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大唐文化振兴会】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大唐文化振兴会】

李二陛下心里轻叹,面上却是带着笑意,示意李泰吃几块糕点,这才缓缓说道:“扶持寒门学子,这是为父一贯以来的执政方针。而这个振兴会,更是一些列‘大文化’计划的一部分,尤为重要。”

“‘大文化’计划?”李泰一脸好奇。

父亲扶持寒门学子打压世家门阀的政策从未变过,这个李泰自然知道,只是这个“大文化”计划又是个什么东西?闻所未闻啊。

一旁的长乐公主素手给二人斟满茶水,然后悄然退走。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女儿纤细窈窕的背影,说道:“这其实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计划,旨在以儒学为核心的基础上扶持诸子百家,使得吾大唐之文化百家争鸣,繁花似锦。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振兴会’的职责将会是对抗世家门阀的急先锋,全力扶持寒门学子去打破世家门阀对于官场的垄断。”

世家门阀的存在,对于皇权的制约实在太过巨大,甚至对于皇权的安危都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前隋如何一统天下,又如何分崩离析,大唐如何乱世之中崛起,而李二陛下又是如何逆尔夺取,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是世家门阀幕后操纵的身影。

借助关陇集团而上位的李二陛下,自然知道世家门阀的庞大力量,所以自登基以来,便潜移默化的开始对世家门阀的打压和制约。

然而这注定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一着不慎,就有可能自食恶果……

李泰知道,这是房俊说服了父皇在城外建立学院的初衷,他不是单纯的读书人,更是皇家子弟,比任何人都明白“平衡”的重要性。

世家门阀通过盘根错节的联姻等等关系互通利益,把持官员的选举提拔,打破了平衡,所以父皇要制约世家,扶持寒门;天下学子皆为儒门子弟,百家萎靡,这也是打破了平衡,所以父皇照旧要扶持诸子百家,限制儒学……

只是这两者无一不是艰难险阻重重的事业,不仅困难,而且危险。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的放手已然到手的既得利益,哪怕是皇帝也不行,所以可以预见,随着皇帝的打压限制,必然会引起反击。

李泰忽然明白了父皇为何神情之中带着淡淡的愧疚和无奈……

一张原本已经被晒黑的脸变得煞白,李泰嘴唇颤抖了几下,颤声问道:“父皇的意思是……要儿臣担负起打压门阀、限制儒学之重任?”

李二陛下默然无语,良久,才缓缓颔首。

李泰似乎听到了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一瞬间碎裂的声音,那碎片甚至扎入心脏,痛彻心脾……

“父皇,儿臣……儿臣……”

说了两句,李泰语气更因,却是难以为继。

打压门阀、限制儒学,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艰难和危险,要随时随地面对门阀和儒门的抵抗与反扑,一旦让那些人意识到了不可逆转的危险,铤而走险实在是在正常不过。

然而更深层次的意义,则是意味着父皇亦将他从储君的继任者当中剔除掉,他被放弃了……

打压门阀、限制儒学的目的是平衡朝局,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让皇帝亲手去做,否则就等于消弭掉了皇权与门阀、儒门之间的最后一道缓冲屏障,万一失败,将会造成皇权与门阀、儒门直接面对的局面,这是任何一位有理智的皇帝都不可能去做的。

现在的李二陛下,手里的刀是房俊;等到未来太子登基,那柄刀就变成了他魏王李泰……

这就等于间接的断绝李泰成为储君的可能。

一向心心念念对储君之位抱以极大可能的李泰,乍闻李二陛下做出这等决定,如何能不心碎神伤?

李二陛下亦是心中恻隐,不是滋味儿。

李泰曾是他诸多儿子当中最得到他看重的一个,亦曾不止一次的升起立其为储君的心思,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现在太子表现越来越好,身为父亲,又怎能废一个立一个,在儿子们中间培植隔阂与仇恨?

稚奴已经被他忍痛圈禁,他不想有朝一日再将李泰流放琼州……

长痛不如短痛。

李泰浑浑噩噩的走出太极宫,抬了抬头,只觉得阳光耀目生花,晃得人一阵阵眼晕。

心底满是悲怆绝望……

满怀期待的从西域返回,去不曾想第一时间便得到志向破碎、理想湮灭的消息,这种打击太过突如其来,让他连一丁点儿的准备都没有,着实难以接受。

悲伤之余,一股怒气不可遏止的升腾起来。

房俊!

