行恭,实则话里话外全是维护,摆明了不信杀害丘神绩的凶手是房俊,无论你丘行恭怎么说,无论是不是在由房俊一手掌握的水师战船上发现的丘神绩的尸体!

这是何等的信任?

再联想到之前自己一直跟随的大佬卫公李靖……天差地别的待遇啊!

一时间,苏定方心里既有跟随了得到皇帝宠信的房俊之庆幸,亦有惋惜卫公被陛下猜忌之酸楚无奈……

禁卫松开手,丘行恭缓缓坐起,不再怒声嘶吼,但是眼眸之中却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充斥着深深的愤怒和不满,以及疑惑。

陛下是从何时开始,对自己充满了猜忌呢?(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4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