必然是这个棒槌一心护着太子,所以才在父皇面前进了谗言,使得父皇不得不忍痛做出如此决定!

简直可恶至极点!

本王必与你誓不罢休!

禁卫见到李泰神情灰败的出来,未敢多问,只是上前道:“殿下,这就返回王府么?”

李泰咬了咬牙:“不急,先去兵部衙门!”

不一刀宰了那个混账,如何能消得他心头之恨!

“喏!”

禁卫应了一声,牵过战马,李泰翻身上马,手里拎着马鞭狠狠的抽在马臀上,战马一声长嘶,放开四蹄转眼驰过宽阔的天街,一众禁卫在身后紧紧相随,一时间铁蹄踏着路面的青石板,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声响,居然颇有一种千军万马临阵冲锋之时才有的气势!

须臾之间到得兵部衙门,李泰勒马站定,厉声问道:“房俊何在?”

兵部衙门的门子吓得一个哆嗦,待见到是魏王李泰,连忙单膝跪地,施礼道:“见过魏王殿下……房侍郎早晨前来当值,刚刚下值,听闻好似去了晋王府……”

李泰也不说话,调转马头便欲直奔晋王府。

那门子楞了一下,下意识问道:“殿下出征归来,难道不应先行交纳堪合印信,让兵部报备么?”

武将出征之前、出征之后,必须要到兵部报备,或者得到兵部的堪合文书,否则便被视为擅自出征,或者逾期不归,才是大罪。轻则降职申饬,重责丢官罢职,若是期间闯出大祸,抄家灭门亦不是不可能。

只为限制武将的行动……

李泰心里正窝着一股邪气儿呢,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在马上挥舞着马鞭,劈头盖脸就将这门子一顿狠抽,大骂道:“娘咧!老子交不交堪合印信,也用不着你来管?你们兵部一个两个都是管闲事上瘾是吧?老子今日抽死你个爱管闲事的王八蛋……”

可怜那门子还不知自己犯了何错,便被狠狠的抽了一顿,偏偏面对的乃是魏王殿下,连躲都不敢躲,直被抽得一脸血,连连哀声告饶。

衙门里的兵卒官吏闻听动静,齐齐跑了出来,可见到行凶的乃是魏王,却不敢上前拦阻,只得苦苦劝谏。

面对丘神绩、宇文俭之流,有房俊主持大局的情况下打了也就打了,可眼前这位可是魏王殿下,谁敢造次?

好在李泰今日的执念乃是房俊,抽了一阵解了气,便啐了一口,骂了一句“没眼色的狗东西”,便带着一众禁卫风驰电掣一般远去,只留下闷雷一般的啼声……

待到李泰走远,兵卒们纷纷上前,将那门子拉起来,检查一下,虽然皮开肉绽头破血流,不过并无大碍,便纷纷埋怨道:“你疯啦?那可是魏王,没事儿你招惹他干嘛呀!”

那门子差点哭出来,捂着一脸血,道:“我又不是咱们那位房侍郎,吃了豹子胆敢招惹魏王?你这位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抽,我也很迷茫呀……”

官吏便纷纷到此一口凉气,这位难不成是来寻房侍郎的晦气,结果这个门子倒了血霉当了出气包?

兵部右侍郎郭福善奇道:“魏王殿下可是发得哪门子疯,甫一回京,便怒气冲冲的寻房侍郎晦气?”

员外郎刘显哼了一声,道:“谁知道呢?不过话说回来,魏王殿下平素嚣张跋扈,可是在房侍郎面前,可是从来都没捞着一个好儿。”

众人点头,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在长安城里平趟,谁都不敢惹的魏王殿下,却是在房俊面前屡次吃瘪。

职方郎中崔敦礼道:“赶紧来人,速速前去晋王府通知房侍郎,让他小心戒备魏王。”

柳奭站在后头,幽幽道:“瞧着魏王这速度,怕是来不及呦……”

他现在心情挺复杂,虽然很是乐意在房俊手底下掌管铸造局,也对房俊甚是佩服,但是想想以前房俊是如何坑自己的,心中自是难免郁闷。

若是魏王殿下怒气冲冲的去狠抽房俊一顿,他倒也是乐见其成……

只要不抽死就好。(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4281/